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3, 2017

进化论站得住脚吗?

达尔文的进化论是什么? “在生物学的全面意义上来说,……进化论指的是生命从无生命的物质产生出来的过程, 随后的发展全凭自然。” 达尔文的进化论主张, “一切生命,或者至少一切别具特色的生命形式,其实都是经过自然选择、随机变异而产生的”。——《达尔文所遗下的疑团——生物化学挑战进化论》,美国宾雪法尼亚州利哈伊大学生物化学系副教授迈克尔·贝赫著。

不能分拆的复杂系统——进化论的绊脚石

达尔文提倡进化论的时候, 科学家对于活细胞的惊人复杂程度, 不是所知甚少,就是一无所知。现代生物化学从分子水平研究生命,显示了活细胞的一些复杂地方。 现代生物化学也提出重大异议,质疑达尔文的进化论。

细胞是一切生物的基本构造单位, 由分子构成。 贝赫教授是个天主教徒,他认为进化论能够解释动物较后期的进化发展。不过,他却大大质疑进化论是不是能够解释细胞怎样产生。贝赫谈到分子这台机器“把货物从细胞的一端提起来,沿着其他分子筑成的‘公路’,运到细胞的另一端。……细胞利用分子机械运转游动,用机械装置自行复制, 用机械操作摄取食物。简单来说,高度发展的分子机器控制细胞的每种活动。 生命的细节就这样丝毫不差地校准了,而生命的机制极其复杂”。

这一切活动在怎样的空间发展? 一般的细胞只有0.03毫米宽。在这么小的空间,生命极其复杂的重要功能却在不断发展。(见8-9页的图表。)难怪有人说: “最基本的问题是:细胞这个生命的基本构造单位,其实复杂得惊人。”

贝赫指出, 细胞只能够以整体运作。 因此, 在进化的缓慢渐进的过程里,细胞是无法独立运作的。贝赫以捕鼠器为例。这个简单的器具只有在各组成部分装配起来后, 才能发挥功用。 每个组成部分, 例如基座、 弹簧、固定杆、 弓、饵,单独来看都不是个捕鼠器, 也不能个别发挥整个捕鼠器的功用。 各部分要同时按正确位置放在一起,组合起来才构成一个实用的捕鼠器。同样,细胞只有在各组成部分结合起来后, 才能运作。贝赫用这个比喻去解释他所说的“不能分拆的复杂系统”。

这为进化论所声称的进化过程带来了一个大难题。 进化论主张, 物种在进化期间, 渐渐获得有用的特征。达尔文知道,他提倡的进化论,声称生物经过自然选择、 渐渐进化而来, 正受到重大挑战。 当时他说: “如果人能够证明现存的任何复杂器官,根本不可能从许多连续不断的微小变动而形成,我的理论就完全站不住脚了。”——《物种起源》。

细胞不能分拆的复杂构造, 是叫人难以相信达尔文进化论的主要原因。 首先,进化论无法解释从无生命到有生命物质之间的鸿沟。其次,进化论要应付的, 是第一个复杂细胞怎样产生的问题; 这个细胞突然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由各组成部分互相协调的单位。换句话说,细胞(或者捕鼠器)突然出现的时候已经组合好, 在运作了!

凝血作用——不能分拆的复杂系统

“不能分拆的复杂系统”的另一个例子是: 我们割伤了自己后, 大多没有留意的一个过程——凝血作用。一般来说,容器穿了个洞,里面的液体立即流出来, 直到流干了。 可是, 我们的皮层穿了个洞, 或者我们割破了自己的皮肤,缺口很快就给血凝块封住。医生知道, “凝血作用是个十分复杂的系统, 由许多互相依存的蛋白质部分构成”。这些蛋白质部分促成连串的凝结作用。这个精妙的治疗过程, “关键在于不同化学反应的时间和速度”。 要是这个过程出了乱子,人体的全部血液既可以自动地凝结成血块,也可以流血不止而死。不同化学反应的时间和速度起决定作用。

生物化学研究显示, 凝血作用牵涉到很多因素, 缺一不可。 贝赫问: “凝血作用一旦开始了, 怎样才能中断, 免得血液……全都凝结?” 贝赫指出, “凝血作用从起初形成、 受到限制、 受到强化, 而最后给除去”,全部构成一个完整的生物系统。只要一个部分出错,整个系统就会崩溃。

加利福尼亚大学生物化学系教授兼进化论者拉塞尔·杜利特尔问: “这个复杂而又微妙、平衡的过程到底怎样进化而成?……说来矛盾,如果每个蛋白质都要靠着别的分子发挥作用才能运作, 这个凝血系统怎样开始?没有整体的组合,个别部分又有什么用处?” 杜利特尔企图用进化论去解释凝血过程的起源。 可是, 贝赫教授指出, “这要在十分幸运的情况下,才能使适当的基因落在适当的位置上”。贝赫还指出, 杜利特尔的解释虽然轻描淡写,却蕴涵着深奥的道理。

人对进化论提出的一个重大异议是, “不能分拆的复杂系统”是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贝赫说: “我特别声明,自然选择——达尔文进化论的根据——只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才说得通, 而所选择的,是对当时适用,不是对未来适用。”

“沉默得怕人”

贝赫教授说, 有些科学家研究过“进化论的数学模型, 以及用来比较并解释序列资料的新数学方法”。 不过, 贝赫在结论说: “数学计算假设现实世界的进化过程是缓慢、 随意的; 它却没有(也不能)自我作证。”(后句楷书本刊排。) 贝赫先前说过: “你如果钻研论述进化论的科学著作,或者留意分子这台机器(生命的基体)怎样发展,可能发现编著者一律都沉默得怕人。生命的基本构造单位深奥复杂,连科学也无法解释。对于普遍受人接纳的达尔文理论,分子这台机器无疑增添了一重不可逾越的障碍。”

这样, 诚恳的科学家得要考虑连串的问题: “光合作用的反应中心是怎样发展的呢?分子内的重排作用怎样开始?胆固醇生物合成又怎样开始?视网膜跟视觉有什么关系? 磷蛋白的信号传送路线是怎样发展的?” 贝赫又说: “从来没有人提出过这些问题,别说解决了。 事实充分证明,达尔文主义根本不能叫人了解复杂的生物化学系统怎样产生。”

要是达尔文的理论无法解释复杂的细胞分子结构, 这个理论又怎能圆满地解释,地上千千万万的物种究竟从哪里来呢?毕竟,进化的过程无法把不同科的物种之间的鸿沟填平,从而产生出新一科的物种来。——创世记1:11,21,24。

关于生命起源的难题

不管一些科学家认为达尔文的进化论看来怎样真实, 他们最终都要面对一个问题:即使我们假设各种生物都是经过自然选择、进化而来,但是生命又怎样开始呢? 换句话说, 问题不在于适者生存这个理论通不通,而在于怎样出现最先的适者!达尔文论到眼睛的进化时却指出,他并不理会生命怎样开始。 达尔文说: “我们无需理会神经怎样开始感光,就像我们不必理会生命怎样开始一样。”

法国科学作家菲利普·尚邦指出: “达尔文自己也不明白,生命形式还没有完全发挥功用以前怎样自然选择。关于进化论的种种疑团看来没完没了。今天生物学家跟法国奥尔赛南巴黎大学的让·热内尔蒙教授一样,不得不谦卑地承认, ‘进化论这个虚构的理论无法恰当地解释复杂器官的起源’。”

生命形式这么种类纷繁、 复杂难明, 绝不是进化论所能解释的。 既然这样,对于万物只是碰巧朝着正确的方向进化,你觉得很难相信吗?对于生物在眼睛进化期间, 或者雏形的手指在类似人的身体上形成期间,生物竟然能够渡过适者生存的竞争, 你觉得奇怪吗?细胞在既不完全,又不成熟的条件下怎样存活呢?

相信进化的《天文学》杂志专栏作家罗伯特·纳耶说:地上所以有生命,是因为“有一长串顺序而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刚巧在适当的时候发生,我们仿佛连续一百万次中了百万元彩票一样,结果我们就出现了”。今天在地上出现的一切生物也可以照此类推。 不过,一般证据却对这个推理大为不利。进化论者企图使我们相信,生物进化也同时碰巧产生雄性和雌性, 使新的物种能够繁殖下去。 更难的是,进化论者要我们相信,雄性和雌性不单同时进化,而且在同一个地方进化! 要是没有机缘凑巧的相遇, 就不能传宗接代!

毫无疑问, 认为现存的千百万种健全的生命形式, 是从千百万次赌博中成功产生, 确实叫人难以置信。

为什么大多数人都信进化论?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接纳进化论, 认为进化论是地上生命起源的惟一解释呢?一个原因是,进化论是学校和大学里的一般传统课程。人如果胆敢表示怀疑, 就准会遭殃。 贝赫说: “很多学生在教科书里学到从进化的角度看世界。 可是,他们却没有在教科书里学到,异常复杂的生物化学系统怎样挑战达尔文的进化论。” 贝赫继续说: “我们要是想理解达尔文主义怎样成了正统学说,以及怎样在分子水平上不合乎科学,就得检讨用来启迪未来科学家的教科书了。”

“人如果进行调查, 就会发现世上的科学家大多说他们相信达尔文的进化论。 不过,科学家像其他人一样,大都只是人云亦云罢了。……不幸的是,科学界也往往不理会人对进化论的批评, 惟恐增加了特创论者的声势。讽刺的是,就自然选择提出的坦率批评,往往被人假借维护科学的名义而弃若敝屣。”

有什么根据比达尔文的进化论更可靠、 更可信? 这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会探讨这个问题。

〔脚注〕

《达尔文所遗下的疑团——生物化学挑战进化论》以下简称《达尔文所遗下的疑团》。

“不能分拆的复杂系统”这句话是描述“一个单一的系统, 它由许多个配合得宜、互相作用的部分组成,协力使基本的功能发挥作用;只要除去任何一个部分, 都可以使系统停止运作”。(《达尔文所遗下的疑团》) 所以, “不能分拆的复杂系统”就是指一个系统运作的最基本层面。

植物细胞利用光和叶绿素, 从二氧化碳和水制造碳水化合物, 这个过程叫做光合作用。有些人说,这个过程是自然界最重要的化学反应。活细胞制造复杂化合物的过程叫做生物合成。 视网膜跟复杂的视觉系统有关。磷蛋白的信号传送路线,是细胞固有的功能。

特创论主张地球是实际在六日内创造的, 或说地球只是在一万年前左右造成。耶和华见证人相信创造,却不是特创论者。见证人相信圣经创世记的记载, 容许地球可能存在了亿万年之说。

2 comments

  1. 进化论能进入课本,并且根深蒂固的植于大多数人的大脑里,与政治有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目前还没有更好的理论来解释生物的起源和发展。

  2. 尽管找不到十足的理由去驳倒进化论,更找不到完美的理论去解释生物的种种奇妙现象,但是我对进化论却毫不犹豫地加以怀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