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9, 2017

转基因食品安全吗?

中国约80%的进口大豆为转基因大豆。这些大豆主要都被用来榨油(食用油),其余用于豆制品加工等行业。可以说我们吃的豆油、豆腐、豆浆等等绝大部分都是转基因食品。但转基因食品对于人体来说是否安全,目前尚未有定论,还是个未知数。

国内专家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

2013年06月21日央视网有篇报道《中外专家“会诊”转基因食品安全性》,此文中,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认为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他表示,世卫组织的观点表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只会比传统食品更高。

但是,云南财经大学教授、在美国夏威夷大学取得农业与资源经济学博士学位的农业专家顾秀林,坚决反对食用转基因食品。她表示,目前国际机构在转基因食品安全性问题上的态度,都是模棱两可的。她认为,这是一种反常的现象,原因在于“他们不愿说出真相”。

美国、欧洲和日本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

《中外专家“会诊”转基因食品安全性》文中还报道,美国和欧洲日本对转基因食品态度截然对立

美国是转基因食品大国,产品获批通过即可无标上架,但是关于转基因食品的一些调查显示,美国公众对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不是很了解。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75%的美国人希望知道他们吃的是不是转基因食品,但也有21%的人认为不重要。46%的美国人说他们不知道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29%的人说安全,25%的人说不安全。(美国为何大力推广转基因食品,后文有明确说明。)

在欧洲,大多欧洲人拒绝转基因食品。自1998年以来,欧盟便没有批准过任何一种新的转基因食品上市,从而形成了一种“事实上的禁令”。

日本对转基因作物实行严格管理和慎重对待。一项权威的调查显示,82%的日本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持否定态度。日本目前尚未展开转基因农作物的商业种植,但允许进口转基因谷类,以制造食用油、饲料等食品。但日本政府规定,凡转基因食品须附标签。因此,日本商家都不愿在市场上推出转基因食品。此外,日本虽未禁止转基因作物的种植,但相关条例十分严格,给想要在这方面投资的企业带来阻力。

目前已知的转基因食品的危害性

腾讯网的《健康必读:你所不知道的转基因食品的危害》一文中写到:

1998年8月,英国教授普兹泰发现,老鼠食用了转基因土豆之后免疫系统遭到破坏;美国也有一些害虫的天敌因转基因植物致死的报导;2005年5月22日,英国《独立报》又披露了知名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的一份报告,以转基因食品喂养的老鼠出现器官变异和血液成份改变的现象。这些消息在带给全世界震惊的同时,也使更多的人怀疑食用转基因原料制成食品的安全性。

已经发现一种基因工程大豆会引起严重的过敏反应;用基因工程细菌生产的食品添加剂色氨酸曾导致37人死亡和1500多人残废。最近发现,在美国许多超级市场中的牛奶中含有在牧场中施用过的基因工程的牛生长激素。一著名的基因工程公司生产的西红柿耐储藏、便于运输,但它们含有对抗抗生素的抗药基因,这些基因可以存留在人体内。人造的特性和不可避免的不完美会一代一代的流传下去,影响其它有关及无关的生物,它们将永远无法被收回或控制, 后果是目前无法估计的。

转基因食品对动物身体器官的损害,已经被英国知名生物技术公司的一份秘密研究报告证实。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普遍存在以下几方面的怀疑:1、产生毒素或增加食品毒素含量。一些研究学者认为,转基因食品可能增加微量毒素的含量,严重的会导致某些遗传类疾病。2、营养成分减少。英国伦理和毒性中心的试验报告说,转基因食品中对人体有益的成份减少了12%至14%。3、引起人体过敏反应,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而天然食品却不存在以上的缺点,对人体是相对安全的。

我国食品安全专家叶永茂对此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转基因食品在理论上至少存在5大潜在危险:产生毒素,引起人类致癌致畸或基因突变,导致人体产生过敏反应,引起食物营养结构失衡,使人体产生抗药性,使自然和生态环境失衡,现在欧洲许多国家因此抵制转基因食品上市。”

转基因食品更可怕的后果

网上有人发帖说《转基因是消灭中华民族的新式战争》,更有某位从事植物遗传学教学、科研工作多年的专业人员撰文《推广转基因主粮有可能导致种族灭绝 ——给《转基因食品:一种可能的延时性生化武器》》,文中写到:

转基因食品中的外源基因即便不直接侵入人类基因组,外源基因也有可能通过与转基因食品物种原有基因的相互作用产生出人类食物中从未有过的新蛋白或其他次生代谢物质,这种新蛋白或新物质通过食品摄取进入人体后,就有可能对人体生命活动过程产生“物理与化学逻辑‘梗阻’”,或诱导产生生命进化层面的延时性渐进性生殖功能障碍,并最终导致人类生殖功能丧失。
    
上述推测并非杞人忧天。事实上,Jeffrey M Smith的研究已经发现,在老鼠的食品大豆中添加含转基因的成分后,老鼠不仅都产生了莫明其妙的经常性紧张好斗的日常行为变化,而且其肝脏特别是睾丸均呈现病态反应,吃了转基因食物的老鼠繁殖的后代体内不同的部分都也出现了致命的病变,55.6%的小鼠在一出生或是出生3周内就死亡。如果人类在食用某种转基因食品后能够立即呈现出某些明显病变,人类尚有可能通过迅速停止食用该食品而将其危害限制在较小的范围内,不过,当某种转基因食品对人类的生殖伤害一旦呈现多世代的延时性渐进性反应时,人类就不可避免地会迅速走向灭绝。 
   
鉴于食用了转基因大豆的老鼠及其后代出现的令人震惊的延时性伤害,有人认为转基因食品“实际上相当于一个具有延时伤害能力的生化武器”。由于啮齿类动物在形态学和生物化学方面都与人类相似,因此,这个实验结果理应引起人们对转基因食品的高度警觉。

神秘的美国孟山都公司

闹得沸沸扬扬的转基因食品背后,无一例外闪现着一个神秘的商业身影:美国孟山都公司。

孟山都公司(英语:Monsanto Company,NYSE:MON)是一家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其生产的旗舰产品年年春(Roundup)是全球知名的嘉磷塞除草剂,亦是有关产品在全球的最高占有者。该公司目前也是转基因(GE)种子的领先生产商,占据了多种农作物种子70%–100%的市场份额,而在美国本土,更占有整个市场的90%。总部设于美国密苏里州克雷沃克尔。

美国前农业部副部长约翰吉斯卡说,“没有一家公司像孟山都这样,对政府的决策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为了顺利推广它的产品,美国政府甚至将转基因粮食与传统粮食定义为“实质上相同的农作物。”在成就全球种子帝国霸业的过程中,“政府游说”是孟山都公司最擅长而强力的手段。这不仅包括它游说美国政府对其放宽政策限制以及说服美国民众,还在于它通过美国政府,去游说其他国家以克服当地的监管藩篱,防止当地政府采用适当的生物安全政策阻碍它的进入。

以我国为例:2004年2月23日,中国农业部正式发布了《2004年第一批进口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审批情况》的通报,宣布美国孟山都公司申请的5个转基因农产品品系通过安全评价,获得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

但其实早在2002年,孟山都的转基因农产品就已经开始“安全”地进入我国市场。许多发展中国家在进口转基因粮食的时候,为了保证本国人民的安全和健康,规定转基因食品进口前要经过一段时间(约20个月)的安全评价期。所谓安全评价期,就是先让小白鼠吃一段时间,确定没有问题后再进口,所有进口国家无一例外。我国2001年5月23日,由国务院颁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以及2002年3月20日颁布的三个配套法案也同样规定:农业部在批准进口转基因食品之前,需要经过几个阶段的安全评价期。

可是,2002年,美国总统布什却要求中国取消这个安全评价期,理由是会影响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资本周转,给孟山都公司带来巨大损失。于是,如同农业部官员自己所言:“从中美贸易的大局考虑”,“为了不中断(孟山都公司)正常的贸易,农业部采取了临时管理措施。”所谓“临时管理措施”,便是取消进口美国转基因大豆的安全评价期,使中国成为当时全世界唯一进口转基因粮食不需要安全检测期的国家。

通过不断地游说政府,对消费者洗脑,对农业生产者施压,去推动本国农业的商业化,孟山都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此后,孟山都再进一步通过世界游说,控制市场和更为深入的消费者洗脑,将商品贸易范围不断扩充到全球。

粮种对一个国家而言,并不仅仅是未来作物和粮食之源,也是粮食产业安全的终极标志。但在孟山都的游说之下,美国知识产权制度正在通过世贸组织的知识产权协定推广开来,允许企业篡取粮种通用知识和技术并以宣布专利的方式将其垄断。久而久之,这就导致孟山都这类企业对粮种本身的垄断。

虽然孟山都的转基因技术,可以让作物的产量提高,并节约生产成本,但前提是农民必须每年都掏钱向它购买新的种子,其专利费就高达购买成本的30%。在美国,依照规定,孟山都对未经允许播种该公司种子的农民每公顷可以处以1200美元的罚款。它还通过与其有业务联系的种子、除草剂、农药销售商,甚至动用私人侦探对农民进行监督。就算农民私自留下种子,准备来年再种,但这样生长出来的农作物也将一代不如一代。而它的“技术保护系统”甚至可以让作物不结籽,或自己杀死胚芽。不仅如此,它还通过“捆绑销售”,要求购买种子,就必须同时购买它的“农达”除草剂。而这种除草剂属于广杀普灭性,除植入了“抗农达”基因的转基因农作物以外,几乎可以杀死所有的植物,并且会在土壤里面残留很长时间。因此,在种植了转基因农作物之后想再转回种植传统农作物已经不可能了。事实上,这破坏了已经延续了几千年的农民与土地之间的共生关系。

由孟山都发明的“迪卡007”玉米,从2001年开始,就已经在广西开始推广种植了,时至今日,已经深受广西农民喜爱。“迪卡007”玉米属于常规杂交玉米,类似我们的超级杂交水稻,具有高产稳产、抗旱耐瘠等特性,很适合在广西种植。它跟大部分杂交农产品一样,无法自己留种,因此,玉农每年都只有向孟山都公司购买新种子。它的升级产品“迪卡008”玉米于2008年也通过了广西自治区农业部门的审定,其特点更是成本低,产量大,同样也无法自己留种。关键是,目前孟山都公司并不向广西农民收取种子的专利费,成本费也很低。

翻开孟山都的世界营销史册,可以发现目前在中国的“零利润”推广手段与它过去在阿根廷和巴西的营销手法如出一辙。

孟山都把转基因玉米种子带到阿根廷的时候,很快便被大多数农民所接受,它当时对市场上的盗版种子交易不闻不问,对农民私藏种子,种植下一代假装看不见。直到转基因玉米市场份额占到了99%,全面控制了阿根廷的玉米市场之后,孟山都才“睁开双眼”,强制使用种子专利权,使阿根廷的玉农面临法律的诉讼和高额的专利赔偿费。

巴西也上演了相同的一幕。巴西政府一直禁止种植转基因大豆,但从上个世纪末,巴西南部就有大片的土地被偷偷种上了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2003年,巴西的种植面积已经很大了的时候,孟山都站了出来,开始向巴西的豆农收取高额专利费。因为一旦种上了转基因种子,种植者基本无法放弃。

劣迹斑斑的孟山都

《恩道尔:神奇的孟山都公司》文中写到:1994年孟山都没有经过毒性试验,就把第一种转基因西红柿投放到市场,后来不得已悄悄地撤下了。1994年还有第一个和食物有关的转基因产品 ——Posilac奶牛生长激素,作为第一种生物技术产品获准在美国用于商业销售,后来的事实证明那东西严重危害健康,却被孟山都公司百般阻挠不许公布真相,直到10年后,2004年,激素牛奶的问题才被正式“认定”,那时候孟山都早已不干这行了,全部转向农作物的种子业务都有好多年了。

《孟山都眼中的世界》(法语:Le Monde Selon Monsanto)是由法国记者玛丽-莫尼克·罗宾(Marie-Monique Robin)于2008年制作,描述孟山都公司种种恶劣行为的电影。这部电影在Arte TV上放映。在片中,罗宾展示了她三年来在美国、英国、印度、墨西哥,以及巴拉圭等国调查得到的结果,以及采访数十个科学家、民间运动者,以及普通农民的访谈实录。

此影片更重要的是点出跨国企业如何向政府施压来伪造食品安全的实验结果及报告,其对象从美国到英国以及巴拉圭政府高层皆有,就连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也不得不低头。

在《孟山都眼中的世界》的纪录片中揭露了孟山都公司的许多被掩盖的真相。在孟山都发家之时,它推出的橘剂(落叶剂)生化武器在越战中被美军大量使用,以对付丛林中的抵抗战士。橙剂含有剧毒成分“戴奥辛”,它不仅至今仍对越南民众产生遗害,同时对一部分参加越战的美国士兵也造成严重伤害。结果导致当地人和动植物蒙受了巨大的生态浩劫。当然,孟山都肯定没想把当地的生态弄得一团糟,但悲惨的历史就是他们的所作所为。这部纪录片揭露,孟山都长期隐瞒“戴奥辛”会致癌的事实,与美国政府串通,逃避自己的责任,包括逃避对受害美军士兵的救治和赔偿,并且到今天都不予承认和补偿。

多氯化联苯(PCB)是孟山都公司的另一大创举,几十年来都是生产润滑材料、增塑剂、杀菌剂、热载体及变压器油等的理想原料。美国的多个地方都有孟山都的工厂,生产这种化学产品。可谁能想到,在这些工厂周围的居民,癌症、糖尿病等患病率却也几十年来出奇地高。孟山都工厂旁的一条渠中正向外部排放着含有PCB的污水,但却没有一个警示牌说“此水有毒”。后来,根据解密(注意,是解密)的孟山都公司内部绝密资料显示,孟山都内部的科学家做过许多与PCB有关的致病实验。例如,他们曾把一些鱼投入那条排放工厂污水的渠中(叫做Snow Creek,雪溪渠),结果这些鱼在三分半内全部死亡。还有一些资料,说明孟山都十分清楚PCB的巨大毒性,比如它作为现存的最有危害的的致癌因子之一,已经从那几个美国工厂,扩散到了全世界,几乎所有的人、动物和植物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了PCB的残留。解密报告还曾提到,某年月日,两名工人在修理泄露的PCB传输管道,结果出现了肝炎症状。这些关于PCB剧毒性的事实,都是在孟山都的绝密档案中记载的。他们之所以不愿公之于众的原因,就是因为避免生意上受到损失——只要多卖出一天PCB,孟山都就会有一天巨额收入。

后来美国法律做出了裁决,孟山都赔偿当地逾万名受PCB感染者七亿美元。很多当地人体内部PCB含量以超过一般人的200-500倍,但最可悲的是,公司的高层人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不久,孟山都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并推出主打产品——“农达”,并最终获得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农达”的成功,除了其药效明显,可以高效去杂草,使得农民更专注于提高作物产量之外,还有另外重要的一点——以前的“农达”包装上,底部有一个大字“biodegradable”,意为“生物可降解的”,换句话说,“农达”就应该是环境友好的,对生物几乎没有侵害和毒性的。在一个广告中,一只小狗叼着“农达”除草剂,将杂草除掉,挖开土,叼出下面的骨头啃,以说明这款除草剂对生物是安全无害的。但实际上呢?根据孟山都公司自己进行的内部实验,“农达”在28天里,只有2%的成分能够分解。最要命的是,科学家发现“农达”本身具有高毒性,甚至已经确证了这种除草剂的成分,干扰了动物受精卵的正常分裂,可以说,“‘农达’激发了细胞癌化的第一阶段。虽然我们还不能说这时已经发生了癌症,因为要等30-40年后,癌症才能表现出来。”(——法国生物科学家罗伯特·贝尔)

孟山都公司能对公众严格保密PCBs(多氯联苯)的毒性,60年代的PCBs问题到2002年才被美国报纸揭出来,用了40多年,难道就不能同样对公众严格保密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   

2 comments

  1. 在我朝谈什么食品安全

  2. 现在的食品 哎 没什么安全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