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4, 2021

韓國的“獨立門”

獨立門(朝鮮語:독립문)是位於韓國首都首爾(漢城)西大門區峴底洞獨立公園裡面的一座大門式建築,是首爾市重要的名勝古迹之一。原址是朝鮮王朝迎接中國明朝和清朝使節的“迎恩門”。1896年,朝鮮愛國組織“獨立協會”為了慶祝朝鮮脫離中國獨立,遂在這個象徵事大主義的場所修建了獨立門,修建獨立門的資金全部是由於國民捐獻的。歷時一年竣工。1979年將獨立門向西北移動70米,搬到現在的位置。

乍看獨立門不禁讓人想起了法國巴黎的凱旋門,因為它模仿了巴黎凱旋門的建築式樣。獨立門坐西朝東,是用約1850塊花崗岩砌成的,高14.28米,長7米,寬11.48米,下面有道路通行。

獨立門兩側分別使用漢文和韓文寫有“獨立門”字樣,兩側畫有太極旗。其中韓文在東側,漢文在西側,東側是獨立門的正面,此種設計既是表明了韓國和中國的不同地理位置,也意在將韓文的地位置於漢文之上,凸顯“獨立自主”的建築寓意。


在獨立門左邊內側有通向屋頂的台階。周圍種有韓國國花木槿花。獨立門附近有附屬建築獨立館。圍繞獨立門還修建了道路和立交橋,坐在車上就可以一覽獨立門的風采。

獨立門的前身是“迎恩門”,是朝鮮王朝專門為了迎接明王朝使節修建的一座中式牌樓。始建於1407年(朝鮮太宗七年),是慕華館(中國使臣館)的附屬建築,初稱“迎詔門”,又稱“延詔門”。但是初建時形式很簡略,只是一座規模很小的紅門,連匾額都沒有。朝鮮中宗年間,在權臣金安老的建議下進行改修,並在1536年正式將“迎詔門”之匾額掛於其上。1539年,明朝使臣薛廷寵來到朝鮮,他認為中國皇帝帶來的不僅是詔書,還有各種賞賜,因此“迎詔門”或“延詔門”的名稱似乎不妥。此後朝鮮方面逐漸將這座門改稱為“迎恩門”。1606年,明朝使臣朱之蕃書寫了“迎恩門”匾額,並代替原來的“迎詔門”而懸掛在牌樓上。至此,這座門正式改稱“迎恩門”,並沿用近三百年。

朝鮮王朝是中國明朝和清朝的屬國,奉行事大主義外交政策。迎恩門就是朝鮮國王親自出城“迎敕”(迎接中國敕使)的地方。中國使節來朝鮮必須從此門下通過,接受朝鮮國王的盛大迎接儀式。明朝時,朝鮮國王在迎恩門對中國“天使”行五拜三叩之禮,清朝時改為三跪九叩之禮。迎恩門旁邊還修有招待中國使節的國賓館,名為“慕華館”。因此迎恩門是朝鮮作為中國藩屬國的象徵之一。

1894年7月,甲午中日戰爭爆發後,朝鮮廢止了與清王朝的宗藩關係;1895年1月7日頒布《洪範十四條》,正式宣布脫離中國獨立。1895年2月,作為藩屬國恥辱標誌的迎恩門被民眾放火燒毀,只剩下兩個石柱子。清政府在甲午戰爭中戰敗,被迫在1895年4月同日本簽訂《馬關條約》,放棄對朝鮮的宗主權。

1896年7月2日,著名開化派人士徐載弼及朝廷大臣安駉壽、李完用等30多人在漢城創建了“獨立協會”。獨立協會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決定在迎恩門原址上修築獨立門,並為此向全體國民募捐。獨立協會旨在消泯朝鮮王朝事大外交的歷史遺物,以此“洗舊日之恥辱,作後人之標準”,“廣告朝鮮之獨立於世界”。漢城市民踴躍參與,紛紛獻納義捐金。1896年11月21日,獨立門工程正式開工,並舉行盛大的奠基儀式。它由俄國建築師士巴津(Середин-Cабатин)設計,韓文和漢文的匾額均由李完用題寫。值得一提的是,在獨立門的建築過程中,獨立協會還特地僱傭了中國勞工,對此獨立協會領導人尹致昊這樣解釋道:“僱傭中國勞力在曾經象徵著對中國事大外交的迎恩門的舊基上建造獨立門本身即代表着一種歷史的巨大變遷”。

一年後,即1897年11月20日,獨立門宣告竣工。此時的朝鮮王朝已經改國號為“大韓帝國”。在修建獨立門的同時,獨立協會還將慕華館改建為“獨立館”,作為獨立協會的會館;還在周邊的空地上修建獨立公園,與獨立門、獨立館形成三位一體的建築群。史料記載獨立門落成時的情況:“半島江山,自白頭山至漢拿山,自鴨綠江至洛東江,數千年來所謂事大恥辱一洗凈盡。當時情況,人人肩臂欲與獨立門爭其高,人人胸襟欲與獨立館較其廣。”足見獨立門的修建對於朝鮮民族劃時代的歷史意義。

1951年1月4日,抗美援朝時中國人民志願軍攻入漢城獨立門。

1963年1月21日,獨立門被韓國政府指定為史跡第32號。

1979年進行整修,將獨立門移動到原址西北方向70米處。

1984年,韓國KBS電視台曾播出大河劇《獨立門》,講述獨立協會時期的故事。

2009年10月28日,西大門獨立公園改造工程完成,獨立門、獨立館、迎恩門柱礎、獨立公園、西大門刑務所等歷史遺迹構成了一個整體。獨立門也開始對一般民眾開放。

事大主義(朝鮮語:사대주의)是一種儒家的外交理念和政策,特指1392年—1895年朝鮮王朝對中國明朝和清朝稱臣納貢、積極效仿的政策。“事大”一詞出自《孟子》中的“以小事大”一語,後來在中國分裂時期(如五代十國時期)常出現於較弱小國家(如南唐、吳越)對較強大國家(如後周、北宋)的外交文書中。後來被引入朝鮮,成為朝鮮王朝時期對華政策的代名詞。朝鮮世宗時,崔萬里等上疏稱“我朝自祖宗以來, 至誠事大,一遵華制”。而1876年朝鮮開港後主張效忠清王朝,反對日本進入的人則被稱為“事大黨”。無論是朝鮮古代機構禮曹(相當於中國的禮部)還是近代機構“統理機務衙門”,負責處理對華關係的“事大司”居於各司之首。“事大”一詞被廣泛應用於朝鮮與中國有關的文書中。

事大主義的形成與傳統的華夷秩序有密切的關係。事大主義是儒家一種外交理念,是小國保存自身、應對大國的策略。它發端於東周,廣泛存在於古代的儒家文化圈之內。在中國數千年的封建王朝中亦存在於分裂時期諸政權之間、周邊藩國與中央王朝之間。而在朝鮮半島與中原王朝交往中尤其重要。朝鮮王朝高舉事大主義的大旗,誠心事奉中原王朝。政治上它依從儒家禮儀制度,按照明朝的政治制度組織國家,正如朝鮮古書《象院題語》中所說:“雖在海外,三綱五常,中國一般了;敦行孝悌,遵守禮法,刑政法度,依着大明律條行。”外交政策則奉行朝貢之策,思想文化上歸依中華文化。所以朝鮮將宗主國中國奉為“天朝”、“中華”,而自稱為“小中華”,如《朝鮮王朝實錄·成宗實錄》稱:“吾東方自箕子以來,教化大行,男有烈士之風,女有貞正之俗,史稱小中華。”。這就是所謂的“小中華思想”,也是事大主義的重要體現之一。 朝鮮正史多以中國年號紀年。

本文文字和圖片來自百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