Thursday, November 23, 2017

美国政府为何会关门?

2013年9月30日,美国参议院以54票赞成、46票反对的表决结果否决了众议院29日通过的临时拨款议案,联邦政府从10月1日正式“关门”。这是1977年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因国会不给拨款第18次关门,此次关门,80万联邦政府公务员“下岗”,公务员“下岗”期间没有工资。

政府关门,这对中国百姓来说好像是天方夜谭。在美国,政府关门可不是什么稀罕事儿,美国联邦政府从1977年到1996年间关门17次,几乎平均每年关门一次,最短的1天,最长的21天。除联邦政府外,州和县市政府照样关门。2005年纽约州和明尼苏达州政府关门,2006年新泽西州政府关门,2007年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政府关门,2010年纽约市政府关门。

为什么政府会关门

美国政府关门是有法可依的。《美国宪法》第一条第九款规定“除依照法律规定拨款外,不得从国库中提出任何款项,一切公款的收支报告和账目应定期公布”。针对宪法的该款规定,美国1870年通过了《反预算过度法》(ADA),明确了政府应该如何获得和使用预算,禁止政府超预算花钱,任何联邦公务员违反《反预算过度法》将被处以最高两年的监禁并罚款5000美元,当政府提出的预算得不到国会批准时,政府应当关门(紧要部门除外)。

说白了,政府关门就是因为“差钱”,把预算花光了,没钱支付公务员工资,只有关门大吉。

美国总统是联邦政府的大老板,政府“差钱”,按照中国百姓的理解就是总统“没本事”向国会要钱。

别看美国总统乘“空军一号”、坐防弹车,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耀武扬威的样子,但他是名副其实的“纸老虎”。尼克松说句谎言,克林顿找个“小三”,这对普通百姓来说没人过问,可总统就不行,堂堂一个大总统,被法院和国会一次次提审,一个被迫辞职,一个差点被弹劾。

美国总统在外“牛”,他可以把巴拿马总统抓到美国审判,在国内,他就“牛”不起来了。

联合国50周年庆典时,纽约市长为各国首脑举行了一场音乐会,音乐会开始前,市长居然把克林顿总统邀请的客人阿拉法特驱逐出了剧场,理由是他是“恐怖分子”,气得克林顿七窍冒烟,但他对这位市长也无可奈何,只有代表自己去给阿拉法特赔不是,他代表不了别人,因为没有公民授权他去给阿拉法特道歉。

美国总统到外地考察,地方政府官员没有陪同的义务,甚至连见都不见,根本不给总统什么面子。

美国任何级别的公务员———哪怕是总统,都没有财政拨款权,即使花费一美元,也要到国会去申请。前些年,中国财政部代表团访问美国,美国财政部对口接待,美国财长在招待宴会上说:“国会只批准了菜钱,没批准酒钱。这桌菜由政府买单,你们吃菜要感谢美国纳税人,酒由我自己买单,你们喝酒要感谢我。”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财神爷”因公招待外宾,自己竟连酒钱都批不出来!

联邦众议员芭芭拉·乔丹讲:“作为公仆,我们必须成为这个国家其他人的楷模。”所以,美国公务员就像生活在玻璃房子里,一举一动接受人民的监督。公务员是国库的看门人,不能“监守自盗”,把国库的钱悄悄装到自己腰包,更不能撒谎,不好好干工作,天天嚷嚷涨工资。为此,1990年11月5日生效的《联邦公务员可比性工资法案》(FEPCA)特别规定“联邦公务员的工资不得高于私企”。

可见,在美国,如果一个人想发财,千万别干公务员,美国没有人在公务员的职位上发财的。道理很简单,任何一级公务员都没财权,接触不到钱,这就从制度上杜绝了贪污腐败现象的发生。

那政府的钱是怎么来的呢?在每个财政年度(上一年的10月1日~当年的9月30日)结束前,总统要签署13个拨款法案,也就是下一财年的政府开支。但有时总统提出的预算在国会通不过,通常情况下是总统的预算开支太大,国会要削减总统的预算。如果总统不同意按照国会的要求削减预算,这就出现了预算缺口。这就需要总统与国会之间的智慧协商,尽快就预算问题达成一致,否则,9月30日过后政府就要关门。

美国也有个在这种情况下避免政府关门的补救措施,那就是通过一个短期临时预算《应急预算方案》,为政府提供经费继续运转,为总统与国会继续磋商提供时间。如果《应急预算方案》到期,正式的预算法案仍没通过,这时,要么再通过一个《应急预算方案》维持政府运转,要么政府关门。

奥巴马2011年曾面临政府关门危机

由于奥巴马总统向国会提交的2011财年预算方案会造成1500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在2010财年结束时也没得到国会的批准,所以,从2010年10月1日起,美国政府一直在《应急预算方案》的支持下运转,而这个预算3月4日到期,也就是说,到3月4日24时如果议会与总统达不成一致,那从3月5日零时起,政府的钱就花光了,不得不关门。

为了避免政府关门,总统与国会进行磋商,双方都希望对方在预算问题上有所妥协。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要求总统在本财年剩余的7个月里,把预算削减610亿美元,平均每天削减2.9亿美元,总统则认为削减幅度过大,这对医保改革、就业和刺激经济复苏都会带来过大负面影响,为此,总统与国会之间一直未能达成一致。

为了避免政府关门,3月1日,众议院又通过了一个为期两周的《应急预算方案》,要求奥巴马总统必须在政府现有的开支水平上削减40亿美元,平均每天削减约2.9亿美元,削减幅度与众议院当初提出的削减幅度没有变化。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亨利·里德3月1日表示,参议院民主党议员尽管不赞成共和党主张,但为了避免联邦政府关门,他们将投票通过这一临时预算方案。

3月2日,参议院投票通过众议院提出的《应急预算方案》,当天下午,奥巴马总统无可奈何地签署了这个方案,使之成为法律。这样,美国联邦政府3月5日关门的危机算是度过。但是,如果在3月18日前正式预算法案不能在国会通过,奥巴马政府将再次面临政府关门危机。

面对美国1500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共和党参议员汤姆·戈本说:“我们国家现在正患严重的疾病,而且患的是癌症,它要让我们失去自由。”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说:“目前美国债台高筑,已严重损害了美国经济,奥巴马政府执政以来,美国财政赤字增加了3万亿美元,可我们却失去了300万个工作岗位,可以说,这是政府管理的最糟糕的方式,我们必须制止。”

独立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则认为,共和党提出的如此巨大的预算削减,将会损害中产阶级、穷人、老年人、病人和孩子的利益,因为很多针对这些人的福利项目将无法实施。民主党警告共和党,过分削减预算将妨碍美国经济复苏,损害美国的长期竞争力。

美国公众对政府关门好像习以为常,笔者为写本文,给美国朋友打电话让他们谈谈看法,他们对此没有表现出任何担心,有的甚至不知道政府关门这回事儿。不过,《华盛顿邮报》在2月24日~27日针对政府关门危机进行了民意调查,调查显示,36%的人认为如果政府真的关门那是共和党的错,35%的人认为是奥巴马政府的错,17%的人“各打50大板”,认为双方都有过错,12%的人没有表态。

美国历史上时间最长的政府关门

1995财年结束时,按照克林顿总统提出的预算,美国需要提高财政赤字的最高限额,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则坚称,拒绝提高财政赤字最高限额,以避免让国家陷入债务危机。开始,纽特·金里奇议长认为克林顿总统会对此让步,削减预算,结果总统否决了国会提交的预算法案,使总统与国会之间的这场博弈持续了很久,并导致联邦政府在1995年11月14日~11月18日、1995年12月16日~1996年1月5日两度关门。

由于预算法案没有通过,从10月1日开始,政府只能依靠《应急预算方案》运转。11月13日是《应急预算方案》到期的最后时刻,克林顿总统和金里奇议长、戈尔副总统、众议院共和党发言人迪克·阿姆尼和鲍勃·多尔参议员再次磋商,设法解决预算分歧。

克林顿总统这样描述这次磋商:“阿姆尼粗暴地对我说,如果我不向他们屈服,他们就让政府关门,我的总统一职也就干到头了。我厉声回击说,我将永远不会让他们的预算成为法律(总统不签字,预算不能生效),我宁肯在民意测验里降5个百分点。如果你们想通过你们的预算,那你们就要让别人来当白宫的主人!毫无疑问,我们没有达成一致。”

于是,从11月14日开始,联邦政府宣布关门。后来,总统与国会都作了些让步,又通过了一个《应急预算方案》,11月19日开始,政府重新运转起来,但克林顿总统与议长的分歧仍未弥合,临时预算12月15日到期,从而导致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时间最长的一次政府关门,80万联邦雇员无薪放假。政府关门期间,正赶上圣诞节,克林顿总统不得不自己掏腰包付白宫的电费,让美国第一圣诞树的灯光没有熄灭。

后来,通过了第三个《应急预算方案》,美国政府从1月6日开始开门办公。在1996年1月6日~4月26日期间,美国联邦政府一直在几个《应急预算方案》下运转。

针对这次政府关门,共和党与总统互相指责,但公众比较同情克林顿总统,民意测验显示,克林顿总统的民意支持率达到了他上任以来的最高点,共和党的支持率逐步下降。

纽特·金里奇议长一次对媒体记者透露,他之所以强迫政府关门,是因为总统曾粗暴地让他和鲍勃·多尔参议员坐在空军一号飞机的后面,他感到受到了总统的羞辱。金里奇对记者无意说的这句话,使他失去了道义上的支持。

政府如何关门

根据《反预算过度法》,行政管理和预算局(OMB)负责联邦政府关门的管理、协调工作,人事局(OPM)则为政府各部门提供人事管理的技术支持,尤其是政府关门期间公务员的工资和福利管理。

政府关门并非所有部门都关门,根据法律,在政府关门期间,“在紧急情况下,如果某个部门不履行职责,会造成对人民生命和财产的直接危害”,这些部门要保持运转。政府关门期间,以下部门和人员不受影响:

负责国家安全及与国家安全或人民生命财产有关的外交部门公务员;对一些预算没用完的政府合同;医院负责治疗、护理、门诊及公共健康的医护人员;维护空中管制和其他交通安全、保护交通设施的人员;边境警卫和海岸巡逻、保护联邦政府的土地、建筑、河流等财产的安全人员;狱警和其他被监禁人员的看守;维护社会治安和犯罪侦查人员;急救和救援人员;发电站和供电部门;联邦政府的货币储备系统、税收和财政部门;政府科研机构的安全警卫人员。

政府关门期间放假回家的公务员是没有工资的,但公务员的健康保险在关门期间继续有效,联邦政府支付政府应付的保险费,公务员自己支付自己应付的保险费,或者在政府关门期间暂时欠着保险费,当复工时从工资里扣除。

政府关门的后果

让政府关门虽然“教训”了政府,让政府“长了记性”,时刻提醒政府花钱时一定要精打细算,避免浪费,但社会也要为政府关门担负一些成本。

2004年9月20日,国会调研局(CRS)就政府关门的原因、程序及影响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报告,该报告对1995年12月16日~1996年1月5日政府关门造成的影响进行了评估。

健康卫生。一些政府财政支持的医疗机构不接受新病人,疾病预防控制部门也停止了检测,609个有毒废弃物搜集点的消毒、搜集工作停顿,2400名联邦政府的搜集有毒废弃物的工人被打发回家。

公共安全。酒类、烟草、武器和爆炸物品的申请程序延缓或停止,对3500件破产案的审理暂停,包括400名边境巡警在内的联邦司法人员的征募、培训、考试工作取消,对犯罪儿童的救助及矫正工作暂停。

公园、博物馆、纪念馆。关闭了368个国家公园的景点,耽误了700万游客对这些景点的参观,每天损失1420万美元旅游收入,关闭的博物馆和纪念馆也损失了200万参观者。

签证、护照。每天有2万~3万个签证无法处理,20万份护照申请延误,给旅游业和民航业造成巨大损失。

印第安人。所有13500名内政部印第安人事务局的公务员放假,对53000名印第安人的救助工作延迟,25000名印第安人没有收到燃油和燃气补贴。

退伍军人。对退伍军人的健康、福利、财政和旅行等服务缩减。

联邦合同。在华盛顿180亿美元的联邦合同中,有37亿美元由于拨款缺口受到影响,负责执行这些联邦合同的雇员因放假没有工资。

公民服务。40万名新加入老年医保体系的人因政府关门推迟登记,11.2万名新加入社保体系的人没有办理手续,21.2万张新发、换发的社保卡没有签发,36万次诊所就医被延误,80万次免费电话医疗咨询没有应答,政府提供的8亿美元对中低收入家庭的贷款延期。

政府关门是由美国的国家政治制度决定的,是“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结果。政府关门也是两难选择,是人民给政府一个“下马威”,这是美国人民驯服政府、把政府这只老虎关进笼子里的具体措施,以保持林肯提出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本质。

(作者:刘植荣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904e310102fhp9.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