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2, 2017

撩开黄金牛市的神秘面纱:乱世新高 长期套牢

2012年07月31日08:48 来源:和讯黄金 作者:安娜

  —–撩开黄金牛市的神秘面纱系列报道之一

  和讯网消息 尽管业内对新一轮黄金牛市的预期越来越高,从海外投行普遍预期的2000美元,到杨易君的金价3年上3000美元,乃至对冲基金巨头保尔森曾预测2012年金价可达4000美元。但是,2012年4月以来国际黄金却一直在1500-1700美元徘徊不前。COMEX黄金7月31日最新收盘仅1620.9美元,毫无牛气可言。

  究竟是谁绊住了新一轮黄金牛市?似乎无人可提供确定的答案。

  但是,只要我们回顾一下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黄金价格波动的历史,就不难发现所谓黄金牛市,似乎可概括为黄金价格趁“乱世”创历史新高或阶段新高, 而后将追高买入者长期套牢(少则套一年半载,多则套20多年),而后解套的历史。不知,2012年1920美元这一十年牛市的天价买入者何时能解套?

  有业内人士测算,如果你1980年850美元买入一盎司黄金,不仅要忍受至少26年的套牢,而且即使在1920美元的历史最高价抛出,赚的差价也跑不过30年来的CPI。

  其实,支持黄金价格上涨的主要动力是保值和避险。但黄金的保值和避险,并非任何时间、任何价位都具有的。所谓黄金牛市更不是普通人以长期投资心态可参与的。

  1.乱世方显黄金本色?

  中国民间有句老话:“盛世古董乱世金”。黄金是发生战乱或者金融市场动荡时的避险投资的传统选项。

  说到“乱世”,还会让人联想到“乱世英雄”:太平盛世里,真英雄也未必有用武之地;而只有天下大乱了,英雄的高深功力才得以彰显。黄金似乎也是如此。

  黄金历史上的数次大涨就与乱世不无关系。

  二战结束后,拥有当时世界上75%的黄金储备的美国政府与44国政府签订了“布雷顿森林协议”,建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新的国际货币体系,全世界货币中只有美元和黄金挂钩。而1971年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美元大幅贬值并致黄金大幅升值,国际金价从1971年的35美元/盎司,升至1975年的200美元,1980年更是达到850美元高峰,十年间涨幅达24倍。

  威尔鑫首席分析师杨易君认为,最近的十年,黄金市场又经历了三轮大牛市,第一轮是从2003年3月至2006年5月,对应时期金价从320美元附近涨至730美元;第二轮是2006年6月至2008年3月,金价540美元涨至1032.55美元;第三轮则是2008年10月至2011年9月,金价从681.45美元暴涨至1920.8美元。

  以上三轮大牛市分别对应着三段“乱世”:伊拉克战争;美国次贷危机演化为全球性金融危机;以及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等的爆发和演变。

  值得注意的是,刚刚过去的2011年,不仅有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而且是世界政治和经济的多事之秋。“阿拉伯之春”从突尼斯波及到埃及、利比亚,其间还伴随着5月份美债问题的出现,COMEX黄金价格从2011年2月为1342美元/盎司,上涨至9月的1923美元/盎司,创出历史新高。2011年年底伊朗军事演习及美国航母开进霍尔木兹海峡,再次把金价从1550美元推高至1750美元一线。

  2.黄金并非任何时候都能避险

  尽管黄金的避险功能多次引爆黄金大牛市,但牛市结束时金价惨烈的下跌更令人恐慌。

  金价借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从1975年的200美元暴涨至800美元后,又迅速跌回200多美元;其后,在200美元上下俳徊20多年之久。

  2008年3月至10月,金价在次贷危机愈演愈烈之时,和其他大宗商品一起被抛售,从1033美元跌回到681美元;令投资者疑惑的是,2011年5-9月金价借欧债危机、美债问题从1500美元抜地而起直奔2000美元,创出1923美元历史新高之后,而后在美债问题缓和、欧债危机愈演愈烈之时,金价却大幅回落,尤其2012年夏在希腊或退出欧元区等忧虑升温时,金价反而走跌至1550美元。

  近期金价更表现出随欧债危机升级而下跌,随欧债危机缓和而反弹的特征。黄金的避险功能已渐趋弱化。

  著名财经评论人笔夫就曾指出,普通投资者对黄金的避险功能存在误解,黄金并不是任何时候的避险工具。

  笔夫认为,金融危机爆发初期,资金从其他市场撤离,黄金被当作避险工具,投资者的需求直接促使黄金需求上涨、价格升高。但随着金融危机加重产生流动性危机,金融机构通常会选择抛售包括黄金在内的各类资产,以应对流动性危机。

  “当真正的危机降临时,黄金和其他的商品是完全一样的,没准就是菜市场里的萝卜、白菜。”笔夫说,这时黄金完全就和普通商品无异。

  与金价大幅下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为避险品种的美元的上涨。在市场不看好欧元,资金涌入美元市场寻求避险,7月24日,美元指数上探84,创近两年新高。

  可见黄金并非任何时候都是避险的通灵宝玉。

  3.黄金不是唯一避险选择

  综上认为,与乱世相伴的避险买盘以及恐慌性的买盘,只是黄金在某个特定阶段暴涨的力量。

  但这种避险买盘以及恐慌性买盘能否继续支撑已持续了十年的黄金牛市?

  乐观派认为,黄金一直是国际资本市场的硬通货,在长期信用纸币泛滥贬值的预期下,亚洲国家及其他新兴经济体央行仍将增持黄金的主力。。

  既然是抗通胀,那么就不一定是黄金——美元、大宗商品、还有部分高成长性股票,甚至某些大城市的具有增长预期的房地产。

  无论如何,避险功能是否足以支撑新一轮大牛市?黄金目前高价又是否适合买入,成为老百姓压箱底的资产?值得思考。

  值得注意的是,未来十年黄金的天价,是3000、5000、8000,10000,不是仅靠预测者的想象力,黄金不是独往独来的天马,而是受到诸多因素制约的风筝。比如,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形成的黄金与美元的负相关,使未来的黄金牛市将受日趋走强的美元制约。此外,牵制金价的同样还有与黄金正相关的原油的牵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