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2, 2020

常見抗生素氟喹諾酮可能造成嚴重副作用

紐約時報中文網 JANE E. BRODY 報道 2012年09月17日

抗生素是重要的藥物,常常可以用來幫助人們恢復健康,甚至有可能拯救生命。但跟所有藥物一樣,抗生素也會帶來人們不想要的嚴重的副作用,其中一些副作用,需要等到成千上萬的病人因此求醫後才會顯現出來。

氟喹諾酮是一類重要的抗生素,在這種葯上就出現了副作用的問題。這類抗生素中最著名的要數賽普洛(環丙沙星)、列瓦奎因(左氧氟沙星)和拜復樂(莫西沙星)。2010年,列瓦奎因是美國賣得最好的抗生素。

但在去年,該葯也是超過2000宗醫療訴訟的主角,病人抱怨在服用藥物後產生了嚴重反應。

部分原因出在醫生往往在不適當的時候開具了氟喹諾酮類藥物處方。這種抗生素原本只應用於嚴重、有可能危及生命的細菌感染,比如醫院內感染性肺炎,但在實際操作中,這類抗生素往往還用來治療鼻竇炎、支氣管炎、耳朵痛和其他疾病,這些病有可能自愈,要麼也能用不那麼強效的藥物或者使用不吃藥的方法來治療——另一種可能是它是由病毒引起的,對抗生素並不敏感。

在接受採訪時,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藥理流行病學家瑪赫亞·埃特米南(Mahyar Etminan)說這類抗生素被濫用,“開藥的醫生太懶,他們打算用自動武器來殺死一隻蒼蠅。”

埃特米南主導的一項研究,其報告已刊登在今年四月的《美國醫學會雜誌》(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上,報告指出在現有使用氟喹諾酮的病人中,發生視網膜脫落導致眼盲的風險,是不用該類藥物的人群的近五倍。他做的另一項研究已經投稿,研究發現使用這類抗生素的患者發生急性腎衰竭的可能性出現了顯著提高。

埃特米蘭醫生所關注的這些病症相對要容易研究些,因為這些病人已入院治療,而且診斷結果已記錄聯網,可以通過數據庫來查找。遠比他的研究更具挑戰性的,是要去釐清使用了氟喹諾酮類藥物的患者所出現的一系列混亂、讓人迷惑的癥狀,在33歲的曼哈頓居民、紐約城市學院(City College of New York)網站主管洛伊德·巴爾切(Lloyd Balch)身上,就出現了這種事情。

在採訪中,巴爾切介紹說,他原本是個很健康的人,可是在4月20日他因為咳嗽發熱去看了醫生,一切都變了。醫生並沒有從聽診中聽出問題,但胸部X光片顯示他患上了輕微的肺炎,於是開了左氧氟沙星。他聽說這種葯有問題,問醫生能不能換種抗生素,但醫生告訴他,他現在就應該吃左氧氟沙星。

他只服用了一次葯,就出現了周身疼痛和虛弱的癥狀。他打電話跟醫生描述了藥物反應,但醫生的回答是讓他再吃一次葯。他說,這第二粒葯把他折磨得“死去活來”,引起全身關節疼痛和視力問題。

使人衰弱的副作用

巴爾切身上出現了一連串反應,除了無法上坡、爬樓梯、視物不清,他的癥狀還包括眼睛、口腔和皮膚變得乾燥;耳鳴;尿瀦留;身體顫抖;雙眼和雙腳灼痛;四肢偶爾刺痛;心悸;後背和眼周肌肉痙攣。巴爾切出現的反應可算少見,但研究氟喹諾酮副作用的醫生們表示,在別的病人身上也曾出現過類似的癥狀。

在巴爾切服用第二粒左氧氟沙星三個半月後,這些癥狀仍然連綿不去,他看過各科專家,可是沒有一個人能改善這些問題。巴爾切現在在接受一位理療師的幫助,他也電話諮詢了印第安納大學醫學院(Indiana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大衛·弗洛克哈特(Dr. David Flockhart)醫生,對方是一位研究氟喹諾酮副作用的專家,結果得知,如果他身上的這些癥狀真的有可能完全消失的話,也要經過一年時間。

美國胸科學會(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給出的指引中明確表明,氟喹諾酮類藥物不應是用於治療在社區感染的肺炎的一線藥物;該學會推薦首先使用強力黴素或大環內酯類抗生素(前者為四環素類葯,後者的常用藥物為紅霉素、阿奇黴素等。——編注)。巴爾切並不知道這一點,否則他可能會更加努力爭取讓醫生換藥。

氟喹諾酮類藥物產生的不良反應可能會出現在身體各處。它的副作用會偶見於肌肉骨骼系統、視覺和腎臟系統,但在極少數情況下,也有可能會對中樞神經系統(導致“腦霧”[brain fog]、抑鬱、幻覺和精神病癥狀)、心臟、肝臟、皮膚(疼痛、難看的皮疹和光毒反應)、胃腸道(噁心、腹瀉)、聽力以及血糖代謝產生嚴重損害。

這些強效葯的大量使用,還造成了兩種難以醫治的嚴重傳染病數量激增:一種是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簡稱MRSA)感染,另一種是由難治梭菌導致的嚴重腹瀉。一項研究發現,加拿大魁北克一家醫院出現的難治梭菌感染中,有55%的元兇與氟喹諾酮有關。

按照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簡稱FDA)的規定,所有氟喹諾酮類抗生素的產品包裝上都必須加註“黑盒子”警告(“black box”是FDA所發出的最嚴厲的警告。——編注),提醒醫生該類藥物可能導致病人罹患肌腱炎或者肌腱斷裂,近期研究還顯示它有神經肌肉阻滯的作用。但消費者並沒有注意到這些顯眼的警告,開處方的醫生也幾乎不會向病人告知這類藥物的危險。巴爾切說,他的醫生從來沒告訴他有什麼黑盒子警告。

欠缺長期研究

沒人知道氟喹諾酮導致的嚴重副作用發生頻率究竟有多高。據信,FDA關於藥物副作用的報告系統僅能掌握其中大約一成的病例。令問題更為複雜的是,不像視網膜脫落這種在服用了氟喹諾酮類藥物之後瞬即或不久會立刻顯現的副作用,在人體其他系統中產生的副作用可能要在服藥幾周或幾個月後才會出現;在這種情況下,病人出現的癥狀可能永遠都不可能跟先前接受了氟喹諾酮治療的經歷聯繫在一起。

研究者並未對曾使用過這類抗生素的患者進行過長期跟蹤研究。類似纖維性肌痛的癥狀長期以來與服用氟喹諾酮聯繫在一起,還有一些專家認為,某些纖維性肌痛病症應該就是氟喹諾酮導致的結果。

由於可能產生不必要的嚴重副作用,有數種氟喹諾酮類抗生素已經禁止銷售。那些仍然在使用的藥物無疑非常重要,但前提是要使用得當。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醫生們已經對濫用氟喹諾酮表示顧慮,他們指出醫生在開藥時沒有考慮到是否適合不同的患者,不必要地採用了“一刀切”的治療方案。

專家警告說,一些患者產生副作用的危險性可能更高,比如18歲以下兒童、60歲以上老年人、以及孕婦和哺乳期婦女,因此除非沒有其他有效藥物,否則應盡量避免給他們開這類抗生素。此外,對於有肝病、正在服用類固醇或非類固醇類消炎藥的患者來說,在他們身上發生副作用的危險也會更高。

在醫生開出抗生素的處方時,需要先明智地諮詢一下醫生:這是什麼葯,服用它是否必要,需要警惕哪些副作用,是否有有效的替代藥物,服藥後自己的病症何時能開始緩解,如果發生了意想不到的問題或者癥狀緩解得很慢,何時應該打電話求助。

與此同時,如果醫生恰當地開了抗生素,病人也應按醫囑服完整個療程的藥物,切勿在開始感覺舒服了點後,就擅自停葯。

翻譯:Noe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