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3, 2019

音箱這些年:講述多媒體音箱的故事

來源:cniti.com 作者:夏昆岡 曾德均 時間:11/9/2009 6:00:07 PM

破繭之力

聲卡技術推動多媒體音箱的誕生
1984年,英國的Adlib Audio公司邁出了PC多媒體化的第一步,推出了第一款魔奇聲卡,這款聲卡的出現讓PC擁有了真正的發聲能力,而不再是PC喇叭“滴滴答答”的聲音。

1989年,新加坡創新Creative公司推出了Sound Blaster聲卡,聲卡史掀開了新的一頁,進入具有實用化功能的時期。在誕生初期,聲卡技術還很初級,1989年推出的Sound Blaster只不過具有單聲道、8bit採樣精度的技術指標;但到了1992年,創新推出了Sound Blaster 16,第一次在電腦上實現了雙聲道立體聲、16bit採樣精度和44.1kHz的採樣率的水平,聲卡技術獲得實質性的進步。從性能來說,聲卡開始具有可普及的意義。

1993年,英特爾發布Pentium60處理器,差不多是這個時候,電腦也開始逐步走進中國家庭。硬件的發展,同時也帶動着遊戲產業,而遊戲產業又帶來了更多的音頻應用。這也觸發了多媒體音箱行業在隨後幾年的迅猛發展。國內當時湧現了大量的品牌,又大量的消亡。

1995年,創新推出AWE32系列,聲卡陣容繼續壯大,與此同時也有更多的芯片廠加入競爭,這個時期內還有以低端聲卡芯片為主打的ESS和雅馬哈等公司。數家企業的競爭,讓聲卡成為了電腦的標準配置,這為多媒體音箱提供了一個最好的物質前提。同年,著名的Windows95發布,音頻應用極大地豐富了起來,聲卡的設置也變得更為簡單(DOS下的聲卡設置十分複雜,相信經歷過那一時代的用戶仍然還記得聲卡需要設置中斷、端口等較為複雜的參數),這個強大的32位操作系統,隨後成為了最豐富的遊戲平台,大大促進了個人用戶總數的持續增長。

1995年是一個“多事之秋”,德國電子學博士卡爾赫茲·布蘭登伯格發明了MP3數字音樂壓縮編碼,它所帶來的巨大影響超乎所有人想象,培養了很多習慣用PC聽音樂的用戶,也促使了一些著名軟件的誕生,例如Winamp。

硬件的成熟和應用的多樣化,讓這時的家用電腦沒理由不配聲卡和音箱了。環境的日益改善,達成了多媒體音箱普及的必備條件。至此,國內的多媒體音箱行業完成了最原始的一輪洗牌和積累,行業從混沌到逐漸清晰明朗。只是,那時仍然沒有領導型的企業崛起——談不上技術革新,主要靠天吃飯(依靠電腦平台的日益強大和普及)。

這個時期,我們可以看作是中國多媒體音箱行業的萌芽期。現在回頭來看,應該慶幸這個時期沒有國外同行的“大舉入侵”,否則歷史將被改寫,在這個特殊的時期,能活下來的都是強者。

混沌初開

多媒體音箱的萌芽期(1991~1996)
這一時期的行業狀況,只能用混沌和無序來形容,因為大家都是“摸着石頭過河”,沒有誰能自信的說出未來明確的方向。同時,對於這一時期的回顧也是零散的,我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通過拜訪多位業內資深人士,才深挖出部分已被捲入故紙堆的歷史碎片。

1991年,新加坡籍人士王喬峰先生成立了中外合資新喜來電器有限公司(現在的上海新捷超公司的前身)並與上海廣播電視技術研究所合作,在6月推出了型號為WKF-999AG 的2.0有源音箱,品牌為DIBO(迪波)。這款產品主要是出口國外(在國內廣播系統中有少量銷售,零售價在300元左右)。當時主要是應用在一些專業領域,後期(1994年後)開始進入多媒體市場。

在那幾年中,還誕生了一個名為“爵士”(JS)的品牌,由淇譽電子(深圳)有限公司創立。其背景是淇譽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這家公司1981年成立於台北,當時為一些外來品牌加工有源音箱,這些品牌包括BOSE、Altec Lansing、SONY、klipsch等。由於早期主要是做有源音箱,因此在1994年6月成立的淇譽電子(深圳)有限公司開始涉足多媒體有源音箱。他們早期為國外品牌設計生產的有源音箱,成為後來許多多媒體音箱的參考樣板。

在那個萌芽期,還有位北京的王強勝先生,他從清華大學畢業後,通過在PHILIPS、清華紫光、四通各工作過半年左右的時間積累了一定的經驗,由於又有在清華大學學生會主辦的華實公司做過專業廣播系統管理工作的經驗,他在1992年開始創業,生產了一款型號為SP-300的2.0木質音箱。

這款音箱採用了他自己設計的“AMS”(有源機電伺服)技術,上市零售價為1080元。據說剛一上市就受到歡迎,第一天在北京西單商場就賣掉了98套!這就是那個時期在北京市場小有名氣的品牌“國立”。只是這個階段的SP-300還不是專門定位於多媒體電腦的應用。

在中國的南方深圳當時還有家“深圳峻昌公司”,這家公司1993年在深圳的賽格市場代理台灣zoltrix 8聲卡和SONY 31A單速光驅,但同時他們發現沒有合適的音箱配套,於是開始組織生產了兩款無源音箱(當時的聲卡帶有功放)。這兩款型號為901和903的無源音箱採用塑膠材質,委託別人生產,零售價分別是80元和100元。而當後來出現不帶功放的聲卡後,這家公司於1994年開發了雙邊有源的SP1(2W+2W)、SP2(3W+3W)塑膠有源音箱,價格分別是130元和160元。這兩款產品推出後,他們又推出了型號為880的單邊有源的塑膠對箱,這款產品上市後賣得非常火(零售價320元),在開了三套模具的情況下生產還供不應求。這個紅極一時的品牌叫:麗歌(NICOLE)。這是多媒體有源音箱真正意義上的開始。遺憾的是這個品牌在1999年末開始淡出國內零售市場,公司改名為“深圳貝天利公司”。

而在我國北方,在北京工業學院(現在的北京理工大學) 任教的張文東先生(現在的漫步者老總)於1994年7月成立了一個名為“潤寶技研”的設計機構,開始與“中北高科公司”合作(即現在的輕騎兵公司)。也就是在那一年,眾多PC老用戶牢牢記住了潤寶輕騎兵RDS-1000這一木質多媒體音箱中的先行者。可是,由於後來的合作不盡人意,他們於1996年結束了合作,張文東成立了北京愛得發公司,建立了“漫步者”品牌。

這時張文東設計了自己創意的高品質有源音箱,第一款型號是“R1000AT”的木質音箱(4寸低音+1寸高音,帶有低音提升),之後又推出檔次更高的型號R2000AT(5寸低音+1寸高音並有高低音提升),這兩款產品的設計出發點就是為多媒體電腦服務。

1996年北京漫步者(Edifier)的成立,在當時是沒人在意的。可誰又知道,這個當年作坊式的企業,日後竟然會成長為多媒體音箱領域的霸主之一呢?

在此之後,北方的“漫步者”、“輕騎兵”、“國立”三足鼎立,而南方則有“麗歌”,以及我們接下來將提到的“麥藍(現在的麥博)”和“三諾”一起形成競爭態勢。十幾年過去後,這些品牌大部分還存在,只是現在他們的品牌實力已今非昔比了。

星火燎原

多媒體音箱的高速發展期(1997~2000)
1997年,創新在大陸市場推出了PCWorks 2.1,為大陸市場帶來了一次巨大震撼,宣告多媒體音箱進入了2.1占絕對統治地位的時代。

創新的PCWorks 2.1帶給國內廠商太多的思考和反省。首先,它是出現於大陸市場的第一款2.1音箱,此時的大陸市場上都在生產塑料的或者木質的立體聲音箱,也就是後來被稱為2.0或者對箱的產品;其次,PCWorks 2.1外形上具有優勢,比當時國產音箱的土氣造型好看太多,音質在那個年代也是相當不錯的;其三,創新這塊金字招牌有着巨大的號召力,這可是多媒體設備領域的巨頭。

於是,PCWorks 2.1頭戴光環進入中國市場,雖然價格高達800多元人民幣,但仍然攻城略地,還屢屢脫銷。創新成功的產品和推廣方式,狠狠的教育了國內廠商。PCWorks 2.1展示出來的膨脹效應讓更多行業外資金進入。在這一時期,國內出現或者崛起了很多新的品牌,比如我們所熟知的漫步者、輕騎兵、麥博,以及三諾。1998年,深圳麥藍(Microlab)成立,這家企業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快速成長着。由於剛剛起步,麥博(麥藍)走的是低價策略。而M-200卻為麥博(麥藍)挖出了第一桶金,也為其迅速發展奠定了基礎,它是國內品牌的第一套2.1音箱。

M-200在推廣中也很成功,麥博(麥藍)將2.1中“.1”的低音箱包裝為“低音炮”,這個新稱謂獲得行業以及用戶的普遍認同,並沿用至今。
雖然當時的漫步者比麥博(麥藍)起步略早,但財力依然弱小,初期甚至連製造塑料模具的錢都沒有,只能在木頭箱子上做點想法,並且也只能走低價路線。漫步者小心翼翼的推出了R1000系列音箱,這套4寸的木質小音箱以穩定的電氣性能以及突出的性價比迅速佔領市場,獲得了廣大學生用戶和中低收入者的青睞。

除了熱銷的R1000TC外,漫步者R201T也是非常引人注目的產品。雖然這款產品走的是實用路線——便宜耐用但沒什麼新意。但市場證明,R201T音箱創造了奇蹟,幾乎成為所有入門級電腦標準配置。從收集到的歷史資料來看,R201T是第一款銷量過100萬套的多媒體音箱產品,也可能是唯一累計銷量過300萬套的音箱產品。

從實際狀況來說,當時的漫步者和麥博(麥藍)不管是知名度還是財力,都不是創新的對手。兩家企業都處於新生期,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發動價格戰。兩家新生企業就這麼一南一北的夾擊創新。

到2000年時,創新已經被逐漸擠下去,交出了多媒體音箱市場佔有率第一的寶座,而兩家企業也由“外戰”轉入“內戰”狀態。具有戲劇色彩的是,創新沒有總結失敗原因,仍舊高傲的藐視對手,創新也從此再也沒有躋身一線品牌的行列,其迅速成功和迅速失敗成為行業警示。也許是創新的示範效應,之後不少外來品牌在進入中國多媒體音箱市場時變得小心翼翼,毫無銳氣,而最後均以失敗告終。

在多媒體音箱的這段高速發展期中,輕騎兵可算得上是在技術創新性方面非常凸出的品牌,他們不僅在1999年首家推出應用USB通用串行總線技術的數字多媒體音箱,而且還於2000年在2.1多媒體音箱B1上引入了三分頻設計。這些在當時看來,都是相當具有影響力的舉措,也為後來多媒體音箱在應用和形態方面的拓展開闢了新的道路。

時間走到2000年末,此時家用電腦的價格逐步降低,PC音頻應用的成熟和DIY市場的熱火朝天,實質上促進了多媒體音箱市場的擴容,為音箱行業提供了史無前例的發展契機。這個時期內的原材料成本相當穩定,也比較低廉,即便像漫步者和麥博(麥藍)那樣採用價格戰術,也能獲得足以支撐發展的財富。我們把這個時期看作是國內多媒體音箱行業的高速發展期,這個時期創造了巨大的輝煌,不過這個時期的成功也為事後埋下隱患。

同在2000年末,傳統HiFi領域有着良好口碑的惠威開始介入多媒體音箱市場,發布了堪稱經典的M200音箱。它的出現確立了高檔多媒體音箱的標尺——優秀的外形設計、出色的音質使之成為暢銷多年的經典。

M200的出現,一下子打開了高檔多媒體音箱的市場。而在此之前,這塊市場幾乎等於零。從市場來看,惠威以高端產品獲取良好口碑,並同時樹立自身形象的做法,極大的刺激了漫步者、麥博等廠商。從用戶的角度來看,M200的出現帶動了發燒友在PC上實現HiFi的行動。

成長之痛

多媒體音箱的探索和轉型期(2001~2004)
長期的價格戰,為各廠商拿下了市場,卻為多數品牌打下了“廉價貨”的烙印。而原材料的價格開始逐步漲價,各廠商利潤越來越薄。部分廠商開始考慮如何做一點高附加值的產品出來,提升形象和利潤。部分廠家則全面轉入OEM生產,為海外提供貼牌生產服務。

這一時期國際市場也在極速擴容中,國外的OEM訂單如同雪片般砸向國內的工廠,足夠大的市場和足夠誘惑的財富效應,讓這個行業的新企業如同雨後春筍一樣誕生。

為了走精品化和高檔化路線。漫步者在2001年推出了S2.1音箱,這款音箱放棄了漫步者以往的設計風格,着重打造精品音箱,配備數字控制器,用料也比一般音箱好很多。發布這款音箱多少有對抗創新Soundworks 2.1的用意,但由此也可以看出當時漫步者選擇的發展方向。

麥博(麥藍)在這段時期也沒有止步不前,2002年發布的A-6301是一款很有前瞻性的產品。以現在的定義來說,它是當時業內第一款獨立功放的音箱產品。近兩年火爆的獨立功放音箱市場,其實證明了麥博(麥藍)當年獨到眼光。這款產品對後繼者的影響很大,深刻的影響了三諾和漫步者。可惜的是,這款產品當年的市場反應並不十分熱烈,這也讓麥博(麥藍)放棄了機會,沒有堅持將這一具有前瞻性的概念延續下去。

為了獲得更好的形象展示,各家音箱廠商也加大了廣告宣傳力度,其中以漫步者和麥博(麥藍)手筆最大,廣告頻繁出現在各IT媒體的重要位置,這種廣告戰術獲得了重大收效,兩家佔據的市場份額越來越大,對其他品牌形成了排擠效應。不過此時海外市場仍舊有利可圖,而且OEM大單充裕,三諾、奮達等最早盤踞傳統AV家電領域,後來跨入多媒體音箱領域的企業都將大部分精力放在對外的OEM貼牌生意上,對國內多媒體音箱市場的熱情還不夠。

這個時期的麥博(麥藍)和漫步者實力其實難分上下,但前者卻步入了重大的轉折點。“麥藍”商標被人惡意搶注,談判未果後,麥藍被迫改名麥博。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麥博禁不起繁榮的DIY市場誘惑,將自己的產品線擴展到機箱和鍵鼠。遺憾的是,麥博的極速擴張並沒有帶來預想中的收益(直到2006年,麥博才被迫放棄機箱和鍵鼠業務,重新專攻音箱)。

麥博因為這一時期里的方向迷失,迅速喪失了國內市場,進而只能像業內其他品牌一樣,將精力放在了主攻國外市場上。如果麥博不經歷這樣的波折,多媒體音箱的市場格局可能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因為麥博不論是資金還是渠道實力,在當時絲毫不遜色於漫步者。

經過1997~2000這幾年的快速發展,國內的多媒體音箱行業進入了一個平台期。但此時的多媒體音箱行業卻並非表面上那樣波瀾不驚。行業整體缺乏創新意識,產品同質化的問題如同地底涌動的岩漿,隨時可能將整個行業拖入衰敗的境地。倘若不探索出新的路子,不尋找到合適的轉型方向,那麼各品牌必將墮入深淵。

誰來拯救這一時期的多媒體音箱?答案是依附於時尚的“新聲派”概念。走在最前面的是漫步者和傲森兩家公司。漫步者分別在2003和2004年發布e3100、e2200和e2100幾款產品,融入了時尚設計的理念。而作為“新聲派”代表廠商之一的傲森,更是在全線產品中凸顯了不俗的工業設計功力。傲森的優勢在於製造工藝十分先進,業內首屈一指,產品造型獨特,做工精緻。傲森音箱面世之後,引起業內高度關注,其外形設計和製造能力讓同行羨慕不已。

它的出現也促使整個行業開始高度重視工業設計。此時《微型計算機》敏銳地抓住了這個時機並提出了“新聲派”的概念。在“新聲派”推廣的幾年中,國內多媒體音箱行業的外形設計水平有了明顯的提高,外形抄襲的現象變少,後來反而是不少韓國企業開始抄襲國產音箱了。

2004年後,原材料價格加速上揚,銅的期貨價格在兩年中瘋漲了差不多6倍,這使得很多廠商的成本越來越高,利潤越來越薄;而環保意識的提高,使國內外陸續開始實施強制各種環保標準——這些無疑增加了製造成本。依靠外單過日子的音箱企業越來越感到生存困難,很多企業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發展方向。對一些企業來說,不做出選擇,就意味着死亡。國內市場也在逐漸惡化,主要靠DIY零售支撐的多媒體音箱行業面臨著DIY市場增速減慢,甚至萎縮的尷尬境地。總的來說,這個看似平穩卻動蕩不安的時期內,整個行業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涅磐中的鳳凰

多媒體音箱的再造輝煌期(2005~2008)
越來越多的企業終於認識到,命運要靠自己,吃OEM大單雖然痛快,但並不安全,業內曾經出現好幾次代工廠被無情拋棄的事情。這些教訓提醒着已經吃虧或還未吃虧的廠商,只有回到自有品牌為核心的經營思路上來才能獲得更大的勝率。

2005年,麥博重返大陸市場,欲重新爭奪霸主位置,他們帶來了梵高系列,一時間廣告鋪天蓋地,獲得巨大成功,當年市場佔有率就回到了第二。巨額的廣告費用讓那些生存都覺得困難的企業十分羨慕,同時也帶來了巨大壓力,他們擔心被漫步者和麥博再度擠出,整個行業的競爭更為激烈。麥博回歸後不久,三諾也回來了,新成立的營銷團隊主攻國內市場,長期注重OEM的三諾開始更加重視國內市場,不僅產品出色,同時經銷商渠道建設也有聲有色,市場佔有率迅速躋身第三。

在這一輪競爭中比較值得關注的是輕騎兵,這家國企性質的老字號音箱企業,曾經因為自身內部的體制問題,錯失了一次又一次的發展機會,總是處於不溫不火的狀態。
為了面對競爭而實施改制,輕騎兵也較以前活躍了許多,推出新品的速度大大提高,輕騎兵在北方市場有着相當不錯的知名度,很有希望打出一片天地。

在2005~2008這一時期中,市場依舊以2.1音箱為主。而價格方面,市場上的產品雖以中低檔居多,但也逐漸發展出了中高檔產品,例如惠威的T120、漫步者的新S2.1、盈佳的A-600Ⅱ等。隨着國民收入的增加,售價在300~600之間的2.1系統越來越受到市場的青睞。廠商們也在2.1系統上費盡了心思,加強了工業設計,各式各樣造型和結構的2.1層出不窮,極大的豐富了市場,再也不是當年幾款產品打天下的時代了。其它的如“2.1+1”獨立功放音箱也狠狠的火了一把。

經典產品比如麥博的FC5xx系列、奮達的“薄客”高端系列、三諾的iFi-331以及第二代獨立功放iFi-725等,已經顯示出了良好的發展前景。

除了品牌形象提升和廠家的努力外,由於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我們也明顯可以看到更多的用戶對音質提出了更高要求。因此,2.0音箱再次成為市場熱點。它並沒有2.1音箱本身的固有音頻缺憾,並且很容易借鑒HiFi音箱甚至Hi-End音箱的特點。因此從2005年開始,2.0音箱就逐漸開始升溫。這一點從輕騎兵的V3000及M系列、麥博的Pure系列、漫步者的S系列,以及三諾的永恆系列就可以看出。

對於這個進行中的時期,我們無法寫出總結。只是期待着行業真的重現輝煌,不再受外單欺壓、成本威脅,動不動就生存在死亡線上。目前看來,不把雞蛋放到一個籃子里已經成為共識。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如果幾大品牌齊心協力推動技術進步,並有序競爭,重現當年輝煌是完全可能的。例如目前微型音箱市場就開拓得比較成功。多媒體音箱行業應該把聲卡行業幾年來的凄涼狀況當作一面鏡子,認識到多方競爭的好處,共同開拓市場才是最為重要的。

2.0火爆原因探秘
這和製造2.0音箱的門檻較低有關,一個簡單的木工廠,加上一個小小的裝配流水線就能製造出音箱來,它不需要昂貴的模具。中國的多媒體音箱就是這麼起步,出身十分“貧寒”。
木質板材有較好的聲學性能。在設計中高檔音箱時,國內設計師基本上會不約而同的選擇木質板材作為製造材料,這種選擇和製造成本關係不大。
2.1音箱確實存在結構性的缺陷(例如中頻易塌陷),而2.0音箱解決這個問題要簡單一些。
2.0音箱更容易做出好音質,因此也是各廠商重點研發的對象,幾乎所有的廠商都用中高檔的2.0音箱來重建形象,這與2.0音箱相對容易製造並不矛盾。

未來之路

一個多元化的時代
多媒體音箱未來的發展之路,必定是多元化的。微型化、家電化、多聲道的無線化都是將來的拓展方向。多聲道音箱為什麼得不到普及?是應用條件不夠嗎?顯然不是,遊戲是多聲道的,電影是多聲道的,而且各廠商很早就有多聲道音箱的產品推出,但為什麼多聲道的音箱就不受歡迎呢?這裡面存在一個很尷尬的問題——即環繞音箱的擺位和走線。要布好一個多聲道的欣賞環境,各種線纜就會被拉得像一張蜘蛛網一樣。因此用戶放棄多聲道並不是真不需要,而是嫌走線麻煩。

發展無線音頻技術將能解決這個困擾,無線是個發展方向,它可能讓多聲道音箱重新火熱起來。近1年多來,HTPC和高清影音逐漸深入人心,逐漸有普及之勢,HTPC用戶很有可能會選擇一套高檔多聲道音箱。

隨着數碼設備的高速普及,為微型音箱提供了一個巨大的市場。就像當年DIY市場給多媒體音箱帶來巨大市場一樣。從無到有,微型音箱發展很快,但還不夠,用戶選擇仍舊不豐富。誰能抓住這個市場契機,可能就是抓住了命運轉折點。

要進入更廣闊的市場,家電化也是趨勢之一,這點已經獲得行業共識。路如何走,還得各自摸索,只要不重走老路,不迷失方向,多媒體音箱行業將再造輝煌。

One comment

  1. 真是詳細!受教了,原來麥博 比創新還晚出來的啊。。M-200 真是經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