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8, 2017

日本的医院

为什么信任私人诊所?

京瓷株式会社的员工郝杰曾在日本九州留学,她对记者讲了在日本治疗感冒的经历。

她说一次感冒的时候,就到住地附近不远处的一家私人诊所去就医。之所以选择私人诊所就是因为小病没有必要到大医院去看,很多大医院看小病的功能已经被私人诊所所取代,私人诊所里的医疗设备和医生护士的配备完全可以解决一些例如感冒、发烧、腹泻等小问题,有的大一点的私人诊所也可以治疗一些比较大的病症,甚至一些手术。用她的话来说:“在日本治疗类似感冒的小病,走不了多远就可以治疗。”因为日本的医疗体系发展得比较完善,私人诊所在城镇中比较普遍。

在私人诊所看病的程序也比较简单,与中国相似,就是在前台排队挂号,之后按照所患的病症到各个科室去就诊。每个私人诊所都会有不同的科室,一般的病症都会包括在内。

日本比较健全的医疗保险体制建立之前,很多人也不太相信私人诊所的医生能力和医疗设备,结果公立医院挤破头,但是私立诊所乏人问津。为此,日本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缓解。比如要去这些私人诊所的医生也必须专业学校毕业,并且大力宣传和推广“随处就医”的制度,并在财政等方面鼓励私人诊所遍地开花,以及鼓励国民一般的病症通过私人诊所解决,这就使得日本国民已经对此习以为常。郝杰也谈到,很多私人诊所也会出现排队的情况,不过没有很长的队伍,挂号很容易,也不贵,挂号也享受医疗保险。“正因为大医院和私人诊所在城市和乡镇都有分布,因此看病不会到处跑,所以每个医院的就诊患者也不会太多。”

为什么没有高额药费?

郝杰在对症的科室接受了医生比较简单的问询和检查,医生就开出了药方,让他到药店去买药。据悉,日本目前还在对医疗制度进行探讨和更完善的改革。在医药领域,提倡“医药分家”。目前已经有超40%的医疗机构和药店分开经营,日本政府对新药药价的审查极为严格,使医院、药店不能随意高价售药。

日本的药价定价有两条特殊原则:一是后上市药品要比已是医疗保险的先上市药品价格下调4~6%;二是药价有个政府再审核体制,包括市场扩大再审核、疗效变化再审核、用法用量变化再审核、亏损品种再审核。这些详细的政府审核保证了要价不会过高。

“有些药店和诊所是和在一起的,也有一些是分开的,互相并无瓜葛。”郝杰解释说,“我看病的那家医院就没有药店,因此要到其他药店去买药,即使去买药的话,也不会出现太高的要价,因为药品也享受医疗保险。”郝杰说,药店的经营和医院经营的分开或许是日本没有出现天价医药费用的一个原因。

“整个看病的过程不长,十几分钟,也没有花多少钱。”郝杰回忆道。她认为,日本覆盖几乎所有在日本常住人口的医疗保险确实惠及了一般百姓。

医疗保险体制如何完善?

据记者向日本驻华使馆公使井出敬二先生咨询,井出先生表示,日本的医疗体系之所以完善,是因为政府对医疗非常重视,也有了比较长时间的历史积累。井出先生说:“在日本看病并不是一件难事,日本国民都有医疗保险,最多的也只需负担医疗费用的30%,如果是老人或者特殊人群的话那负担的就更少。”郝杰说,留学生一般在日本看病负担的比例确实很少,在一般民众负担的30%的基础上,还要再减少一半以上。外国学生只要花看病总费用的10%左右就可以了。对承担医疗保险的机构即医院、诊所和药房都要签定承担医疗保险任务的合同,合同由地方政府及保险组合联合审批。医疗保险一般不实行定点医疗,病人有自由选择医院和医师的权利。这也是私人诊所能够长期生存的重要原因。

记者也了解到,日本的医疗保险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也是在不断的改革中发展的。几年前日本医疗保险的个人负担比例还在20%,但是因为政府的负担过于沉重,因此最近新的医疗保险改革决定把这一比例提高到30%。尽管受到一部分的反对,但是得到了有识之士的赞同,认为这对日本医疗保险的健康运作来说是有好处的。

厚生劳动省是负责日本医疗政策制定和改革的最高国家机关,有一部分职能相当于中国的卫生部。西川隆久先生是厚劳省的官员,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的医疗保险的特点就是“全民皆保”,“随处就近看病”。

“全民皆保”、“随处就近看病”是日本的医疗健康保险社会保障制度与欧美最大的不同之处。所谓“全民皆保”,指凡是日本公民只要参加了医疗保险,就能享受国家的健康保险社会保障制度。“随处就近看病”,即持保险证明,可以随时在任何医院和医疗机构就医就诊。

如何保证医患双方的利益?

西川先生提到,日本的医院绝大多数为非盈利性,由国家或地方政府投入建设,医院的投入70%来自于医疗保险和医疗保险的个人支付部分,30%来自政府的补贴,补贴主要用于大型医疗仪器设备的购置、建筑维修和弥补医院经营赤字等,因此尽管国家负担比较重,但是医院和个人对此一般持满意的态度。

西川先生强调日本医疗保障的特点是所有国民均被纳入医疗保障制度的对象,这与收入水平无关,保障全体国民都能在医疗机构就诊。对于高额医疗费,也由医疗保险予以保障,而且无保险限额。

至于医疗价格的设定,通过由医师团体等及保险方参加的“协议会”进行审议,要召开医药价格听证会。医疗所必需的费用,由国民保险金、政府财政补贴以及患者个人按比例共同负担。医疗保障的内容由法律界定。感染疾病、精神疾病、疑难疾病、身体障碍者所需医疗、低保家庭等的医疗费、医疗保险之外的保障由财政支出,政府财政优先支持公共卫生领域的医疗保障。

如何应对老年看病者增多?

但是西川先生提供的一些资料表明,因为医疗保险的摊子铺的比较大,所以日本政府负担也比较大。特别在日本这个老龄化社会,很多老年人,因为几乎不用怎么负担医疗费用,所以经常“泡”在医院中。近几年来,老人的医疗费每年都占全国医疗费的一半以上。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日本医疗资源的浪费。

但是日本并没有因此放松医疗保险,对这些仅仅负担医药费10%的老人们依然照顾有加。除了对城市的老人照顾有加之外,对乡村的老人一视同仁。据有关部门预测,日本到2020年,4个人中就有1人是65岁以上的老人。并且与城市相比,日本乡村的老龄化将更加突出,将会有更多的乡村老人称为医疗机构的潜在受众。因此,为迎接新一轮乡村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并消除城乡地区间医疗设施及水平的不平衡性,日本厚劳省、一些医疗机构和相关单位共同成立了研究机构,利用现代网络的技术,加强信息化建设,大力发展远程医疗。有资料显示,如果偏远地区的居民患上疑难病症,便可以依靠远程医疗系统,在当地接受身在东京的名医诊断,同大都市的人们一样享受到高水平的医疗救治。

总之,日本政府的医疗改革的方向还是维持原有的“全民皆保”、“随处就近看病”的原则不变,只是在医院、个人和国家三者负担的比例方面做出新的修订和探索,并积极发展远程医疗。

本文来自:网易博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