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0, 2017

以史为鉴,谈通货膨胀危害

本文作者:时寒冰 发表于2010年8月25日

保罗·A·萨缪尔森和威廉·D·诺德豪斯合写的《经济学》(第12版),在第十二章《通货膨胀:定义与成本》的开头,引用了这样一段话:“据说列宁公开说过,摧毁资本主义的最好办法是使货币贬值。通过一种持续不断的通货膨胀过程,政府能够秘密地和不被察觉地没收其公民的大量财富——J·M·凯恩斯。”凯恩斯显然非常认同列宁的这一观点,因为他本人就认为:再没有比通过摧毁一国的货币来摧毁一个社会的基础更容易的事情了。

那么,列宁的说法在表达一种什么意思呢?

列宁在其著作中有了这样的表述:“垄断资本主义使资本主义的一切矛盾尖锐到什么程度,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只要指出物价高涨和卡特尔的压迫就够了。这种矛盾的尖锐化,是从世界金融资本取得最终胜利开始的这一过渡历史时期的最强大的动力。”

列宁认为,通货膨胀是对劳动人民的掠夺。只要资产阶级当权者拼命印发钞票,掠夺民众,民众就会与无产阶级一道,推翻腐朽、堕落、垂死的资本主义制度。

其实,通货膨胀的掠夺性,并不因为社会意识形态的不同而有什么大的区别。

通货膨胀的本质,是对民众悄悄加税,将民众用血汗换取的财富悄悄转移走。经济学界对通货膨胀的解释通常有两种:

其一:政府通过向银行透支而增发纸币,造成纸币贬值,物价上涨,使公众用同额货币收入所能购得的商品和劳务比以前减少。对于央行不独立的国家,这种做法变得更加简单,直接命令印钞就行了。通货膨胀加剧贫富分化,使穷人更穷,因为富人拥有的资产价格升值可以帮其规避部分通货膨胀风险。比如,自1970年以来,美国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人口经通货膨胀调整后的收入增长了60%,而其他人群的收入却下降了10%以上。

其二,纳税人应缴纳的税收取决于他们的货币收入,而他们适用税率的等级是按货币收入水平确定的。在通货膨胀背景下,人们的名义货币收入增加,导致纳税人应纳税所得自动地划入较高的所得级距,形成档次爬升,从而按较高适用税率纳税。

正因为这一原因。在明确通货膨胀对税率的影响这一问题上,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达成了一项持续了30年共识,即:对实际收入并没有增加的那部分人征税是不公平的,必须考虑通货膨胀对税收指数的影响,并写入条款。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在征税时,都必须考虑通货膨胀因素,以免加重民众的负担(当然,美国政府及美联储,也都会想法抑制通货膨胀。比如,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严重通货膨胀持续时,美联储主席沃尔克【注解1】实施激进的抑制政策制止住了通胀)。

但是,2009年,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保健法案中包含有一个规定部分撤消通货膨胀对税收指数影响的条款,这意味着,即使人们的实际收入并没有增加,仍需支付更高水平的税收。《华尔街日报》当年11月6日发表的专栏文章,愤怒地写道:“……这其中包含着政治家在没有经过法律允许增加税收的情况下,每年从普通劳动者处获取更多利益采取的卑劣手段。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为政府带来了税收的横财。”

值得一提的是,南希-佩洛西保健法案中包含的,只是一个规定部分撤消通货膨胀对税收指数影响的条款,尽管如此,依然引起了极大的愤慨。

对比之下,美国人其实还是很幸运的。

毕竟,西方发达国家政务公开、信息透明,政客们不敢隐瞒真相,经济学家不敢乱忽悠,媒体讲真话,民众能够迅速知道真相并影响自己的议员,通过议员修正政府的错误决策。而另外一些国家的民众,则没有那么幸运,数字可以造假,政客们可以把谎话说得让自己感动得掉泪,经济学家与媒体携手忽悠,骗子与无赖、流氓齐飞,真假与黑白、善恶一色。弄到最后,连真相是什么都不清楚了。

但是,真相往往是通过常识可以感知的。比如,去菜市场买菜的大妈,她们知道菜价比去年涨了多少,比上个月涨了多少,她们能够感知到货币是升值了是贬值了。这些实实在在的感受,比官方公布的数据要靠谱得多。有人曾经写信给我,问:既然通货膨胀稀释、掠夺民众财富,权贵们就不怕吗?这样的问题其实不必回答:看看权贵的家属移民的情况趋势就一目了然了。

列宁的看法其实是缺少远见的,因为,大部分资本主义国家其实悄悄走起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路线,马恩列等前辈描述的美好前景,在资本主义国家次第实现,而他们曾经给予美好描述的社会主义国家却次第解体。

比如,养老金革命在美国的展开,彼得·F·德鲁克在《养老金革命》一书中写道:

现代经济史上的另一个极端例子是南斯拉夫……资本的编制、供应和分配依然由国家完全垄断,工人们并没有发言权。与日本的工人阶级不同,南斯拉夫的工人阶级管理生产资料,但是他们并不能控制生产资料,而且生产资料的运转也不代表他们的利益。相反,国家攫取了巨额的“资本成本”,马克思主义者所谓的“剩余价值”融入了“国家资本主义基金”,而没有变成“工资基金”。在企业经营状况良好时,工人们可以得到奖金。但如果企业效益不佳,他们就会失业,而且,由于企业没有为他们缴纳养老保险,所以他们的生活将无法得到保障。

  只有在美国,通过养老基金——作为工资收入的一部分——的形式,员工们才同时获得并拥有了相应的企业利润。也只有在美国,通过养老基金的形式,员工们才成为资本的合法主人和合法供应者,同时也成为资本市场上的控制力量。根据19世纪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南斯拉夫的工人虽然享有高度的自治权,但是它所实行的却是“国家资本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从经济结构上看,只有美国实现了真正的“社会主义”——如果套用一下马克思主义的术语,可以说:作为“所有价值的来源”,“劳动”得到了“生产过程的全部成果”。换句话说,虽然美国并没有进行有意识的努力,但是它已经在没有进行国有化改革的前提下使本国的经济实现了“社会主义化”。尽管美国依然认为自己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而且其他人也这样认为,但是,实际上美国已经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了。

在该书的导读中,詹文明也写道:如果将“社会主义”定义为“由工人阶级掌握生产资料所有权”——这是最为传统也是最为严格的定义,那么,美国算得上是第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

无论对于南斯拉夫,还是前苏联而言,他们都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号,走权贵资本主义路线的国家,在国家解体后,原来的官员摇身变成资本家,而民众一无所有。也正因为这样,这些国家的通货膨胀比资本主义国家要严重得多。以苏联为例,1旧卢布最早兑换1美元,到最后,需要40000旧卢布兑换1美元!美国以几亿美元的代价,轻松买下了数百亿、千亿美元计的前社会主义国家资产。权力缺少制约之下,权贵们以通货膨胀掠夺民众财富的欲望必然会强烈到可怕的地步,最后,将国民的幸福彻底葬送,给他们带来难以忘却的深刻的痛苦。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任何经济体,以扩大货币发行的方式掠夺民众财富,无论玩得多么高明,最终都必须会造成严重恶果,而避免这一悲剧的必走路径,就是民主、央行独立,使得民众在货币投放方面有一定的发言权,央行不能肆意投放货币。

当然,作为执政者,也应该以史为鉴,真正地走民富路线,只有民富的国家才能真正实现国强,否则,一切都是虚幻的、徒劳的。

为这个苦难的民族祈祷!

【注解1】沃尔克1979年由民主党的卡特总统提名,出任美联储主席,持续干了9年(其继任者为格林斯潘),是美联储历史上最恨通货膨胀的掌门。

本文来自:搜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