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0, 2017

《2012》所谓玛雅预言

本文系转载文章,原作者:TombCrow

《2012》虽然没有扯多少“玛雅预言”的内容,不过大量评论中对“玛雅预言”却是非常热情的。广为流传的一个版本如下:

根据玛雅预言上表示,现在我们所生存的地球,已经是在所谓的第5太阳纪,到目前为止,地球已经过了四个太阳纪,而在每一纪结束时,都会上演一出惊心动魄的毁灭剧情。
第一个太阳纪是马特拉克堤利MATLACTIL ART(根达亚文明),最后唯一场洪水所灭,有一说法是诺亚的洪水。
第二个太阳纪是伊厄科特尔Ehecatl(米索不达亚文明),被风蛇吹的四散零落。
第三个太阳纪是奎雅维洛Tleyquiyahuillo(穆里亚文明),则是因天降火与而步向毁灭之路,乃为古代核子战争。
第四个太阳纪是宗德里里克 Tzontlilic(亚特兰蒂斯文明),也是火雨的肆虐下引发大地覆灭亡。
玛雅预言也说,从第一到第四个太阳纪末期,地球皆陷入空前大混乱中,而且往在一连串惨不忍睹的悲剧下落幕,地球在灭亡之前,一定会先发出警告。
玛雅预言的最后一章,大多是年代的纪录,而且这些年代的纪录如同串通好的,全部都在“第五太阳纪”时宣告终结,因此,玛雅预言地球将在第五太阳纪迎向完全灭亡的结局。当第五太阳纪结束时,必定会发生太阳消失,地球开始摇晃的大剧变,根据预言所说,太阳纪只有五个循环,一但太阳经历过5次死亡,地球就要毁灭,而第五太阳纪始于纪元3113年,历经玛雅大周期5125年后,迎向最终。而以现今西历对照这个终结日子,就在西元2012年12月22日前后。

不考虑错别字、遗漏“公元前”的“前”字等细节问题。只谈重点。

(一)玛雅还是阿兹特克?

这种划分不是玛雅长纪年历中的分法,从其隐含的痕迹来看,这应该是阿兹特克人关于五个太阳纪的划分。引文中是对于阿兹特克神话中五个太阳纪的走了样的神神叨叨的描述。

阿兹特克人比玛雅人稍晚兴起,其范围在玛雅文化圈以西,据点则在墨西哥城。现今墨西哥国徽是一只鹰叼着蛇站在仙人掌上,据说那是墨西哥城建立的缘由——太阳神指引阿兹特克人寻找家园,指出当看到一只叼着蛇的鹰站在仙人掌上时,他们即可在当地定居。阿兹特克人在今天墨西哥城处果然见到此景,于是在此定居并逐步发展起来。

直到西班牙殖民者到来时,阿兹特克还是一个大帝国(而玛雅则类似古代希腊和美索不达米亚,由诸城邦构成一个文化圈,但与前两者不同,玛雅没有哪一个城邦曾经一统天下或取得完全的霸主地位)。


墨西哥国徽(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废话不多说,现在入正题。

“五个太阳纪”的“原版”

在阿兹特克神话中,宇宙中心是原初之神Ometeotl。这是一位双性神(就是“雌雄同体”了~),所以他/她能自产四个儿子,分占宇宙四方:东边的农神Xipe Totec,南边的太阳神Huitzilopochtli,西边的羽蛇神Quetzalcoatl,以及北边的黑暗神Tezatlipoca。这四个神创造了其他的神明以及世界。

然而,诸神(尤其是羽蛇神和黑暗之神)的冲突导致了太阳(阿兹特克人也以“太阳”代表“世界”的概念)四次毁灭,直到如今的第五太阳纪。

第一个太阳由黑暗神统治,羽蛇神将黑暗神扔到水里,世界被美洲豹吞噬。这个太阳被称为“四豹”,存续了676年,也就是13个52年(至于“52年”的特殊性,下文会讲到)。
第二个太阳由羽蛇神为代表,但复仇的黑暗神将他从王座拉下,以一场飓风毁灭了世界。这个太阳被称为“四风”,存续364年,即7个52年。
第三个太阳由雨神控制,羽蛇神降下一场火雨毁灭了它。这个太阳被称为“四雨”,存续312年,即6个52年。
第四个太阳由水神控制,最后被一场洪水吞灭,人都变成了鱼。这个太阳则是“四水”,存续676年,即13个52年。

随着诸神将第五个太阳制作出来,我们也就迎来了属于我们的第五纪。这个太阳由诸神以神血赋予运动的能力,被称为“四动”。

“太阳石”的悲惨遭遇

太阳纪的情况被详细地描绘在一块石头上。这块石头于1790年在墨西哥城出土。虽然也被一些人称为“历法石”,但实际上它所描述的并不是历法。“太阳石”的称呼更为准确。

这块石头的中央就是太阳神。太阳神脸左右两侧各有一只美洲豹的爪,抓着一颗人类的心脏。这一主题后来出现在祭祀刀具或燧石中,祭司用这种装饰的刀具和燧石取下祭品的心脏。

除了美洲豹爪,围绕着太阳神头像的其他四个标记,则是以前的四个太阳(美洲豹、风、火、水)。而外围是阿兹特克历法中20个日的标志,再外层的八个三角形符号则代表了太阳的光芒。

一份更详细的说明来自geocities.com网站,英语还过得去的应该都能看懂。

就像属于阿兹特克神话的五个太阳纪之说不幸地被引文打上“玛雅”的标签一样,这块石头也很不幸。它在很多时候不仅被误认了所描述的内容,甚至也被误认了其来源的文化。如果在搜索引擎上搜“maya calendar”,它的出镜率极高。这块既不来自maya又不是calendar的石头,却被冠以“玛雅历法石”之名。这是玛雅人又一次在后人的混淆中“掠夺”了阿兹特克人的文化结晶。

回到可怜的阿兹特克人。他们概念中的世界在被毁灭四次之后,仍然不得安生。

第五个太阳纪的毁灭?

阿兹特克人认为,这第五个太阳将毁于地震——太阳的名字其本身,就已经表明了它死亡的原因:“四豹”毁于美洲豹之口,“四风”毁于飓风,“四雨”毁于火雨,“四水”毁于洪水……而“四动”中的“动”则包含了“地震”之意——它将毁于地震。

与之前的太阳不同的是,正如引文中所说,“四动”是最后的一个太阳,它的毁灭将意味着世界真正的终结。

但是,毁灭不是不可避免的。前四个太阳纪的毁灭源于诸神和万物之间不平衡的关系,而在第五个太阳纪,平衡已经实现,因此,世界是可以永续存在的。

第五太阳纪开始于阿兹特克历法中“二芦苇”年的“四动”日,那一天诸神以自己的血献祭,赋予了太阳活动的能力。这个太阳需要持续的血液的给养才能保持不灭。

于是,阿兹特克人会怎么做,现在的人也已经知道了——人祭。


阿兹特克以人祭来延续太阳的生命,这种残酷的祭祀手段以及西班牙人添油加醋的宣传,为阿兹特克人“赢得”了“嗜血”的“美名”(图片来源:polisci

此外,阿兹特克人并没有给出本纪元毁灭的确切的年月日。他们只是给出了年份名和日期名的组合,而这组合并不对应唯一的年月日。

阿兹特克人使用的历法组成52年为周期的一个轮回,第五纪始于“二芦苇”年的“四动”日,要终结也是终结于又一个“二芦苇”年的“四动”日。这个日期每52年出现一次,而2012年冬至日并未落在阿兹特克人的这份“太阳毁灭日候选名单”里。

——未来最近的一个“二芦苇”年,是2027年,并不是2012年。

阿兹特克用1~13的数字分别和4个符号搭配,构成52年一轮回(13×4=52),这四个参与纪年的符号分别为房屋、兔子、芦苇、燧石(上排图片从左至右)。
虽然阿兹特克人的“五个太阳纪”的灵感最初可能是来自玛雅,但毫无疑问地将之具体化、清晰化、本土化,并“发扬光大”了(玛雅版的“纪元神话”包含的是四个纪元,而不是五个,下文将会讲到)。
现在可以知道,本文开头蓝色引文中所谓的“五个太阳纪”的故事,只是将扭曲了的阿兹特克神话安了个“玛雅预言”的帽子。那么阿兹特克神话里所没有的2012又是打哪儿来的呢?——这个倒确实是来自玛雅了。
这大概也是引文那一大箩筐的话里面唯一来自玛雅的信息。

(二)“玛雅预言”的真相

不过,在正式进入“玛雅2012末世预言”的主题之前,还是需要先纠正一下:引文中所谓“玛雅预言上”、“玛雅预言的最后一章”云云,搞得“玛雅预言”是本预言书或者史诗似的,但事实上,那些概念是根本不存在的东西——“玛雅预言”整个就是子虚乌有。

玛雅遗留下来的记录里,的确会有一些预言散见于各手稿或遗迹中。但它们还不至于构成一本名为《玛雅预言》的预言书或《吉尔伽美什》那样的史诗。

真正的“2012玛雅预言”

玛雅人的确提到过2012和与之相关的所谓“预言”。但这“预言”绝无现在所流传的那样绘声绘色。它仅仅是几个文字,出现在 Tortuguero Monument 6 的最后一段。Tortuguero 是地名,该玛雅遗址的 Monument 6 中最后一段文字,则是目前唯一所知的提到2012年的玛雅记录。

其记录的内容是:
“Tzuhtz‐(a)j‐oomu(y)‐uxlajuunpik (ta) Chan Ajawux(‐te?) Uniiw. Uht‐oomEk’‐? Y‐em(al)?? BolonYookte? (K?uh) ta?.”

学者 David Stuart 将之翻译为英语版本:
“The Thirteenth ?Bak’tun?will end(on) 4 Ajaw, the 3rd of Uniiw(a.k.a 3 K?ank?in). ?? will occur. (It will be) the descent(?) of the Nine Support? (God(s)) to the ?.”

也就是,第十三个 Baktun 结束时(2012年12月21日或23日),叫做 BolonYokte 的神或诸神将会降临。
但是,BolonYokte 会在何处降临、降临后的 BolonYokte 又会做些什么,原纪录已经缺失或无法辨认了。


玛雅遗址 Tortuguero 中的 Monument 6(图片来源:mexicolore

BolonYokte 是变化和毁灭之神,但玛雅人对他(或他们)的记录少得可怜,现在的人也就无法对 BolonYokte 有多深入的了解。即便玛雅人刻画了一堆神明的形象,BolonYokte 也被遗漏了。

既然对这一个“末日”的“预报”如此吝啬,不如看看玛雅人对上一个“末日”的记录,来个“以史为鉴”。
我这里所谓的“末日”,指的是玛雅长纪年历中第十三个 Baktun 的结束日(玛雅人记为 13.0.0.0.0)。

玛雅历法中的上一个“末日”

玛雅人和阿兹特克人都使用神历和太阳历。但具体内容与2012无关,这里就不介绍了。有兴趣可前往此页面查看。至于更详细的内容,我这个学文的偏科分子就不能胜任了。让一个爱好人文的理工类人士来说明似乎更合适(比如北京方雨老师,嘿嘿~)~

神历与太阳历组成的是52年为周期的循环,而对于超过52年的循环,玛雅人则是用了长纪年历来记录。
也正是这个长纪年历,才与2012年挂上了钩。

长纪年历的第一级即基础单位是 Kin(1天),而一个长纪年历周期需要用到的最大单位则是 Baktun(Pik),为 144000 天。长纪年历的周期为十三个 Baktun,也就是 5125 年又 133 天。
本次长纪年历始于公元前 3114 年 8 月,将终于 2012 年 12 月。起始日和终结日,玛雅人均记为  13.0.0.0.0。

下图为玛雅遗址 Quirigua 中被标注为 Stela C 的石碑。其东侧一面刻有关于玛雅长纪年历的重要文字。它告诉了我们,在上一个13.0.0.0.0发生了什么。


Quirigua 遗址的 Stela C(图片来源:indianer-welt.de

据石碑的记载,上一个13.0.0.0.0时,诸神在不同的位置树立不同的石块,颇似诸神在建造一座房子。但碑文中真正提到不是建房——

“The Count of the Years (is) 13 Pik, 0 Winikhaab, 0 Haab, 0 Winik, 0 K’in. (On) 4 Ajaw,on the 8th day of Kumk’u, (the hearth) was manifested, three stones were bound.”

也就是说,诸神是放置了三块石头建立一个炉头(民以食为天)。
接下来,玛雅人使用了几乎同样的句式,来描述这个过程。这个句式就是“他(们)放置了一块石头,XXXX[神名],在XXXX[地方、位置],(那就是)XXXX石”。

玛雅人建房时,最先建的就是炉子,这是在重演这个故事。

在玛雅人关于上一个13.0.0.0.0的记述中,这不是唯一一个故事版本。但是仍然没有哪一个故事是在讲述世界的末日。

只有13.0.0.0.0?

Coba 遗址有一块特殊的石碑,它记载着了一个超乎想象的时间。

这块石碑上的文字虽然风化严重,但仍然可以读到这样一个年份:
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0.0.0.0.

最后一个出现的“13”,即“13 Baktuns”,也就是“13.0.0.0.0”。
但是,在这个“13”之前,还有19个“13”!
要知道,在每一个13出现的时候,后面的数字要再乘以20。

13 Pik(Baktuns)= 5125.366 年
13 Piktuns = 102,507.3 年(13 Pik X 20)
13 Kalabtuns = 2,050,146.45 年(13 Piktuns X 20)
以此类推。

显然,这是一个超乎想象的时间。至于发生什么,则已经无法辨认。
但这表明,Pik 这个单位显然不是玛雅人计时的极限。


Coba 遗址 Stela 1 石碑上的内容(图片来源:my2k

13 Baktuns的弃用

对于“玛雅2012末日论”的热衷人士来说,玛雅人对2012“预言”的吝啬(只是只言片语,关键部分还没了),以及对上一个 13.0.0.0.0 的记录(仅仅是搭个烧饭吃菜的地儿!),都已经很让人失望了,而这还不够。更让人沮丧的是,玛雅人恐怕并不打算在这一轮长纪年历中沿用“13 Baktuns 重启”系统。

也就是说,13.0.0.0.0 之后,长纪年历不再从 0.0.0.0.1 重新开始,而是一直继续,到 13.0.0.0.1,13.0.0.0.2,等等。
这样,2012年12月对于玛雅人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特殊性,别说世界末日,就连新一轮长纪年历的开始都不是。

很多人因为“无比精确的玛雅历法‘终止’于2012”而预测2012世界的灭亡,而如果玛雅人根本没打算让日历在这一年“终止”(其实只是重新开始而已),这对于“2012末日论”岂不是很棘手了?

尤卡坦、帕伦克、蒂卡尔……玛雅遗迹中正是传递出这样“不妙”的信息——它们提到了超出 13.0.0.0.0 范围的日期,或者告诉我们,13 Baktuns 的到来并不意味着新一轮长纪年历的开始。


玛雅城邦蒂卡尔.这里发现了一块石碑,上面提到的一个时间是 19 Piktun。证明蒂卡尔的长纪年历没有因为 13 这个数字而重新开始。(图片来源:aaanativearts

但诸城邦中最为值得一提的,还是帕伦克。

这个地方为圈外人所熟知,多半要归功于所谓的“宇宙飞船”图案。这是帕伦克的著名国王巴加尔二世(巴加尔大帝)石棺顶上的图案,看上去类似一个人坐在现代的宇宙飞船内。但考古界的主流观点认为那个图案没那么神,只不过是描绘了巴加尔和他背后的圣树而已。

——我是不是太“无‘神’主义”了……


所谓的“宇航员与宇宙飞船”(图片来源:tlucretiuswingedmammal

“宇宙飞船”和玛雅历法无关,就本文主题来说这个算是跑题了。
现在言归正传。

帕伦克一座神庙(Temple of Inscriptions)内部刻着大量的文字,是现存的玛雅最长的铭文。其中给出了20 Baktuns=1 Piktun的记录。


(图片来源:mayan-calendar

告别数字后,来点轻松的故事——玛雅人的“纪元故事”。

玛雅人的纪元传说

玛雅有一个与阿兹特克“五太阳纪”神话类似的记录,那就是基切玛雅人的圣书 Popol Vuh 中的关于“四个世界”的记载。根据 Popol Vuh 的记录,现在的世界是“第四纪”(而不是在特克人所说的“第五纪”)。在此之前,世界经历了三个世代。

但与阿兹特克神话不同的是,玛雅人的四个世界存续时间不像阿兹特克人那样有精确的记录,其具体内容也和阿兹特克神话迥异。此外,玛雅人还花了大量的笔墨描绘不同世代之间的事情,尤其是玛雅双子英雄创造现世的过程(内容这里有)。

不过,玛雅人的“纪元”故事,似乎与他们的长纪年历并无干系(也就是,与所谓“2012”没有关系)。


Popol Vuh 的一幅“剧情画”(图片来源:vopus.org

(三)如果你还有兴趣……

最后,是引文中旁征博引的“四大文明”。

第一个太阳纪是马特拉克堤利MATLACTILART(根达亚文明),最后唯一场洪水所灭,有一说法是诺亚的洪水。
第二个太阳纪是伊厄科特尔Ehecatl(米索不达亚文明),被风蛇吹的四散零落。
第三个太阳纪是奎雅维洛Tleyquiyahuillo(穆里亚文明),则是因天降火与而步向毁灭之路,乃为古代核子战争。
第四个太阳纪是宗德里里克 Tzontlilic(亚特兰蒂斯文明),也是火雨的肆虐下引发大地覆灭亡。

如果你还有兴趣,不妨自己用搜索引擎搜搜看这玛雅人划分的“四大文明”(用google搜英文),会有些有趣的发现的~~

把2012玛雅末日解决了

把2012玛雅末日解决了

本来不想再动这篇东西,不过这么半吊子总是不爽,于是就把懒得写的内容一笔带过,现在算是成了“完整”的文了。

我好像也只有在新浪才会写那种长篇大论的东西……
以后不去新浪了!这不是折腾自己么。

其实分明是几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那个所谓的“玛雅末日”的版本,其实是阿兹特克神话中五个太阳纪的描述(还是走样的),和玛雅文明没什么关系。
根据“正宗”的阿兹特克历法,世界/太阳只会在“生日”那天毁灭。这一纪元的太阳创始于“二芦苇”年的“四动”日,因此如果要毁灭只会是在又一个“二芦苇”年的“四动”日。这个历法中的组合提供的是一个不确定的“末日”日期,但2012则不可能,因为2012根本就不是“二芦苇”年。
另外,阿兹特克人也不认为太阳的毁灭不可避免,通过献祭是可以延长太阳的生命的。

之所以会有“2012末世预言”的存在,是因为玛雅本轮长纪年历在那一年结束。这才是2012末日论的“理论基础”(语焉不详的阿兹特克“末日”请靠边站)。因为玛雅人的历法是出了名的精准的,所以玛雅人所“预言”的世界末日也是有相当的可信度的。
但问题是,这个“末日”只不过是玛雅长纪年历的“清零重启”而已。玛雅长纪年历只是把第十三个 Baktun 的结束日定为本轮长纪年历的结束,但没说过长纪年历的结束意味着世界的毁灭。
而且,玛雅人并不是统一在使用13Baktuns清零的历法系统,在现有的碑刻中出现很多超过13Baktuns的记录,显示出玛雅人(至少在一些玛雅城邦中)并没有让本轮长纪年历在2012结束的意思。
玛雅虽然也有纪元传说,但现在是玛雅纪元传说中的第四纪,并不是第五纪。而且我也没听说玛雅纪元与长纪年历的“清零重启”有什么关系(我记得玛雅造人传说中,造人的前三次尝试都失败了,只有第四次用玉米造人才成功……不知玛雅的“纪元”是否就是指的这个。是的话,那么别说玛雅纪元跟长纪年历无关,就是和太阳的生死存亡也是没有关系)。

看看,这么简单就能说完的东西,我却啰嗦了那么一大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