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3, 2017

Singlish下课钟响?连新加坡也愁菜英文

说明:这是一篇2006年8月26日的新闻报道,转载一下。

新加坡教育部长尚达曼在今年6月时表示,新加坡正考虑聘用更多以英语为母语的教师,希望能提升新加坡的英语水准。

这不禁让从未到过新加坡的外国人心中纳闷:「新加坡不是一个以说英语为主的国家吗?」

不过,如果你曾经到过新加坡,试着听听当地人的谈话,大概就可以明白新加坡政府的苦心了。

本地独家 外人难解

当你看到两个新加坡小孩吵架时,其中一人说:「I don,t friend you lah」,脑筋可能会一时打结,搞不清楚这个小朋友到底在说啥?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是「我不再是你的朋友了啦」,句子中把朋友这个名词当动词用,这种奇特用法,别怀疑,正是鼎鼎大名的「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 ),或称「新式」英语。

和亚洲许多国家比起来,新加坡人说英语的历史算是较为悠久的,英式英语在新加坡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英国在殖民新加坡时期,英语就是商业贸易用语,1959年新加坡独立后,更把英语订为第一官方语。

既然如此,为何新加坡人说的英语却是特殊到连外国人也经常听不懂呢?

这除了归因于新加坡是由华人、马来人、印度人所组成的多元种族国家,语言经常掺杂各种族方言之外,习惯讲究「效率」的新加坡政府,当初一声令下独尊英语时,由于英语专业教师的不足,许多老师仅接受政府短暂的英语课程训练后,立刻上课堂教英语,加上新加坡人历代累积的英语错误用法,就导致了新式英语的产生。

因此,当你和新加坡人以英语交谈时,总是会听到重音节永远「不对」的单字和句子,或是结尾时一定会有个往上扬的尾音「la」、「me」、「lo」或是「huh」,有时还夹杂着最令外国人痛苦的自创英语缩写辞汇,甚至掺入马来语或是华语文法,搞得以英语为母语的英语系国民,或是说标准英语的外国人,经常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即使是大学毕业的新加坡人,也有许多会跟你坚持,「with」的「th」应该发「f」音,或是纠正你「three」应该念成「tree」。

新式英语 草根情感丰富

也因为这样,外国人和新加坡人沟通时,经常出现障碍,所以当外国客户告诉新加坡人需要什么,而新加坡人又听不懂客户的标准英语时,就自行判断或以自己习惯的方式来进行,往往造成做出来的东西不是客户想要的,浪费了许多时间。

这种种状况令新加坡的政治菁英们,尤其是许多从英美归国的菁英,早就受不了了。他们在报章上撰文批评,认为新加坡英语教学品质不断下降,都是因为新式英语作怪。

新加坡前总理、现任内阁资政李光耀,也曾在一次公开演说中呼吁,新加坡若想成为一个在国际事务中具有影响力的国家,就必须废除不伦不类的新式英语,倡导使用标准英语。

在李光耀演说的带头之下,新加坡各种报刊对新式英语展开严厉批判。但这种由上而下的批判,却导致基层草根文化的反弹,尤其是习惯使用新式英语的特殊性来创作文学、戏剧的艺文界人士,更捍卫新式英语较能贴近人民情感的优点。

有推崇新式英语的人士就认为,若以新式英语说「I love you lah」,将能体现浓烈的感情,但若以标准英语说「I love you」,就逊色许多;如果用新式英语说的是「I love you lo」则可能是吵架的情侣或夫妻和好的信号,这些都是标准英语无法体现的微妙变化。

不过,大有为的新加坡政府,还是从1999年开始,积极推动「说好英语运动」(Speak Good EnglishMovement),希望诱导大众,尤其是学生,能够说标准、正确的英语。但有时候,领导人又为了展现亲民,也肯定新式英语能让新加坡人更有国家认同感与向心力。

新加坡政府发现过去急就章培养出的英语师资问题,因此除强调教学时「文法很重要」,来纠正新式英语掺杂中文和各种方言的错误文法,也为英语老师开办文法课程,希望让老师进一步掌握授课技巧。

改变习惯 并非易事

但是,这些努力,似乎在家庭、学校和社会都不配合之下,注定没有太大成效。

这包括孩子在家时,就是沿袭父母错误的发音而说错误的英语;而学校老师可能在教学时,教的就是错误的发音;在社会上,新加坡人也习惯以新式英语交谈,比较亲切。

一位嫁到新加坡的台湾妈妈,有次新加坡亲戚的小孩到家里来玩,她询问小朋友们要不要看「MissionImpossible」电影影碟,但小朋友们却听不懂,几经沟通后,小朋友反过来纠正这位台湾妈妈,说应该是「Mission Impo-z-bo」,尾音上扬。

当这位台湾妈妈尝试着告诉这些小孩正确的英语发音时,这些小孩却嘲笑说,那是「冒牌英语」(fakeEnglish)。对很多人来说,「标准」英语有上层人士矫揉造作的味道。

新加坡理工学院7月18日发表的一份调查也指出,十个说英语的新加坡人中,就有六个人在日常生活中不说标准英语,大部份的人还是认为,说新式英语让人感觉较为舒服。

但是,为了和国际接轨,为了国家竞争力,新加坡政府的菁英们,仍孜孜不倦地为这个国家人民的英语找出正确的道路,这也是为何教育部考虑要聘用以英语为母语的教师,希望从英语教育着手,扎下标准英语的根基。

不过,教育部长尚达曼的宣示已经引起一些现有英语教师的反弹,强调自己对英语教育的贡献;这迫使尚达曼隔天又澄清,聘用英语为母语的教师政策,不是要取代现有的英语教师。

看来,要让新加坡人都乐于说国际通用的英语,不是那样单纯的事。

(中央社记者康世人新加坡特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