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8, 2019

成語典故: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成語詞目: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成語出處:《國語· 周語上》

  厲王虐,國人謗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衛巫,使監謗者。以告,則殺之。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謗矣,乃不敢言。”
  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聽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獻詩;瞽獻曲;史獻書;師箴;瞍賦;蒙誦;百工諫;庶人傳語;近臣盡規;親戚補察;瞽史教誨;耆艾修之;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
  民之有口,猶土之有山川也,財用於是乎出;猶其原隰之有衍沃也,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敗於是乎興。行善而備敗,其所以阜財用衣食者也。夫民慮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與能幾何?”
  王弗聽,於是國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於彘。

成語故事:

西周末年,周厲王在位,他重用奸佞榮夷公,不聽周公、召公等賢臣的勸阻,實行殘暴的政策,霸佔了一切湖泊、河流,不準人民利用這些天然資源謀生。還勒索財物,虐待人民。於是朝政更加腐敗,國勢日益衰落。

周厲王的暴虐,引起了國都里的有些人的憤慨,他們不顧生命危險,公開指責厲王無道。召公報告說:“民不堪命矣!”厲王大怒,他找來一名衛國巫師,派他監視公開指責自己的人。那巫者將指責的人報告厲王,厲王就逮捕他們,然後殘忍地殺害。從此,國都里再也沒有人批評時政了,路上熟人相遇時,都彼此用眼睛互相望一望而已。厲王高興極了,洋洋得意地對召公說:“吾能弭謗矣,乃不敢言。” 召公痛苦地說:“是鄣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雍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庶人傳語,近臣盡規,親戚補察,瞽、史教誨,耆艾修之,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也,猶土之有山川也,財用於是乎出。猶其有原隰衍沃也,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敗於是乎興。行善而備敗,所以阜財用衣食者也。夫民慮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與能幾何?”周厲王不聽召公的逆爾忠言,繼續實行暴政。

過了三年(公元前841年),人民終於忍無可忍,舉行了一次大規模的起義。人民圍攻王宮,要殺厲王。厲王得知風聲,慌慌忙忙帶了一批人逃命,一直逃過黃河,到了彘(音zhì,今山西霍縣東北)地方才停下來。人民攻入王宮,沒有搜到厲王。有人探知王子靖逃到召公家躲了起來,於是,又圍住召公家,要召公交出王子。召公沒辦法,只好把自己的兒子冒充太子送出去,才算把王子保護了下來。這場起義史稱“國人暴動”。經大臣們商議,由召公和另一個大臣周公主持貴族會議,暫時代替周厲王行使職權,史稱“共和行政”。共和行政維持了十四年之後,周厲王在彘死去。大臣們立太子姬靜即位,史稱周宣王。宣王在政治上比較開明,得到不少人的支持。經過這一場國人暴動,西周元氣大傷,不久便滅亡了,中國歷史也由此進入戰亂頻繁的東周時期,即春秋戰國時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