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8, 2017

進化論站得住腳嗎?

達爾文的進化論是什麼? “在生物學的全面意義上來說,……進化論指的是生命從無生命的物質產生出來的過程, 隨後的發展全憑自然。” 達爾文的進化論主張, “一切生命,或者至少一切別具特色的生命形式,其實都是經過自然選擇、隨機變異而產生的”。——《達爾文所遺下的疑團——生物化學挑戰進化論》,美國賓雪法尼亞州利哈伊大學生物化學系副教授邁克爾·貝赫著。

不能分拆的複雜系統——進化論的絆腳石

達爾文提倡進化論的時候, 科學家對於活細胞的驚人複雜程度, 不是所知甚少,就是一無所知。現代生物化學從分子水平研究生命,顯示了活細胞的一些複雜地方。 現代生物化學也提出重大異議,質疑達爾文的進化論。

細胞是一切生物的基本構造單位, 由分子構成。 貝赫教授是個天主教徒,他認為進化論能夠解釋動物較後期的進化發展。不過,他卻大大質疑進化論是不是能夠解釋細胞怎樣產生。貝赫談到分子這台機器“把貨物從細胞的一端提起來,沿着其他分子築成的‘公路’,運到細胞的另一端。……細胞利用分子機械運轉遊動,用機械裝置自行複製, 用機械操作攝取食物。簡單來說,高度發展的分子機器控制細胞的每種活動。 生命的細節就這樣絲毫不差地校準了,而生命的機制極其複雜”。

這一切活動在怎樣的空間發展? 一般的細胞只有0.03毫米寬。在這麼小的空間,生命極其複雜的重要功能卻在不斷發展。(見8-9頁的圖表。)難怪有人說: “最基本的問題是:細胞這個生命的基本構造單位,其實複雜得驚人。”

貝赫指出, 細胞只能夠以整體運作。 因此, 在進化的緩慢漸進的過程里,細胞是無法獨立運作的。貝赫以捕鼠器為例。這個簡單的器具只有在各組成部分裝配起來後, 才能發揮功用。 每個組成部分, 例如基座、 彈簧、固定桿、 弓、餌,單獨來看都不是個捕鼠器, 也不能個別發揮整個捕鼠器的功用。 各部分要同時按正確位置放在一起,組合起來才構成一個實用的捕鼠器。同樣,細胞只有在各組成部分結合起來後, 才能運作。貝赫用這個比喻去解釋他所說的“不能分拆的複雜系統”。

這為進化論所聲稱的進化過程帶來了一個大難題。 進化論主張, 物種在進化期間, 漸漸獲得有用的特徵。達爾文知道,他提倡的進化論,聲稱生物經過自然選擇、 漸漸進化而來, 正受到重大挑戰。 當時他說: “如果人能夠證明現存的任何複雜器官,根本不可能從許多連續不斷的微小變動而形成,我的理論就完全站不住腳了。”——《物種起源》。

細胞不能分拆的複雜構造, 是叫人難以相信達爾文進化論的主要原因。 首先,進化論無法解釋從無生命到有生命物質之間的鴻溝。其次,進化論要應付的, 是第一個複雜細胞怎樣產生的問題; 這個細胞突然出現的時候,已經是一個由各組成部分互相協調的單位。換句話說,細胞(或者捕鼠器)突然出現的時候已經組合好, 在運作了!

凝血作用——不能分拆的複雜系統

“不能分拆的複雜系統”的另一個例子是: 我們割傷了自己後, 大多沒有留意的一個過程——凝血作用。一般來說,容器穿了個洞,裡面的液體立即流出來, 直到流幹了。 可是, 我們的皮層穿了個洞, 或者我們割破了自己的皮膚,缺口很快就給血凝塊封住。醫生知道, “凝血作用是個十分複雜的系統, 由許多互相依存的蛋白質部分構成”。這些蛋白質部分促成連串的凝結作用。這個精妙的治療過程, “關鍵在於不同化學反應的時間和速度”。 要是這個過程出了亂子,人體的全部血液既可以自動地凝結成血塊,也可以流血不止而死。不同化學反應的時間和速度起決定作用。

生物化學研究顯示, 凝血作用牽涉到很多因素, 缺一不可。 貝赫問: “凝血作用一旦開始了, 怎樣才能中斷, 免得血液……全都凝結?” 貝赫指出, “凝血作用從起初形成、 受到限制、 受到強化, 而最後給除去”,全部構成一個完整的生物系統。只要一個部分出錯,整個系統就會崩潰。

加利福尼亞大學生物化學系教授兼進化論者拉塞爾·杜利特爾問: “這個複雜而又微妙、平衡的過程到底怎樣進化而成?……說來矛盾,如果每個蛋白質都要靠着別的分子發揮作用才能運作, 這個凝血系統怎樣開始?沒有整體的組合,個別部分又有什麼用處?” 杜利特爾企圖用進化論去解釋凝血過程的起源。 可是, 貝赫教授指出, “這要在十分幸運的情況下,才能使適當的基因落在適當的位置上”。貝赫還指出, 杜利特爾的解釋雖然輕描淡寫,卻蘊涵著深奧的道理。

人對進化論提出的一個重大異議是, “不能分拆的複雜系統”是個不可逾越的障礙。 貝赫說: “我特別聲明,自然選擇——達爾文進化論的根據——只在有選擇的情況下才說得通, 而所選擇的,是對當時適用,不是對未來適用。”

“沉默得怕人”

貝赫教授說, 有些科學家研究過“進化論的數學模型, 以及用來比較並解釋序列資料的新數學方法”。 不過, 貝赫在結論說: “數學計算假設現實世界的進化過程是緩慢、 隨意的; 它卻沒有(也不能)自我作證。”(後句楷書本刊排。) 貝赫先前說過: “你如果鑽研論述進化論的科學著作,或者留意分子這台機器(生命的基體)怎樣發展,可能發現編著者一律都沉默得怕人。生命的基本構造單位深奧複雜,連科學也無法解釋。對於普遍受人接納的達爾文理論,分子這台機器無疑增添了一重不可逾越的障礙。”

這樣, 誠懇的科學家得要考慮連串的問題: “光合作用的反應中心是怎樣發展的呢?分子內的重排作用怎樣開始?膽固醇生物合成又怎樣開始?視網膜跟視覺有什麼關係? 磷蛋白的信號傳送路線是怎樣發展的?” 貝赫又說: “從來沒有人提出過這些問題,別說解決了。 事實充分證明,達爾文主義根本不能叫人了解複雜的生物化學系統怎樣產生。”

要是達爾文的理論無法解釋複雜的細胞分子結構, 這個理論又怎能圓滿地解釋,地上千千萬萬的物種究竟從哪裡來呢?畢竟,進化的過程無法把不同科的物種之間的鴻溝填平,從而產生出新一科的物種來。——創世記1:11,21,24。

關於生命起源的難題

不管一些科學家認為達爾文的進化論看來怎樣真實, 他們最終都要面對一個問題:即使我們假設各種生物都是經過自然選擇、進化而來,但是生命又怎樣開始呢? 換句話說, 問題不在於適者生存這個理論通不通,而在於怎樣出現最先的適者!達爾文論到眼睛的進化時卻指出,他並不理會生命怎樣開始。 達爾文說: “我們無需理會神經怎樣開始感光,就像我們不必理會生命怎樣開始一樣。”

法國科學作家菲利普·尚邦指出: “達爾文自己也不明白,生命形式還沒有完全發揮功用以前怎樣自然選擇。關於進化論的種種疑團看來沒完沒了。今天生物學家跟法國奧爾賽南巴黎大學的讓·熱內爾蒙教授一樣,不得不謙卑地承認, ‘進化論這個虛構的理論無法恰當地解釋複雜器官的起源’。”

生命形式這麼種類紛繁、 複雜難明, 絕不是進化論所能解釋的。 既然這樣,對於萬物只是碰巧朝着正確的方向進化,你覺得很難相信嗎?對於生物在眼睛進化期間, 或者雛形的手指在類似人的身體上形成期間,生物竟然能夠渡過適者生存的競爭, 你覺得奇怪嗎?細胞在既不完全,又不成熟的條件下怎樣存活呢?

相信進化的《天文學》雜誌專欄作家羅伯特·納耶說:地上所以有生命,是因為“有一長串順序而不大可能發生的事情剛巧在適當的時候發生,我們彷彿連續一百萬次中了百萬元彩票一樣,結果我們就出現了”。今天在地上出現的一切生物也可以照此類推。 不過,一般證據卻對這個推理大為不利。進化論者企圖使我們相信,生物進化也同時碰巧產生雄性和雌性, 使新的物種能夠繁殖下去。 更難的是,進化論者要我們相信,雄性和雌性不單同時進化,而且在同一個地方進化! 要是沒有機緣湊巧的相遇, 就不能傳宗接代!

毫無疑問, 認為現存的千百萬種健全的生命形式, 是從千百萬次賭博中成功產生, 確實叫人難以置信。

為什麼大多數人都信進化論?

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接納進化論, 認為進化論是地上生命起源的惟一解釋呢?一個原因是,進化論是學校和大學裡的一般傳統課程。人如果膽敢表示懷疑, 就準會遭殃。 貝赫說: “很多學生在教科書里學到從進化的角度看世界。 可是,他們卻沒有在教科書里學到,異常複雜的生物化學系統怎樣挑戰達爾文的進化論。” 貝赫繼續說: “我們要是想理解達爾文主義怎樣成了正統學說,以及怎樣在分子水平上不合乎科學,就得檢討用來啟迪未來科學家的教科書了。”

“人如果進行調查, 就會發現世上的科學家大多說他們相信達爾文的進化論。 不過,科學家像其他人一樣,大都只是人云亦云罷了。……不幸的是,科學界也往往不理會人對進化論的批評, 惟恐增加了特創論者的聲勢。諷刺的是,就自然選擇提出的坦率批評,往往被人假借維護科學的名義而棄若敝屣。”

有什麼根據比達爾文的進化論更可靠、 更可信? 這系列文章的最後一篇會探討這個問題。

〔腳註〕

《達爾文所遺下的疑團——生物化學挑戰進化論》以下簡稱《達爾文所遺下的疑團》。

“不能分拆的複雜系統”這句話是描述“一個單一的系統, 它由許多個配合得宜、互相作用的部分組成,協力使基本的功能發揮作用;只要除去任何一個部分, 都可以使系統停止運作”。(《達爾文所遺下的疑團》) 所以, “不能分拆的複雜系統”就是指一個系統運作的最基本層面。

植物細胞利用光和葉綠素, 從二氧化碳和水製造碳水化合物, 這個過程叫做光合作用。有些人說,這個過程是自然界最重要的化學反應。活細胞製造複雜化合物的過程叫做生物合成。 視網膜跟複雜的視覺系統有關。磷蛋白的信號傳送路線,是細胞固有的功能。

特創論主張地球是實際在六日內創造的, 或說地球只是在一萬年前左右造成。耶和華見證人相信創造,卻不是特創論者。見證人相信聖經創世記的記載, 容許地球可能存在了億萬年之說。

2 comments

  1. 進化論能進入課本,並且根深蒂固的植於大多數人的大腦里,與政治有關,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目前還沒有更好的理論來解釋生物的起源和發展。

  2. 儘管找不到十足的理由去駁倒進化論,更找不到完美的理論去解釋生物的種種奇妙現象,但是我對進化論卻毫不猶豫地加以懷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