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20

日本的醫院

為什麼信任私人診所?

京瓷株式會社的員工郝傑曾在日本九州留學,她對記者講了在日本治療感冒的經歷。

她說一次感冒的時候,就到住地附近不遠處的一家私人診所去就醫。之所以選擇私人診所就是因為小病沒有必要到大醫院去看,很多大醫院看小病的功能已經被私人診所所取代,私人診所里的醫療設備和醫生護士的配備完全可以解決一些例如感冒、發燒、腹瀉等小問題,有的大一點的私人診所也可以治療一些比較大的病症,甚至一些手術。用她的話來說:“在日本治療類似感冒的小病,走不了多遠就可以治療。”因為日本的醫療體系發展得比較完善,私人診所在城鎮中比較普遍。

在私人診所看病的程序也比較簡單,與中國相似,就是在前台排隊挂號,之後按照所患的病症到各個科室去就診。每個私人診所都會有不同的科室,一般的病症都會包括在內。

日本比較健全的醫療保險體制建立之前,很多人也不太相信私人診所的醫生能力和醫療設備,結果公立醫院擠破頭,但是私立診所乏人問津。為此,日本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來緩解。比如要去這些私人診所的醫生也必須專業學校畢業,並且大力宣傳和推廣“隨處就醫”的制度,並在財政等方面鼓勵私人診所遍地開花,以及鼓勵國民一般的病症通過私人診所解決,這就使得日本國民已經對此習以為常。郝傑也談到,很多私人診所也會出現排隊的情況,不過沒有很長的隊伍,挂號很容易,也不貴,挂號也享受醫療保險。“正因為大醫院和私人診所在城市和鄉鎮都有分布,因此看病不會到處跑,所以每個醫院的就診患者也不會太多。”

為什麼沒有高額藥費?

郝傑在對症的科室接受了醫生比較簡單的問詢和檢查,醫生就開出了藥方,讓他到藥店去買葯。據悉,日本目前還在對醫療制度進行探討和更完善的改革。在醫藥領域,提倡“醫藥分家”。目前已經有超40%的醫療機構和藥店分開經營,日本政府對新葯葯價的審查極為嚴格,使醫院、藥店不能隨意高價售葯。

日本的葯價定價有兩條特殊原則:一是後上市藥品要比已是醫療保險的先上市藥品價格下調4~6%;二是葯價有個政府再審核體制,包括市場擴大再審核、療效變化再審核、用法用量變化再審核、虧損品種再審核。這些詳細的政府審核保證了要價不會過高。

“有些藥店和診所是和在一起的,也有一些是分開的,互相併無瓜葛。”郝傑解釋說,“我看病的那家醫院就沒有藥店,因此要到其他藥店去買葯,即使去買葯的話,也不會出現太高的要價,因為藥品也享受醫療保險。”郝傑說,藥店的經營和醫院經營的分開或許是日本沒有出現天價醫藥費用的一個原因。

“整個看病的過程不長,十幾分鐘,也沒有花多少錢。”郝傑回憶道。她認為,日本覆蓋幾乎所有在日本常住人口的醫療保險確實惠及了一般百姓。

醫療保險體制如何完善?

據記者向日本駐華使館公使井出敬二先生諮詢,井出先生表示,日本的醫療體系之所以完善,是因為政府對醫療非常重視,也有了比較長時間的歷史積累。井出先生說:“在日本看病並不是一件難事,日本國民都有醫療保險,最多的也只需負擔醫療費用的30%,如果是老人或者特殊人群的話那負擔的就更少。”郝傑說,留學生一般在日本看病負擔的比例確實很少,在一般民眾負擔的30%的基礎上,還要再減少一半以上。外國學生只要花看病總費用的10%左右就可以了。對承擔醫療保險的機構即醫院、診所和藥房都要簽定承擔醫療保險任務的合同,合同由地方政府及保險組合聯合審批。醫療保險一般不實行定點醫療,病人有自由選擇醫院和醫師的權利。這也是私人診所能夠長期生存的重要原因。

記者也了解到,日本的醫療保險並不是一成不變的,也是在不斷的改革中發展的。幾年前日本醫療保險的個人負擔比例還在20%,但是因為政府的負擔過於沉重,因此最近新的醫療保險改革決定把這一比例提高到30%。儘管受到一部分的反對,但是得到了有識之士的贊同,認為這對日本醫療保險的健康運作來說是有好處的。

厚生勞動省是負責日本醫療政策制定和改革的最高國家機關,有一部分職能相當於中國的衛生部。西川隆久先生是厚勞省的官員,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日本的醫療保險的特點就是“全民皆保”,“隨處就近看病”。

“全民皆保”、“隨處就近看病”是日本的醫療健康保險社會保障制度與歐美最大的不同之處。所謂“全民皆保”,指凡是日本公民只要參加了醫療保險,就能享受國家的健康保險社會保障制度。“隨處就近看病”,即持保險證明,可以隨時在任何醫院和醫療機構就醫就診。

如何保證醫患雙方的利益?

西川先生提到,日本的醫院絕大多數為非盈利性,由國家或地方政府投入建設,醫院的投入70%來自於醫療保險和醫療保險的個人支付部分,30%來自政府的補貼,補貼主要用於大型醫療儀器設備的購置、建築維修和彌補醫院經營赤字等,因此儘管國家負擔比較重,但是醫院和個人對此一般持滿意的態度。

西川先生強調日本醫療保障的特點是所有國民均被納入醫療保障制度的對象,這與收入水平無關,保障全體國民都能在醫療機構就診。對於高額醫療費,也由醫療保險予以保障,而且無保險限額。

至於醫療價格的設定,通過由醫師團體等及保險方參加的“協議會”進行審議,要召開醫藥價格聽證會。醫療所必需的費用,由國民保險金、政府財政補貼以及患者個人按比例共同負擔。醫療保障的內容由法律界定。感染疾病、精神疾病、疑難疾病、身體障礙者所需醫療、低保家庭等的醫療費、醫療保險之外的保障由財政支出,政府財政優先支持公共衛生領域的醫療保障。

如何應對老年看病者增多?

但是西川先生提供的一些資料表明,因為醫療保險的攤子鋪的比較大,所以日本政府負擔也比較大。特別在日本這個老齡化社會,很多老年人,因為幾乎不用怎麼負擔醫療費用,所以經常“泡”在醫院中。近幾年來,老人的醫療費每年都佔全國醫療費的一半以上。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日本醫療資源的浪費。

但是日本並沒有因此放鬆醫療保險,對這些僅僅負擔醫藥費10%的老人們依然照顧有加。除了對城市的老人照顧有加之外,對鄉村的老人一視同仁。據有關部門預測,日本到2020年,4個人中就有1人是65歲以上的老人。並且與城市相比,日本鄉村的老齡化將更加突出,將會有更多的鄉村老人稱為醫療機構的潛在受眾。因此,為迎接新一輪鄉村老齡化社會的到來,並消除城鄉地區間醫療設施及水平的不平衡性,日本厚勞省、一些醫療機構和相關單位共同成立了研究機構,利用現代網絡的技術,加強信息化建設,大力發展遠程醫療。有資料顯示,如果偏遠地區的居民患上疑難病症,便可以依靠遠程醫療系統,在當地接受身在東京的名醫診斷,同大都市的人們一樣享受到高水平的醫療救治。

總之,日本政府的醫療改革的方向還是維持原有的“全民皆保”、“隨處就近看病”的原則不變,只是在醫院、個人和國家三者負擔的比例方面做出新的修訂和探索,並積極發展遠程醫療。

本文來自:網易博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