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4, 2017

烟草!烟草!

脏烟灰缸奖,由全球NGO代表在历次《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会议召开期间,根据各国代表团的表现,集体评选得出以谴责获奖者在控烟工作方面的拙劣表现的一个奖项。

2008年11月19日,国际控烟大会-南非德班会议上,在讨论关于烟草包装警示语的实施准则时,绝大多数国家都赞成不作修改地通过,但中国代表团发言说使用腐烂的肺等图片警示很困难,理由是:中国烟盒上的名山大川是历史文化的积淀,放上难看的图片是“对广大公众的污辱和不尊重”,因此“尽管从法律上、健康上中国不反对,但从民族感情和文化基础上有保留意见”。

发言的人士正是来自中国烟草专卖局。正因为对于改变包装的担心,烟草专卖局与质检总局此前数月联合发布了烟草包装的中国标准,规定仅需采用文字警语,面积只需达到30%——这是框架公约规定的最低要求,“中文字体高度不得小于2.0mm”——六号字的标准。

2008年11月19日当晚,中国被与会的200名全球NGO代表授予“脏烟灰缸”奖,“颁奖词”是:“宁要漂亮烟盒,不要公民健康”。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实行烟草业100%国有专卖体制的国家。与其他国家不同,在中国,政企不分的烟草专卖体制却将监管者和经营者混为一体,烟草专卖局与中国烟草总公司只不过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

2008年,中国在国际控烟大会上被与会200名全球NGO代表一致授予“脏烟灰缸奖”,国际声誉已受重创;2012年,广受舆论质疑的“烟草院士”事件,被国际控烟领域评为2012年十大事件之一,成为世界卫生组织及各国控烟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质疑、谴责中国政府控烟不力的主要证据。

用“烟草院士”谢剑平的话来说,他的研究是“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卷烟‘降焦减害’法,并引入中草药,选择性降低烟气有害成分,研制开发‘神农萃取液’”。

方舟子列出《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条文,上面明文写道:“烟草制品使用‘低焦油’等词语属于虚假、误导、欺骗。吸极低焦油、低焦油卷烟患肺癌死亡的风险和吸中度焦油卷烟一样”。

对于谢剑平的创新研究在卷烟中添加中草药,选择性降低烟气有害成分,方舟子指出,“降焦本来就够骗人的了,这中草药减害就更害人了” “烟草本来就是害人的,研究烟草的人当选院士很不妥,简直就是笑话”。

2013年08月15日,新京报记者采访黄洁夫提出问题,“中国的控烟履约表现似乎一直比较糟糕,被舆论质疑了一年多的“烟草院士”至今未被撤销,会不会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

黄洁夫回答说,“已经受到很大的影响,一个国家的最高科学荣誉,竟然授予研究“卷烟降焦减害”伪科学命题的人,这个事说不过去。因为“烟草院士”,很多国际组织、控烟人士谴责中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