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3, 2017

中德“拼爹”有何不同?

中德“拼爹”有何不同?

留德学者杨佩昌博士访谈录

 

一、谁才是真正的卖国贼?

北斗星网赵宗利问(以下简称赵问):杨先生,作为一个中国人,同时又是留德学者,您对德国评价那么高,您介意有些人把您视为汉奸吗,您怎样看待这样的评价呢?

杨佩昌答:(微笑)讲两点。第一点,几乎没有听人叫过我汉奸。第二点,对德国评价高,是因为中国和德国之间确实存在差距,评价高的目的是希望把德国的东西应用到中国,从德国学到好的东西。就像两个人似的,有个人做得很好,做得比我好,我是应该批评他还是表扬他呢?讲他好的目的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我想向他学习。
如果人家本来就做得比你好,你还去批评他,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批评的目的是使人进步,德国就已经很进步了,你批评德国是为了它进步吗?这显然是可笑的事情。至于汉奸,我很高兴能成为“汉奸”,因为这个时代是非颠倒,汉奸没准是个褒义词。一般来说,汉奸跟卖国是联系在一起的。我们这些被叫“汉奸”的人,实际上,第一没有卖国的意愿,第二也没有可能去卖国。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我们这种人为什么卖国,卖国的理由是什么呢?我们并不恨这个国家,并不恨这个民族,为什么卖它呢?第二,我们手上一无所有,我们拿什么去卖啊,对不对?真正有能力去卖国的是什么人呢,是那些能够把中国的民脂民膏搜刮到自己手上,然后把它弄出去,存到国外的银行,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送到国外,把自己的家安到国外的人,那些人才真正有可能卖国,把他们称为汉奸才叫名副其实。

二、社会主义早已在德国实现

赵问:您在德国生活了这么多年,德国的社会性格和民族性格已经给了您非常深刻的印象,您认为德国社会是个怎样的存在,他们的民富国强是怎么来的?

杨佩昌答:德国是一个什么国家?这样跟你讲,如果说世界上有一种社会叫社会主义的话,那么我想德国早已实现了。事实上,社会主义是不存在的,那么我们换个说法,叫社会的公平正义。德国是一个非常具有社会公义的国家,它的蛋糕切分非常合理。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中德拚爹的性质不同

第一,在这个社会,人人的机会是均等的。不会说有些人有特殊机会,有些人没有,不会是这样的。我这么多年在德国的生活感受是,德国人只要努力、奋斗,就能得到应得的。唯一的差别就是能力,在同等条件下,如果你奋斗我也奋斗,大家奋斗的程度一样,获得的结果不一样,只能是因为能力不一样。但是在某些国家,即使你有天大的能力,即使你很努力很勤奋,但是你敌不过有些人,他只须拿个文件批一下,几亿甚至几十亿就得来了。我记得某个官员曾经说:德国也有拼爹现象。“也”字用得好啊,他承认中国存在拼爹现象。德国的拼爹跟中国的拼爹完全两回事,德国的拼爹是说,爹稍微有钱,受教育程度高一些,那么子女受的教育会好一些,或者说受到的熏陶更多一些。如果父母有更多能力,会教子女更多的知识或让孩子长更多见识。而中国的拼爹是什么呢,第一是拼亲爹,爹有多大能力,就直接给他弄一个副市长、县长当当,很简单给子女一个官位,这就跟德国很不一样了;第二是拼干爹,就是跟干爹一上床,干爹就会把支票给她一开,她就会名包一挎,开上玛莎拉蒂。这叫拚干爹。所以说,中国和德国的拼爹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德国没有明显的贫富差距

第二,德国社会基本上是公平的,公平是怎么反映出来的呢?譬如说人与人之间,你有很多钱,而我则穷得叮当响,这在德国是不会有的。德国有非常完善的社保制度,这个制度确保作为一个人的存在,就能够有尊严地生活,不会说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当然德国有没有乞丐呢?可以说有,但是非常少。他们是有生活保障的,行乞就好象行为艺术一样,他们用行为艺术来挣钱,譬如说站在大街上,搞一个打扮—很酷的打扮,然后站在那里半天不动,或者弹奏乐曲什么的,只要和他照像,那就要给他钱。而我们理解呢,只要是站在大街上拿个装钱的兜子,那就是乞丐在乞讨。在他们那里叫行为艺术(赵: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这是一种劳动手段,因为这也是付出劳动啊!所以说德国没有明显的贫富差距,不会有谁强到哪儿去,有谁差到哪儿去,那种情形非常罕见。

德国没有城乡差别

第三,德国没有城乡差距,不象某些国家有农民和居民之分,居民能够享受一些特殊的受教育机会,农民就不能,农村户口、居民户口这些东西太奇怪了,这是奴隶社会的做法。实际上德国人的身份证上,没有农民、居民之分,没有户口本之类的,没这类的划分。德国人要到哪儿去住,随便。你可以完全自由地迁徙流动,但有一点,去哪儿居住,你必须到那个城市的市政厅做个登记,这个叫报户口,报户口不是强制性的,而是鼓励性的,报户口有什么好处呢,譬如说,你在这个城市打工,工卡与往来信件就可以通过登记的地址寄给你。再譬如你的水电费、手机费等费用通知单也可以定期寄给你。这种鼓励性的户口登记,是对你有利的。再说城乡之间,事实上在德国,住在乡下的都是比较富裕的人,钱相对少点的都集中在城市里边。城里城外的情形跟我们正好相反,要说城里人有钱,乡下人没钱,这个社会不应该是这样的,城乡之间不应该有本质或原则上的差别。

三、严谨认真是德国的形象品牌,是德国的核心竞争力

赵问:德国人以严谨认真天下闻名,他们的做法如果在大陆,我们中某些人会笑破肚皮,我们应该怎样看待他们的认真,作为中国人,应该学习他们的哪些东西?

杨佩昌答:德国人的认真和严谨是全世界闻名的,我们中国人自以为聪明,常嘲笑德国人太刻板了。其实这正是德国人的核心价值所在。这种严谨认真使他们做事一丝不苟。譬如说去会见客人,他们说好几点就几点,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晚到那是迟到,早到是很好的事情。对德国人来讲,早到也是不对的,不严谨。约你两点,你一点半来,主人会说“我还没准备好啊”,这时你来我不欢迎你,不接待你。约你两点,你就应该两点来。这就是他们的严谨与认真的一个写照。

他们做事情时的严谨认真,表现出来就是讲诚信、讲规矩,严谨,做事靠谱。譬如在工厂,说有几道工序就有几道工序,他们肯定不会偷懒,不会去走捷径。他们的严谨认真,日积月累,就养成了他们的民族品格。这种品格在全世界传播之后,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于是德国人的形象就塑造出来,核心竞争力就打造出来了。打造出来之后的结果是什么呢?只要跟德国人打交道,你就知道德国人靠谱、可信,在这点上你不用去担心什么,这无形中减少了一些成本,什么成本呢?譬如说,你同时跟两个国家的人打交道,一个是其他国家,一个是德国,你肯定不会考虑德国人会不会骗人,要去考察考察他,跟另外一个国家呢?你就要花费很多时间考察这个人行还是不行,这就增加了很多的成本。那么,跟德国人打交道,基本上考虑产品价格就可以了,人肯定不会欺骗你,质量肯定靠谱。需要考虑的就只是他的价格我能不能承受。但是跟别国的人打交道,价格之外的其他几个因素,你都要考虑,对不对?人品怎么样,产品质量到底怎么样?过不过关,我没用怎么知道?价格我也要谈一谈啊,价格之中水分多不多?而德国产品你就不用担心,它是有什么质量就有什么样的价格,一分钱一分货。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严谨认真为什么是德国人的核心竞争力。

四、政府是社会公平的调节者

这个国家为什么能做到民富国强呢?原因很简单,是因为德国政府太靠谱了。这个国家的政府怎么做呢?税收做到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有多少税收,他们大都用来返还到老百姓身上,等于是社会公平的调节者。政府拿到税收了,做二次分配,让老百姓,让其他的弱势群体有更多的受益;或是让弱势产业、需要得到扶持的产业得到支持;或是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得到帮助。德国政府就是这样一种社会公平调节者的角色。

没有,完全没有三公消费!

这个国家是没有三公消费的,没有,完全没有!公款吃喝,政府官员完全是没有这个东西的!德国官员请吃饭,一定是他自己掏腰包,不会开发票,没用的!公款旅游更不可能,公款出国、公款泡妞、公款交通,在德国根本不可能。因为在德国,只有总理还有正部长一级的官员才有专车,象德国总理,上班时间用车,下班之后就不能用公车了,用了之后怎么办?自己掏钱!所以说这个国家公务员的成本非常低。行政开支很少。那么,绝大多数的开支都用在人民生活上了。故而只要经济发展起来,人民跟上经济发展的节奏,富裕就理所当然了。人民富裕,国家跟着富强,这是毫无问题的。相反呢,有些国家却是“取之愚民,用之移民”,取之愚民,愚弄的愚,用之移民,他们用来移民国外了。对比反差太大了。在这种国家,老百姓要想富裕,只能去偷奸耍滑、偷鸡摸狗,鸡鸣狗盗,你只能去比谁更奸诈才能生存下来。于是这个国家的社会道德就滑坡了,到处充满着欺诈,不讲信用,道德伦理、道德防线就全崩溃了。这为什么呢?这都是逼的啊!

在德国骂谁最安全?

赵问:在现实条件下,德国等西方国家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借鉴,其中切实可行的有哪些,有没有可以值得我们长期借鉴的东西?

杨佩昌答:德国需要我们学的东西有很多,可以说多如牛毛,我觉得学几点就可以了,第一是,这个国家讲法治,尊重宪法,这一点非常重要。无论哪个党派、社会团体、个人还是政府,对宪法的那份尊重,你都想象不到。在他们的信念之中,宪法是一种法治精神的共识。你认可,我也认可,大家都认可之后凝聚起来的。而有些国家的宪法是强加于人的,人民不见得认可。尽管是强加于人的,他们也不遵守、不实施,他们还说人民有这样的自由、那样的自由,实际上哪种自由都没有。基本上属于胡说八道。德国说人民有言论自由权,那是真的有言论自由权。你知道在德国骂谁是最安全的吗,骂政府是最安全的,骂高官是最安全的。那绝对不会有任何诉讼,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颠覆罪来抓你。骂名人也是最安全的。为什么呢?因为名人已经丧失了隐私权了!既然你做名人,你就必须认可自己部分隐私权的丧失。但是你要是骂普通人,那些不知名的,那就危险了!尤其不能骂残疾人,不能骂弱势群体,那对不起,个人要对你提起诉讼。这就是说人有自由,但是有底线,有边界,这个边界就是你不能侵犯宗教信仰、你不能侵犯普通人的隐私,你不能对弱势群体进行歧视。这样的自由边界我们恰恰不说,提起自由往往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怎么着。自由不是社会主义的,也不是资产阶级的,它是人类共有的。

西方国家律师的地位非常地高,不象某些国家律师动不动挨打,在德国谁敢动律师一下,那意味着这个人这一辈子肯定完了。

第三,要学习的地方还有他们的政治制度,他们的政治体制非常合理,合理之处在于各方面在相互制约。腐败为什么会发生?它缘于监督的缺失,因为人是有自利性的,当你有一个很大的权力,这个权力可以分割财富,那么我分给了你,你是不是也要分给我一点啊,这就是腐败的根源。好比一个人管着一屋子的金银财宝,一天两天管着可以,如果让他长期管下去,真的没有任何人监督,也没有人来检查,他会不会今天带几样东西回家,明天再带几样东西回去,甚至直接把这间屋子锁上,说这屋子金银财宝全是我的了?所以要防止腐败的发生,监督是必要的,监督就是一种政治制度的安排,是当务之急。现在搞的一些到高级餐馆、宾馆去突击检查,这些是治标不治本的,不知道这是智商问题还是什么问题。不知道为什么要干这种非常费力却无法起作用的事?很简单,只要权力制衡了,相互都引进了监督以后,掌权者就不敢乱动,不敢乱贪腐。为什么不让人来监督,而让内部到处出问题,到处去抓人呢?这显然也害了贪官,因为贪官原来也并不是贪官,也不一定是坏人,现实中他有可能是一个好朋友,一个好父亲,一个好孩子,各方面都很好的人。好人他都变成坏人了,那么只有一句话,坏制度把好人变成了坏人,反之,一个好制度完全可以把一个坏人变成好人,就这么简单。

五、如何反思纳粹暴行?

赵问:德国人肯直面自己的历史,我们为什么不能?为什么有文件称“凡是原来歌颂的正面的人和事物,不能批判”,正面历史对中国的未来有什么意义?

杨佩昌:德国为什么能直面历史呢?第一,德国人有这种自省能力,认为不对的就是不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没有必要去掩盖,所以敢坦荡地承认纳粹对人类犯下的暴行,而且还进行了切实的赔偿,并且这种赔偿直到今天依然没有中断,特别对纳粹集中营受害者进行的赔偿,这种赔偿不光是金钱上的,还有一些让人很温暖的东西,譬如说过节了—圣诞节,德国政府会给每个受害者家庭寄来大礼包,大礼包中有温馨的问候卡,还有圣诞树等各种礼品。现在德国政府还依然坚持着这件事情。所以说,德国人不只嘴上说反省,行动上也在坚持,从未中断过。

德国人这样自省是有原因的,原因是二战之后,他的领导人几乎全是反纳粹的,如首任总理阿登纳,他在纳粹刚刚兴起时就担任科隆市的市长,他当时说,只要我在科隆当市长一天,纳粹就休想在科隆集会。这下把纳粹给惹火了,纳粹一上台就要搞他,一看局势不对,只好流亡国外去了。再如担任过联邦德国总理的波兰特,在纳粹期间一直流亡在北欧,开展反纳粹斗争。这些反纳粹的斗士,上台之后,他们的反省没有任何包袱,尽管这些人对于二战没有战争责任,纳粹暴行也不是他们参与实施的。他们还是要负起集体责任,因为他们也是德意志民族的一员,纳粹暴行全民都有份,不是希特勒一个完成的。

再说我们中国,文革问题主要原因是当时的领导人一手发起的,可以说,所有的问题都源于他,但是,为了政权的正统性一直不敢批评他,只说文革是错误的,错误是谁干的呢?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干的,然后问题就到此为止了。你想想,林彪江青这是两个集团,完全是两回事,为什么要挷在一起说事呢?再说,林彪四人帮两个集团何德何能掀起这么大的水,搅得全国如此大的动静? 他们显然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就象对待一个癌症病人,医生只在边边角角割一割切一切,病根怎么能消除得了?只有把病灶连根切掉,癌症才有可能治好。就如德国全民集体责任一样,全体中国人都应该反思文革,这不只是那一个人,一个政府的责任,这是全民的,我们全体都要为那个时代负责,我们都要反思那个时代,我们那时应该做些什么才是中国人应该做的。林昭那些人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

六、知识分子应该为社会做些什么?

赵问:在物欲横流的这块土地,道义与良知已然缺席,您能否给青年人和知识分子一些忠告?
杨佩昌答:在这样的时代,知识分子应该为公平正义大声疾呼,为社会进步做一些事情。如果不能,至少要做一个沉默者。如果万般无奈,被迫发出自己不认同的声音,那么一定要把调门调到最低,千万不要为虎作伥,做出违背自己的良心的事情来。

(访谈及整理:北斗星网赵宗利)

视频地址:http://www.beidoustartv.com/a/huarenluntan/2013/0820/409.html

原文地址:http://yangpeichang2011.blog.sohu.com/275734999.html

One comment

  1. 拼爹的时代已经来临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