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0, 2019

仓央嘉措的诗歌(道歌)

仓央嘉措(藏文:ཚངས་དབྱངས་རྒྱ་མཚོ,威利:tshangs dbyangs rgya mtsho),门巴族,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第六世达赖喇嘛。他也是西藏著名诗人,是历代达赖喇嘛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仓央嘉措是唯一一位非藏族或蒙古族出身的达赖喇嘛。(第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是唯一一位蒙古族出身的达赖喇嘛。)

仓央嘉措的诗歌在青藏高原间流传甚广,其内容多被认为是描写爱情之作,因此常被汉人称为“情歌”。事实上,不是“情歌(杂鲁)”,而是“道歌(古鲁)”,因为原文的题目是《仓央嘉措古鲁》(tshangs dbyangs rgya mtsho’i mgul glu)而并非《仓央嘉措杂鲁》。在藏语里,“杂鲁”是有规范的,“杂”是名副其实的“情”。而“古鲁”的含义是“道歌”,含劝诫意义的宗教道歌。

所以,最初翻译仓央嘉措诗歌的人,在诗歌题目的翻译上,他就犯了错误,以致于以讹传讹至今。(也许是故意为之,毕竟《仓央嘉措情歌》这个题目要比《仓央嘉措道歌》更有吸引力,迎合大众的猎奇心理。)而对仓央嘉措诗歌内容的翻译,有些译者置真正的西藏文化及其宗教的意义于不顾,扭曲了这些诗歌的本意。

仓央嘉措作品常见汉译本有:
于道泉译《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66节62首,1930年;
刘希武译《仓央嘉措情歌》(五言绝句),60首,1939年;
曾缄译《六世达赖情歌六十六首》(七言绝句),66首,1939年;
王沂暖译《仓央嘉措情歌》,74首,1980年;
庄晶译《仓央嘉措情歌及秘传》,124首,1981年;
于贞志译《仓央嘉措情诗》,60首;
伊沙润色《仓央嘉措情歌》,74首,2004年;
苗欣宇/马辉《仓央嘉措诗传》文学研究;
龙冬译《仓央嘉措圣歌》,124首,2011年2月;
龙仁青译《仓央嘉措诗歌地理》,124首,2012年。

在《仓央嘉措诗歌》(༼ཚངས་དབྱངས་རྒྱ་མཚོའི་མགུར་གླུ།༽)的所有汉译本中,曾缄译本流传最广,其中又以他翻译的第24首(原诗没有名字)最为知名:

藏文原文 于道泉汉译本 曾缄汉译本
མཛངས་མའི་ཐུགས་དང་བསྟུན་ན།། 若要随彼女的心意 曾虑多情损梵行
ཚེ་འདིའི་ཆོས་སྐལ་ཆད་འགྲོ།། 今生与佛法的缘分断绝了
དབེན་པའི་རི་ཁྲོད་འགྲིམསན།། 若要往空寂的山岭间去云游 入山又恐别倾城
བུ་མོའི་ཐུགས་དང་འགལ་འགྲོ།། 就把彼女的心愿违背了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相比而言,于道泉的白话文译本更贴近于藏语原文。曾缄读其译本,“病其不文”,便将于道泉的白话译文改译为文言文,因而曾缄的译文虽典雅美丽,却与藏语原文之间的差异巨大。

曾缄汉译本的前两句:“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已经将原诗的意思表达的很完整了。而后两句诗“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并非译自仓央嘉措的藏文诗,而是曾缄对原诗的演绎和升华,说是曾缄的诗作也不为过。

再看另一首诗(原诗没有名字):

于道泉翻译的现代诗形式:“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曾缄翻译的古诗形式:“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于道泉和曾缄对这首诗的翻译都欠妥,原因是译者没有尊重这首道歌的本意,而是凭主观之见加以翻译,事实上原文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相恋”和“相思”(懂藏文的可以对照原文)。

以下译法更贴近原文的意思:“第一最好不发现,免得不由迷上它;第二最好不谙习,免得以后受煎熬。”

可见原诗根本就不是“情歌”,而是名副其实的“道歌”。而且,对于这首道歌的理解,是需要对佛教、尤其是对藏传佛教的基本理解的。作为达赖喇嘛的仓央嘉措,自小受到广泛的宗教教育(其父乃是宁玛伏藏大师仁增•白玛林巴的后人,也是一位修行有成就的密宗师、瑜伽士),15岁正式登上六世达赖喇嘛的法座,更是受到西藏佛教高僧大德严格的宗教教育,因此,他的世界观实则是一种佛教的世界观,这也体现在他的这首诗中,所要传达的是佛教的教义:要想获得相对永恒的幸福,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节制乃至克服自身的欲念。

这些译本中收录的一些作品可能并非仓央嘉措本人所作,就连于道泉自己也直言:「这 62 节歌,据西藏朋友说是第六代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所作。是否是这位喇嘛教皇所作,或到底有几节是他所作,我们现在都无从考证。」

而这些藏文「 仓央嘉措诗歌」的可疑之处,不止来源不明与错乱甚多,在句式、风格上也很不对劲。西藏的上层僧侣和文人,都系统学习过印度诗歌理论著作《诗镜》,照其指导,他们在创作时多使用注重结构和词藻修饰的「 年阿」体。 「仓央嘉措诗歌」的原文却并非如此,而是与西藏的谐体民歌如出一辙。

因此,没有任何可靠证据表明「仓央嘉措诗歌」收录的作品真的是都出自仓央嘉措本人之手。数百年间,在一些可能为仓央嘉措所作诗歌的基础上,西藏人民将一些民歌附于仓央嘉措名下,逐渐成集。把它们看成西藏民间艺人附会到他身上的作品更为合理。

那么,「仓央嘉措诗歌」中有没有哪首诗歌肯定是仓央嘉措所作呢?

据说,藏传佛教格鲁派的高僧们根据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所写的诗句“到理塘转转就回”得到了启示,前往康巴地区理塘(现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找到了仓央嘉措的转世灵童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

由此推断,这首诗歌可能是仓央嘉措的作品,或者是西藏民间艺人根据其原诗演绎而来。

原诗如下:bya-de-khrung-khrung-dkar-mo,gshog-rtSal-nga-la-gyar-dang,thag-ring-rgyang-1a-mi-vgro,li-thang-bskor-nas-slebs-yong.

于道泉汉译本:白色的野鹤啊,请将飞的本领借我一用,我不到远处去耽搁,到理塘去一遭就回来。

王沂暖汉译本:洁白的仙鹤,请把双羽借我,不到远处去飞,只到理塘就回。

庄晶汉译本:洁白的仙鹤,请把双翅借我,不会远走高飞,到理塘转转就回。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西藏文学》(ISSN:1004-1435)2005年05期班丹的文章《琐议《仓央嘉措道歌》篇名、几首道歌译文及其它》、凤凰网的文章《仓央嘉措:我没说过那些情话》和中国新闻网的文章《仓央嘉措诗歌:前辈译错了,我们传错了?》

藏文输入法:
Windows藏文输入法:Windows10开始菜单-设置-时间和语言-语言-添加语言。
班智达藏文输入法:青海师范大学藏文智能信息处理中心研发,支持Windows。
喜马拉雅藏文输入法:微软藏文输入法,支持Windows。
藏大岗杰藏文输入法:西藏大学藏文信息技术研究开发中心研发,支持Windows。
央金藏文输入法:支持Windows。
彭措藏文输入法:暨南大学计算机系研发,支持Windows/macOS/iOS。
同元藏文输入法:支持Window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