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3, 2017

不支持进化论的证据

多年来,在人类起源的问题上,进化论一直占据着统治地位,许多人也对此深信不疑。 但实际上,有相当多可信的考古学证据表明:在一些特别古老的年代(进化论支持者认为那时还未出现人类),就已经存在具有现代解剖结构的人类了。如果能客观的 分析所有的考古学证据,人们将会发现:这些事实无法显示一个循序渐进的进化过程,进化过程是不存在的。

一百多年来,进化论所塑成的生命谱系并不完整,达尔文自己也承认此点,但为何日后的生物学家一致盲目地相信进化论所言,他们该知道后天获得的特性绝无法借遗传传给后代,进化学说里有许多失落的环节根本找不到理由、证据和事实来支证。

一、进化论是什么?它有什么根据吗?

其实,进化论不过是一种学说,不是一种事实。它是建造在主观的臆度与猜测,及片断和无法得到连贯与确定的佐证上的一种理论。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Robert Darwin,1809年2月12日-1882年4月19日)在他的《物种起源》(1859年出版)一书中,用“假设”一字有三百六十余次,用“我们可以猜想”,这一类话有九百余次。他的理论,在走不通时,就用“假设”作为跳板,这就可见进化论根基的脆弱。《物种起源》中提出两个观点:第一,他认为 所有的动植物都是由较早期、较原始的形式长时间连续性的缓慢演变而来;其次,他认为生物演化是通过自然选择而来。经过后世人不断修订后的说法为:地球物种 并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是永远不变的,而是随着自然条件的变化,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从少数类型到多数类型,逐渐地变化和发展的。达尔文把人类起 源的模式推测为:无脊椎动物——有脊椎动物——哺乳动物——灵长类动物——猿猴类动物——人。

然而,那个时代,并不是没有头脑清醒的科学家,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地质学家居维叶在达尔文之前就提出:地层中的物种都是以突发性方式出现的,没有任何痕迹显示进化过程。达尔文的好友、著名生物学家赫胥黎曾指出:猿不能直接进化到人类,中间缺少一个环节。但是居维叶和赫胥黎的论断,被达尔文主义者的欢呼声淹没了,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

二、不支持进化论的证据

进化论有三大经典证据:比较解剖学、古生物学和胚胎发育的重演律,可是近年来的研究使得它们相继瓦解了。

进化论的“证据”与其难题

1. 比较解剖学——比较解剖学是用解剖的方法研究比较脊椎动物的鱼纲、两栖纲、爬行纲、鸟纲和哺乳纲及其类群的器官、系统的形态和结构的一门学科。在研究过程中,也根据古脊椎动物的化石找到器官的同功或同源的依据,从而阐明脊椎动物各类别间的系统演化关系。

比较解剖学,暴露了进化论的逻辑错误--循环论证。 相似未必就是同类,而貌相似者,亦未必就是弟兄。精于比较解剖学者,仍能从一块极小的骨头,认出是属于某一种动物。进化论者重视生物间相似之处,过于他们中间更多而更重要的相异之处。按照比较解剖学,哺乳类中老鼠的爪子、蝙蝠的翅膀、海豚的鳍足和人的手,均有相似的骨骼结构,因此达尔文推断它们从同一远祖遗传而来,只是进化过程中因为功用不同而分化出不同的外形。很显然,用比较解剖学“证据”来论证进化论,存在逻辑上的漏洞,因为从同一祖先的假设,逻辑上可以推断出四肢骨骼结构相似的结论,但反过来却不一定。例如:吃米饭可以让人吃饱,但不等于让人吃饱一定要吃米饭。

2.胚胎发育的重演律——指生物个体发育重演种族发生的历史。又称生物发生律。由19世纪德国生物学家 F.缪勒(1821~1897) 和E.H.海克尔(1834~1919)所揭示。

缪勒在《支持达尔文》一书中,以甲壳类为例,论证了C.R.达尔文关于在动物发育史中能保存祖先体制的思想。他发现许多极不相同的甲壳类均具有无节幼体型的幼虫阶段,并认为个体发育是其祖先经历的变化的历史记录。

海克尔在《有机体普通形态学》一书中,把胚胎史和种系史的关系概括为“生物发生基本律”,并给予如下定义:“个体发育是系统发育的简短而迅速的重演,这种重演为遗传(生殖)和适应(营养)的生理机能所制约。有机体在它的个体发育的简短而迅速的过程中重复着最重要的类型变异,这些变异是它的祖先在其古生物发育的缓慢而漫长的过程中按照遗传和适应的规律所经历的”。按照海克尔的重演概念,受精卵相当于原始单细胞动物,卵裂相当于从单细胞发展到多细胞的过程,囊胚期是原始多细胞动物阶段,原肠期是原始二胚层动物阶段。在高等脊椎动物和人类胚胎发育的器官发生阶段,可以看到许多低等动物所具有的某些特征,如人体胚胎的脊索、鳃和尾等。

胚胎发育重演律,逻辑上不能立足,理论上禁不起推敲,事实上是一个观察错误。

德国人类胚胎学家布莱赫施密特(Erich Blechschmidt)所著的《人的生命之始》(The Beginnings of Human Life)一书中, 以详尽的资料证明了人的胎儿开始就都是人的结构。例如重演律认为胎儿早期出现的象鱼一样的“鳃裂”,实际是胎儿脸上的皱褶,完全是人脸的结构,被硬说成“ 鳃裂”。胎儿在9毫米左右,身体下端的突起好像是尾巴,其实没有任何尾巴的结构特徵,那是一条中空的神经管,它发育较快,向阻力小的方向生长,暂时向末端 突出,很快就平复了。而且它是有重要作用的,根本就不是残迹器官。对罕见的畸形病:毛孩和长尾巴的小孩,进化论解释为人类祖先的特征;要按这种逻辑,没有 大脑的畸形更多,那人的祖先就没有大脑了?先天肢体残缺的、多长手指、脚趾的也常见,那么人的肢体就是从各种畸形进化来的?跳出进化论的思想框框一想,就 会发现所谓的“返祖现象”只是畸形或缺陷而已,是基因病变的反映,和人类祖先联系在一起是没有道理的。

3.古生物学——古代生物的遗体,保留在地层中的,称为“化石”。在愈古的地层中,所发现的化石,愈是下等生物;地层愈新,所发现的化石,愈是高等生物,因而进化论者以为这就是逐渐进化的根据,因此他们到处找“化石”,寻骨头。而古生物学上,至今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进化中的过渡类型 。

分类学中,生物学家将生物分成:界,门,纲,目,科,属,种各等级。(例如:中国人乃是动物界,脊索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蒙古利亚种)。

分类的目的为便利研究而已;例如图书馆把书籍分类,百货公司把货物分类,但不能证明各物间,有任何演进的连系。生物由单细胞而至高等动物,为数甚钜;动物约有二百多万种,植物约有四十多万种,但每种生物总是生出本种的生物,各从其类,绝不混淆。如果,生物是进化的,那么,在各种生物间必然有许许多多的中间生物。事实上,没有这些中间生物,如果有的话,也就没有今天的分类学了。

现在所发现的化石均缺而不全,将化石排列起来,不过是显明生物之“各从其类”,却无法找出演进的迹象,从没有人找到正在进化中的生物,进化论者称这为“缺环”(Missing Link),他们从事搜索“缺环”,可惜终无所得。

进化论者不但找不到所希望的“缺环”,所需要的化石。他们对于许多不利于进化论的事实,徒增烦恼。

如人体中有些器官看来似乎没有用处,如肓肠等等。进化论者认为这是人类进化的遗迹,这些器官已往是有用的,后来人类渐渐进化,那些器官就因无用而退化萎缩,成为残余器官,当时他们共举出有二百七十七种之多。可是,科学进步了,从前以为无用残余的器官,都发现用处了。例如,甲状腺以往多认为是残余无用的,到今天就知道用处甚大。

毫无帮助的化石记录

「化石纪录」一向是进化论的主要证人,正如辛浦森所言:「证明进化论真确性的最直接证据,必然来自化石的记录。」然而,化石证据完全没有显示生物是以科学家所声称的过程进化而来的。事实和证据仍然付之阙如。

可靠的化石记录首先出现在地质学家所称的「寒武纪」的岩层中,在此以前的岩层,任何假定的化石都极为罕有,可是在寒武纪岩层中,化石却突然大量出现,不但种类繁多,而且极为复杂,诚如辛浦森所说:「化石突然大量出现,是生物史上最大的神秘。」

以昆虫化石为例,它出现于化石记录中时,不但已高度发展,而且种类极多,在此以前,我们找不到「原始昆虫」的化石,昆虫生物是以复杂形态「突然产生」的。可是,进化论学家却说昆虫已经历了数千万年的进化。此种说法有何依据?毫无依据。大美百科全书对化石记录有这一段话:「化石记录对昆虫的起源没有提供任何资料。」

进化论学者认为昆虫已经历一段长时间,只是要符合他们的进化假设而已。否则,进化论就不足信了。对于脊椎动物,化石记录也提不出脊椎动物出现的铁证。例如鱼的出现,进化论学家无法一致同意它是那一类祖先所产生的,据他们推理,第一条「似鱼」生物出现到实际的鱼存在大约相隔一亿年,为何要一亿年?因为他们根据进化论认为要如此的久才够「进化」成鱼。

进化论学家又说,有些鱼进化为两栖类,有些两栖类进化成爬虫类,有些爬虫类变成哺乳动物,有些变成鸟类,这些过程长达数亿年。可是,化石记录有没有如此证明?我们找得到鱼与两栖类或哺乳类与爬虫之间「进化中」的化石吗?毫无疑问,各类生物进化过程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空白,化石记录只告诉我们生物各从其类,并未说明它们之间的演变关系。

根据达尔文的进化论,生物的进化应该是一点一点渐变的过程。然而,大量的化石记录却显示,尽管在同一地层中的化石差异很小,但不同地层中的生物化石却区别很大。也就是说,物种与物种间缺乏过渡阶段,存在明显的跳跃性。而且这种跳跃阶段时间极短。据地质学家考察的结果,物种经常是几百万年没有什么变化,而在相隔只有几万年的另一地层化石中,物种则会有根本性的区别。

不仅如此,科学家们还发现,古生物学的很多发现按进化论来解释都是讲不通的。最简单的比如说,要是按时间顺序排列古生物学的全部发现,得到的结果足以否定进化论了。

* 动物的突然出现。所有不同动物的基本形式突然出现在岩层中,功能具全- 没有祖先的迹象。 “进化论需要各物种的中间形式,而古生物学不能提供。”(David Kitts, 古生物学家和进化论者) 化石记录使达尔文困窘,因为它没有提供动物宏进化的证据。

* 植物也是突然出现。进化论者Edred JH Corner﹕“……我仍然认为,对于没有成见的人来说,化石记录倾向于支持特殊创造论。”(现代思想中的进化论Evolution in Contemporary Thought, 1961, p.97 )现代植物的进化历史(从始到终),科学家们至今连一类也未能找到。

* 动物没有变化。与公众想法相反的是,大多数化石并非绝种动物留下的。大多数化石与今天生存着的动物非常相似(经常是完全一致)。实际上,生存着的动物种类要比仅以化石存在的动物种类多得多。如果进化论是正确的,我们就会惊异现实为什么不是反过来的﹗从阿米巴虫到人的进化历史应该充满了暂时的、过渡的进化阶段。

* 充足的化石。虽然有了数量庞大的化石,但仍然缺乏进化论的证据。科学家们还在继续发现新的动植物化石,但一般都同意现已发现的数百万件化石(及检查过的沉淀物)已经提供了可靠证据。那就是,很难或根本找不到支持进化论的证据。

* 地层的快速形成。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许多沉积岩几乎可以肯定是在数月,数日,几小时,甚至几分钟内沉积在一起的,而不是过去认为的需要数千年或数百万年的积累。

* 煤的快速形成。关于煤在沼泽地形成的旧的进化型理论是错误的。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大规模的煤田是在洪水深处形成的。在美国发现的各种煤层主要是由大量连根拔起的树木互相擦掉的树皮层形成的。埋在泥土中的树皮层炭化成为煤。在加热的条件下,煤的形成相对较快。

* 化石的形成需要非常特殊的条件。恐龙及其它化石的形成过程不会是像许多进化论书籍推测的那样。动物极难形成化石,除非在食腐动物、细菌和浸蚀作用将它们化为尘土之前,被迅速且深层掩埋。这样的条件非同寻常。在几乎所有例子中,化石得以存留这事本身,以及发现的化石种类和数量,强烈地表明它们的掩埋及保存,是大灾难是作用。没有这样的条件,似乎难以对它们的存在做出合理的解释。庞大的恐龙,庞大的鱼群,以及各种各样的动物被巨量的沉积泥沙掩埋。这些沉积泥沙硬化成为岩石。几乎所有化石都是在水冲击沉积物中发现的。

进化论最基本的证据— 过渡类型的化石,实际一直没有找到,《审判达尔文》一书的作者约翰逊(Philip Johnson)做了这样的总结:”化石向我们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现的某种有机体,没有逐步进化的任何痕迹….这些有机体一旦出现,基本上就不再变了,哪怕过了几百万年,不管气候和环境如何变化。如果达尔文的理论成立,这些条件本应该引起物种的巨大变化。”那么化石在见证什么呢?— 灾变。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是用归纳法加上想像写成的,并不是依靠严谨的科学实验得到的结果。达尔文本身只是喜爱生物的业余博物搜集者,并不是科班出身的生物学家,他的进化学说只能代表个人的见解,无法给大自然提供有力的线索。可以说「进化论」只是「科学想像」不是「科学事实」。
然而,一个世纪来,无数的科班生物学视达尔文为宗师,他们盲目地为进化论下注脚,不经过实验与求证,一厢情愿地宣扬进化论,碰到不接纳进化论的人,就视之为「不科学」。事实上,他们相信的只是科学想像下的产物,并非科学事实的理论。在这个时代,我们必须用全新的观点来看进化论了。

三、国外学者的态度

英国剑桥大学教授裴待逊(William Bateson)说:“科学家不能再同意达尔文物种源始的学说。四十年来,没有一种解释说明这是事实,没有发现一个证据,证实他的物种起源的理论。”

不列颠博物馆馆长,英国化石的权威爱斯瑞基(Dr. Etheridge)说:“这一个大博物馆,没有一件东西是物种演变的证据。进化论者所讲的,十九都是子虚,并不根据观察,也无事实支持。”

哈佛大学地质学教授沙勒(N. S. Shaler)说:“自然科学家开始证明达尔文的假设仍旧是根本未能证实的。”

Gary Parker 博士,生物学家/古生物学家和前进化论者:“化石是进化论理论的一大困窘,却强烈支持创造论的概念。”

数学家威廉·坚布斯基写道: “从自然界观察到的各种事物, 可以看出高智慧的设计……只有是出自智者手笔, 才足以解释这现象。”

分子生物化学家迈克尔·贝赫把证据归纳后说: “你可以做一个相信达尔文进化论的好天主教徒, 但生物化学却使人越来越难成为既相信进化论又思想谨慎的科学家。”

航天工程师卢瑟·萨瑟兰在其著作《达尔文之谜》一书中写道: “科学证据显示, 每逢有不同品种首次在地球上出现, 不论小至单细胞生物, 大至人类, 都是一出现就已经是完整的, 其中的器官和组织都是完整而且功能齐全。 这样的事实使我们不得不提出以下的推论: 当生命在地球上首次出现之前, 某种智慧已经存在。”

在美国俄勒冈州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的物理化学家唐纳德·奇蒂克评论说: “假如你直接察看化石记录, 就会同意创世记所说, 动物都是各从其类地繁殖的, 并没有由一种生物变成另一种生物。 现在所掌握的证据, 跟达尔文时代所掌握的一样, 都与创世记记载的直接创造互相吻合。 动植物不断各从其类地繁殖。 事实上, 古生物学(化石研究)和达尔文进化论的分歧实在太大了。 因此, 有些科学家开始相信, 那些失落的环节是永远也找不到的。”

天文学家艾伦·桑德奇说: “我致力研究的科学带我达到这样的结论: 大自然的复杂程度超过了科学所能解释的地步, 只有向超自然的领域探索, 我才能明白生物存在的奥秘。”

四、关于进化论的一些疑问

1、假如给予足够的时间,那么现在存在的生物如草履虫、软体节肢动物、鱼类和猴子等也能进化成人类或高级智能生物吗?

2、如果能,那么这些生物与人类之间的过渡型生物何在?按照进化论的理论,过渡型生物必须存在,而且在任一历史时期持续存在,因为进化过程是不间断的,包括过去、现在和未来,过渡型生物不应该只存在于很短的一个历史时期。

3、目前所发现的被人们认为是过渡型生物的种类屈指可数,古生物化石如始祖鸟化石、猿人化石,仍存活于世的生物有鸭嘴兽等。这些物种只是被进化论支持者认定为过渡型生物,但生物种类繁多,其他生物的过渡型生物又在何处?

本文所引用的参考文章:
1、桑安柱《从怀疑到信仰》中的章节《进化论靠得住吗?–人是猿变的吗?》
2、吕应钟教授原载于1977年11月《宇宙科学杂志》中的《为何要相信进化论?》
3、《关于进化论,化石记录告诉我们什么呢﹖》
4、考古学家克莱默和汤姆森(Michael A.Cremo & Richard Thompson)所著《考古学禁区》(Forbidden Archeology)
5、《进化论有错误地方 = 全被推翻? ? ?》
6、《鸭嘴兽传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