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2, 2019

轉基因食品安全嗎?

中國約80%的進口大豆為轉基因大豆。這些大豆主要都被用來榨油(食用油),其餘用於豆製品加工等行業。可以說我們吃的豆油、豆腐、豆漿等等絕大部分都是轉基因食品。但轉基因食品對於人體來說是否安全,目前尚未有定論,還是個未知數。

國內專家對轉基因食品的態度

2013年06月21日央視網有篇報道《中外專家“會診”轉基因食品安全性》,此文中,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院長羅雲波認為轉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他表示,世衛組織的觀點表明,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只會比傳統食品更高。

但是,雲南財經大學教授、在美國夏威夷大學取得農業與資源經濟學博士學位的農業專家顧秀林,堅決反對食用轉基因食品。她表示,目前國際機構在轉基因食品安全性問題上的態度,都是模稜兩可的。她認為,這是一種反常的現象,原因在於“他們不願說出真相”。

美國、歐洲和日本對轉基因食品的態度

《中外專家“會診”轉基因食品安全性》文中還報道,美國和歐洲日本對轉基因食品態度截然對立

美國是轉基因食品大國,產品獲批通過即可無標上架,但是關於轉基因食品的一些調查顯示,美國公眾對轉基因食品安全問題不是很了解。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75%的美國人希望知道他們吃的是不是轉基因食品,但也有21%的人認為不重要。46%的美國人說他們不知道轉基因食品是否安全,29%的人說安全,25%的人說不安全。(美國為何大力推廣轉基因食品,後文有明確說明。)

在歐洲,大多歐洲人拒絕轉基因食品。自1998年以來,歐盟便沒有批准過任何一種新的轉基因食品上市,從而形成了一種“事實上的禁令”。

日本對轉基因作物實行嚴格管理和慎重對待。一項權威的調查顯示,82%的日本消費者對轉基因作物持否定態度。日本目前尚未展開轉基因農作物的商業種植,但允許進口轉基因穀類,以製造食用油、飼料等食品。但日本政府規定,凡轉基因食品須附標籤。因此,日本商家都不願在市場上推出轉基因食品。此外,日本雖未禁止轉基因作物的種植,但相關條例十分嚴格,給想要在這方面投資的企業帶來阻力。

目前已知的轉基因食品的危害性

騰訊網的《健康必讀:你所不知道的轉基因食品的危害》一文中寫到:

1998年8月,英國教授普茲泰發現,老鼠食用了轉基因土豆之後免疫系統遭到破壞;美國也有一些害蟲的天敵因轉基因植物致死的報導;2005年5月22日,英國《獨立報》又披露了知名生物技術公司“孟山都”的一份報告,以轉基因食品餵養的老鼠出現器官變異和血液成份改變的現象。這些消息在帶給全世界震驚的同時,也使更多的人懷疑食用轉基因原料製成食品的安全性。

已經發現一種基因工程大豆會引起嚴重的過敏反應;用基因工程細菌生產的食品添加劑色氨酸曾導致37人死亡和1500多人殘廢。最近發現,在美國許多超級市場中的牛奶中含有在牧場中施用過的基因工程的牛生長激素。一著名的基因工程公司生產的西紅柿耐儲藏、便於運輸,但它們含有對抗抗生素的抗藥基因,這些基因可以存留在人體內。人造的特性和不可避免的不完美會一代一代的流傳下去,影響其它有關及無關的生物,它們將永遠無法被收回或控制, 後果是目前無法估計的。

轉基因食品對動物身體器官的損害,已經被英國知名生物技術公司的一份秘密研究報告證實。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普遍存在以下幾方面的懷疑:1、產生毒素或增加食品毒素含量。一些研究學者認為,轉基因食品可能增加微量毒素的含量,嚴重的會導致某些遺傳類疾病。2、營養成分減少。英國倫理和毒性中心的試驗報告說,轉基因食品中對人體有益的成份減少了12%至14%。3、引起人體過敏反應,造成不可預知的後果。而天然食品卻不存在以上的缺點,對人體是相對安全的。

我國食品安全專家葉永茂對此也提出了自己的觀點:“轉基因食品在理論上至少存在5大潛在危險:產生毒素,引起人類致癌致畸或基因突變,導致人體產生過敏反應,引起食物營養結構失衡,使人體產生抗藥性,使自然和生態環境失衡,現在歐洲許多國家因此抵制轉基因食品上市。”

轉基因食品更可怕的後果

網上有人發帖說《轉基因是消滅中華民族的新式戰爭》,更有某位從事植物遺傳學教學、科研工作多年的專業人員撰文《推廣轉基因主糧有可能導致種族滅絕 ——給《轉基因食品:一種可能的延時性生化武器》》,文中寫到:

轉基因食品中的外源基因即便不直接侵入人類基因組,外源基因也有可能通過與轉基因食品物種原有基因的相互作用產生出人類食物中從未有過的新蛋白或其他次生代謝物質,這種新蛋白或新物質通過食品攝取進入人體後,就有可能對人體生命活動過程產生“物理與化學邏輯‘梗阻’”,或誘導產生生命進化層面的延時性漸進性生殖功能障礙,並最終導致人類生殖功能喪失。
    
上述推測並非杞人憂天。事實上,Jeffrey M Smith的研究已經發現,在老鼠的食品大豆中添加含轉基因的成分後,老鼠不僅都產生了莫明其妙的經常性緊張好鬥的日常行為變化,而且其肝臟特別是睾丸均呈現病態反應,吃了轉基因食物的老鼠繁殖的後代體內不同的部分都也出現了致命的病變,55.6%的小鼠在一出生或是出生3周內就死亡。如果人類在食用某種轉基因食品後能夠立即呈現出某些明顯病變,人類尚有可能通過迅速停止食用該食品而將其危害限制在較小的範圍內,不過,當某種轉基因食品對人類的生殖傷害一旦呈現多世代的延時性漸進性反應時,人類就不可避免地會迅速走向滅絕。 
   
鑒於食用了轉基因大豆的老鼠及其後代出現的令人震驚的延時性傷害,有人認為轉基因食品“實際上相當於一個具有延時傷害能力的生化武器”。由於嚙齒類動物在形態學和生物化學方面都與人類相似,因此,這個實驗結果理應引起人們對轉基因食品的高度警覺。

神秘的美國孟山都公司

鬧得沸沸揚揚的轉基因食品背後,無一例外閃現着一個神秘的商業身影:美國孟山都公司。

孟山都公司(英語:Monsanto Company,NYSE:MON)是一家跨國農業生物技術公司,其生產的旗艦產品年年春(Roundup)是全球知名的嘉磷塞除草劑,亦是有關產品在全球的最高佔有者。該公司目前也是轉基因(GE)種子的領先生產商,佔據了多種農作物種子70%–100%的市場份額,而在美國本土,更佔有整個市場的90%。總部設於美國密蘇里州克雷沃克爾。

美國前農業部副部長約翰吉斯卡說,“沒有一家公司像孟山都這樣,對政府的決策產生如此大的影響!”為了順利推廣它的產品,美國政府甚至將轉基因糧食與傳統糧食定義為“實質上相同的農作物。”在成就全球種子帝國霸業的過程中,“政府遊說”是孟山都公司最擅長而強力的手段。這不僅包括它遊說美國政府對其放寬政策限制以及說服美國民眾,還在於它通過美國政府,去遊說其他國家以克服當地的監管藩籬,防止當地政府採用適當的生物安全政策阻礙它的進入。

以我國為例:2004年2月23日,中國農業部正式發布了《2004年第一批進口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審批情況》的通報,宣布美國孟山都公司申請的5個轉基因農產品品系通過安全評價,獲得了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

但其實早在2002年,孟山都的轉基因農產品就已經開始“安全”地進入我國市場。許多發展中國家在進口轉基因糧食的時候,為了保證本國人民的安全和健康,規定轉基因食品進口前要經過一段時間(約20個月)的安全評價期。所謂安全評價期,就是先讓小白鼠吃一段時間,確定沒有問題後再進口,所有進口國家無一例外。我國2001年5月23日,由國務院頒布的《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條例》,以及2002年3月20日頒布的三個配套法案也同樣規定:農業部在批准進口轉基因食品之前,需要經過幾個階段的安全評價期。

可是,2002年,美國總統布什卻要求中國取消這個安全評價期,理由是會影響美國孟山都公司的資本周轉,給孟山都公司帶來巨大損失。於是,如同農業部官員自己所言:“從中美貿易的大局考慮”,“為了不中斷(孟山都公司)正常的貿易,農業部採取了臨時管理措施。”所謂“臨時管理措施”,便是取消進口美國轉基因大豆的安全評價期,使中國成為當時全世界唯一進口轉基因糧食不需要安全檢測期的國家。

通過不斷地遊說政府,對消費者洗腦,對農業生產者施壓,去推動本國農業的商業化,孟山都完成了資本原始積累。此後,孟山都再進一步通過世界遊說,控制市場和更為深入的消費者洗腦,將商品貿易範圍不斷擴充到全球。

糧種對一個國家而言,並不僅僅是未來作物和糧食之源,也是糧食產業安全的終極標誌。但在孟山都的遊說之下,美國知識產權制度正在通過世貿組織的知識產權協定推廣開來,允許企業篡取糧種通用知識和技術並以宣布專利的方式將其壟斷。久而久之,這就導致孟山都這類企業對糧種本身的壟斷。

雖然孟山都的轉基因技術,可以讓作物的產量提高,並節約生產成本,但前提是農民必須每年都掏錢向它購買新的種子,其專利費就高達購買成本的30%。在美國,依照規定,孟山都對未經允許播種該公司種子的農民每公頃可以處以1200美元的罰款。它還通過與其有業務聯繫的種子、除草劑、農藥銷售商,甚至動用私人偵探對農民進行監督。就算農民私自留下種子,準備來年再種,但這樣生長出來的農作物也將一代不如一代。而它的“技術保護系統”甚至可以讓作物不結籽,或自己殺死胚芽。不僅如此,它還通過“捆綁銷售”,要求購買種子,就必須同時購買它的“農達”除草劑。而這種除草劑屬於廣殺普滅性,除植入了“抗農達”基因的轉基因農作物以外,幾乎可以殺死所有的植物,並且會在土壤裡面殘留很長時間。因此,在種植了轉基因農作物之後想再轉回種植傳統農作物已經不可能了。事實上,這破壞了已經延續了幾千年的農民與土地之間的共生關係。

由孟山都發明的“迪卡007”玉米,從2001年開始,就已經在廣西開始推廣種植了,時至今日,已經深受廣西農民喜愛。“迪卡007”玉米屬於常規雜交玉米,類似我們的超級雜交水稻,具有高產穩產、抗旱耐瘠等特性,很適合在廣西種植。它跟大部分雜交農產品一樣,無法自己留種,因此,玉農每年都只有向孟山都公司購買新種子。它的升級產品“迪卡008”玉米於2008年也通過了廣西自治區農業部門的審定,其特點更是成本低,產量大,同樣也無法自己留種。關鍵是,目前孟山都公司並不向廣西農民收取種子的專利費,成本費也很低。

翻開孟山都的世界營銷史冊,可以發現目前在中國的“零利潤”推廣手段與它過去在阿根廷和巴西的營銷手法如出一轍。

孟山都把轉基因玉米種子帶到阿根廷的時候,很快便被大多數農民所接受,它當時對市場上的盜版種子交易不聞不問,對農民私藏種子,種植下一代假裝看不見。直到轉基因玉米市場份額佔到了99%,全面控制了阿根廷的玉米市場之後,孟山都才“睜開雙眼”,強制使用種子專利權,使阿根廷的玉農面臨法律的訴訟和高額的專利賠償費。

巴西也上演了相同的一幕。巴西政府一直禁止種植轉基因大豆,但從上個世紀末,巴西南部就有大片的土地被偷偷種上了孟山都的轉基因大豆。2003年,巴西的種植面積已經很大了的時候,孟山都站了出來,開始向巴西的豆農收取高額專利費。因為一旦種上了轉基因種子,種植者基本無法放棄。

劣跡斑斑的孟山都

《恩道爾:神奇的孟山都公司》文中寫到:1994年孟山都沒有經過毒性試驗,就把第一種轉基因西紅柿投放到市場,後來不得已悄悄地撤下了。1994年還有第一個和食物有關的轉基因產品 ——Posilac奶牛生長激素,作為第一種生物技術產品獲准在美國用於商業銷售,後來的事實證明那東西嚴重危害健康,卻被孟山都公司百般阻撓不許公布真相,直到10年後,2004年,激素牛奶的問題才被正式“認定”,那時候孟山都早已不幹這行了,全部轉向農作物的種子業務都有好多年了。

《孟山都眼中的世界》(法語:Le Monde Selon Monsanto)是由法國記者瑪麗-莫尼克·羅賓(Marie-Monique Robin)於2008年製作,描述孟山都公司種種惡劣行為的電影。這部電影在Arte TV上放映。在片中,羅賓展示了她三年來在美國、英國、印度、墨西哥,以及巴拉圭等國調查得到的結果,以及採訪數十個科學家、民間運動者,以及普通農民的訪談實錄。

此影片更重要的是點出跨國企業如何向政府施壓來偽造食品安全的實驗結果及報告,其對象從美國到英國以及巴拉圭政府高層皆有,就連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也不得不低頭。

在《孟山都眼中的世界》的紀錄片中揭露了孟山都公司的許多被掩蓋的真相。在孟山都發家之時,它推出的橘劑(落葉劑)生化武器在越戰中被美軍大量使用,以對付叢林中的抵抗戰士。橙劑含有劇毒成分“戴奧辛”,它不僅至今仍對越南民眾產生遺害,同時對一部分參加越戰的美國士兵也造成嚴重傷害。結果導致當地人和動植物蒙受了巨大的生態浩劫。當然,孟山都肯定沒想把當地的生態弄得一團糟,但悲慘的歷史就是他們的所作所為。這部紀錄片揭露,孟山都長期隱瞞“戴奧辛”會致癌的事實,與美國政府串通,逃避自己的責任,包括逃避對受害美軍士兵的救治和賠償,並且到今天都不予承認和補償。

多氯化聯苯(PCB)是孟山都公司的另一大創舉,幾十年來都是生產潤滑材料、增塑劑、殺菌劑、熱載體及變壓器油等的理想原料。美國的多個地方都有孟山都的工廠,生產這種化學產品。可誰能想到,在這些工廠周圍的居民,癌症、糖尿病等患病率卻也幾十年來出奇地高。孟山都工廠旁的一條渠中正向外部排放着含有PCB的污水,但卻沒有一個警示牌說“此水有毒”。後來,根據解密(注意,是解密)的孟山都公司內部絕密資料顯示,孟山都內部的科學家做過許多與PCB有關的致病實驗。例如,他們曾把一些魚投入那條排放工廠污水的渠中(叫做Snow Creek,雪溪渠),結果這些魚在三分半內全部死亡。還有一些資料,說明孟山都十分清楚PCB的巨大毒性,比如它作為現存的最有危害的的致癌因子之一,已經從那幾個美國工廠,擴散到了全世界,幾乎所有的人、動物和植物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了PCB的殘留。解密報告還曾提到,某年月日,兩名工人在修理泄露的PCB傳輸管道,結果出現了肝炎癥狀。這些關於PCB劇毒性的事實,都是在孟山都的絕密檔案中記載的。他們之所以不願公之於眾的原因,就是因為避免生意上受到損失——只要多賣出一天PCB,孟山都就會有一天巨額收入。

後來美國法律做出了裁決,孟山都賠償當地逾萬名受PCB感染者七億美元。很多當地人體內部PCB含量以超過一般人的200-500倍,但最可悲的是,公司的高層人士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不久,孟山都公司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並推出主打產品——“農達”,並最終獲得了巨大的市場份額。“農達”的成功,除了其藥效明顯,可以高效去雜草,使得農民更專註於提高作物產量之外,還有另外重要的一點——以前的“農達”包裝上,底部有一個大字“biodegradable”,意為“生物可降解的”,換句話說,“農達”就應該是環境友好的,對生物幾乎沒有侵害和毒性的。在一個廣告中,一隻小狗叼着“農達”除草劑,將雜草除掉,挖開土,叼出下面的骨頭啃,以說明這款除草劑對生物是安全無害的。但實際上呢?根據孟山都公司自己進行的內部實驗,“農達”在28天里,只有2%的成分能夠分解。最要命的是,科學家發現“農達”本身具有高毒性,甚至已經確證了這種除草劑的成分,干擾了動物受精卵的正常分裂,可以說,“‘農達’激發了細胞癌化的第一階段。雖然我們還不能說這時已經發生了癌症,因為要等30-40年後,癌症才能表現出來。”(——法國生物科學家羅伯特·貝爾)

孟山都公司能對公眾嚴格保密PCBs(多氯聯苯)的毒性,60年代的PCBs問題到2002年才被美國報紙揭出來,用了40多年,難道就不能同樣對公眾嚴格保密轉基因食品的安全問題?   

Related Post

2 comments

  1. 在我朝談什麼食品安全

  2. 現在的食品 哎 沒什麼安全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