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1, 2017

英语在新加坡

作者:(新加坡)黄子芳

1819年,新加坡被英国人莱佛士(Sir Stamford Raffles)“发现”。此后,新加坡在很长时期里都是英国殖民地,英语也自然成了新加坡的官方用语。路标、指南、交通广播、通告、食物标签等,都是以英文书写为主。

同时,学校里的教学语言也是英语。因为在“英校”学习,我们的父母辈,甚至不能很好地运用汉语,对孩子们也只能用英语沟通。渐渐地,小孩子们除了一些很简单的汉语以外,就只会说英语了。在20世纪70、80年代之交,“华校”已不存在,因此从这时开始受教育的学生,很多都在不知不觉中运用英语来思考问题。可能只有在日常生活中,才会用母语来思考;而在工作中或是讨论比较严肃的问题时,就会自然地转成用英语思考。

在这样的环境下,思维语言难免会在潜移默化中改变。在一般的社交场合上,即使看到对方同样是华人,但在介绍自己时还是会说:“I am zifang, nice to meet u.”而不是用汉语;在一般的家庭中,包括那些非英语家庭在接起电话时也是用“hello”而不是汉语的“喂”。

当然,许多的外国人有时会觉得听不懂我们的英语,这并不是新加坡人的英语说得差,而是他们听到的是“新加坡式英语”。来看看这段话:
A:“what you doing now? go drink tea want?”
B:“ok loh, meet where?”
A:“you say meet where meet where loh.”

对于习惯正统英语的人来说,这可说是不伦不类,但是这就是所谓的新加坡英语。这是一种不假思索的对话,是轻松的、地道的、完全新加坡式的英语。仔细比较,还偷了不少懒:
A:“What are you doing at the moment? Do you want to join me for tea?”
B:“Sure! Where do we meet?”
A:“It’s up to you.”

再仔细一看,对话里的一些语法是借用汉语语法的。
A:“你现在在做什么?要去喝茶吗?”
B:“好啊,约哪?”
A:“你说约哪里就哪里。”

新式英语由英语主导,受汉语影响,参杂着英语语法和汉语语法。新式汉语亦然。同时词汇也如新加坡的宗族一样多姿多彩,有汉语、方言、马来语等。如:
A:That girl very chio right? Go ask her out leh.
B:Don’t want lah, I paiseh, You thought I so hiong? Later kena rejected very maul one.
Chio(福建方言):美丽 Leh /lah:语气词,啊,吧Paiseh(福建方言):不好意思 Hiong(福建方言):大胆
Kena(马来语):遭到 Malu(马来语):难为情、难堪
通常的英语表达:
A:Isn’t that girl pretty? Go ask her for a date.
B:No I’m shy. I’m not that brave. It would be very embarrassing if I got rejected.

或许正是新加坡这独特的语言特色,在汉语和英语还有各种方言间铸造了一个语言融合的平台,在这里或许更能看清语言的演变过程吧。

原文地址:http://www.yayan.fudan.edu.cn/showArticle.php?akey=11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